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五十八章:看抛绣球(双更)

“都有些什么过程呢?”夏亭听得入迷,这以往都只在电视剧出现的桥段,终于让她亲身经历了一把。

“有些人家会出应景的诗对,有的会考验男人的力量,有的会看他们射猎的功夫……有的考算数,其实就看那户人家家里是做哪行的,很多的都不太一样。”顾把脑海中的相关信息都搜刮了一遍,把自己多年看到的经验都告诉她。

夏亭一下子就抓住了小尾巴,“诗对?这山野乡村,哪儿来的那么多文人骚客能对得上?”平日里说话都往大白话上说,能听到文绉绉的也就和县官他们交谈的时候掺杂一两句。

二哥也是山野汉子,应该没有出去见过其他大场面才对呀。

“你忘了我现在做什么的?沿着水路走,可以去很多地方。”

夏亭恍然大悟,她的思维还停留在当年,他失踪时间不短,能知道这么多一点不奇怪。

“我也想去好多地方。”夏亭梦想着走遍大江南北,奈何交通和生活限制了她。现在不用大哥捆绑她了,她想逃走,都逃不了了。

又有田又有钱,还有了牵挂,被套得明明白白的。

“看,他们在搭建擂台,是比武呢。”顾指了指前面示意夏亭往那看。

夏亭扶着顾,使劲踮起脚尖,仰头头颅瞅,“会不会很血腥暴力呀?还是点到即止的?”

这可问倒了顾,以前都是道听途说,或者没细看,具体的细节他可回答不上来。

“你看看就知道了。”顾立刻转移了视线,装作很认真地看着前面的人在准备。

那一瞬间眼里闪过的赧意可没夺过夏亭的法眼,夏亭忍着笑,也望着前面,但是没有踮脚,她只看到前面人的背部。突然想到了其他的,夏亭笑得更厉害了,双肩抖个不停。

“你这是做什么了?”顾偷瞄的时候,看见她有点痛苦瑟缩在一起的样子,紧张地问道。

顾扒拉想看她的时候,夏亭又背着他不让他看。

就在顾要抱着她去找大夫的时候才转过身低着头,压抑着声音道:“我没事!你别乱动。”

顾看她这样子完全不像是没事的,但她不愿意跟自己说

“亭子,那有个男的叫你”

刚说完,小脑袋立刻抬了起来左顾右盼。

“你脸怎么那么红?”当她的脸被固定住的时候,夏亭知道自己上当了。

“你又说有男的叫我?!”恶人先告状。理不直气也壮。至于对方的问题,当然要回避了。

“我不可以是那个男的?我叫了你好多次。”顾端详着她的脸,看见她强词夺理不讲道理,顾是相信她没有不舒服了。

那么问题来了,她刚才到底做什么了?

“你刚才在偷笑?”脸上红晕未褪,眼睛润得很,眼角也还有未拭去的泪水。

夏亭心虚地移开了视线,任凭对方为自己拭去眼角的水渍,嘴硬道:“没偷笑。我笑得光明正大的。”

她敢惹大哥,敢各种耍脾气,面对二哥,敢撩他,但不敢惹毛他。笑面虎什么的,太恐怖了。

发起火来,报复你是时时刻刻的。

“小赖猫,敢做不敢当。”顾扯了扯她两边的脸颊,直到她张牙舞爪才放开,脸颊软软的,没一会儿就现出他的手指印来。

夏亭刚要反击,就被风一样的推力给弄得一个踉跄。

“开始了开始了!冲啊!”突然,场上有人爆喝出声,所有人都涌到前面去,夏亭猝不及防,差点儿被撞到。顾及时拉住她,被迫随着人流向前走去。

顾环顾四周,钻空带着夏亭离开。他们要找个好地方看才行,现在这样太危险了。

夏亭没顾那么多,眼睛四处看着,随时进行报道:“二哥,他们都到那里去签字耶?这是要报名比武么。”

“二哥你那么厉害,我想看你打,你不如上去报名吧!”若不是不让女生报名,她都想自己上了。想当年……她可是学过一招半式的呀。不过,自己上不了,她就想让身边人上了,吆喝起来也有气氛些。

“你疯了?人家是在招女婿,可不是给你上去玩闹的。走,我们到一边去。”太多人来了,这样挤下去迟早要出事。

“这不是男未婚女……”看见二哥不虞的脸色,夏亭立刻闭嘴。

以前她和二哥之间的那些事没弄明白,给她脸色看,她好歹是能理解的。现在吧,你说失忆也失了,单身也是单着的,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就不喜欢人家说他这问题呢。

最终,夏亭他们来到德兴楼二楼雅间,还是德叔亲自给他们腾出来的房,以最好的角度观赏。

距离远了,那种冲动燥热的感觉也褪去了不少,夏亭还是看得兴致勃勃的。

“若你想看,我到时候带你去。”夏亭瞄了他一眼,不说话。

她要高冷些,不能惯着他的脾气。他可是走温柔路线的哇,不能抢了秋冶的饭碗。

想到这,夏亭突然想起了县官暗示的话,她支起了身子,按住了二哥,抛下了句“我去去就来”就跑了下去。

夏亭性子大大咧咧,有时候迷迷糊糊的,在大事上或者关键时候还是拎得清的。既然她这么说了,顾站起的身子又坐了下去,这点信任还是有的。不过,这夏亭看得津津有味的招女婿也变得索然无味了。果然,他本质上还是不爱的。

话说夏亭跑到楼下去找到德叔,看了看四周,确定无闲人后,才开口道:“德叔,秋冶最近有来信么?”

秋冶间或一头半个月便会有封信,她和大哥也差不多时候会回信,这一次,相隔的时间有点久,夏亭有些担心。

虽然她的担心有点多余,秋冶的身份,还不到需要她关心的时候,多的是人注重他的命。

果然,德叔摇摇头:“少爷没有信回来,不过不用担心,他过得很好。”

夏亭有些尴尬地挠挠头,想起县官的话,又硬着头皮道:“虽然我觉得你们可能都知道了,以防万一还是想告诉

你们,县官有暗示我说,要储备一些物资。德兴楼人手那么多,应该需要挺多粮食的。”看在情分上,夏亭说了出来。不过人家极有可能已经知道这事了。

“不过其实我不是很确定的。我就自己有感觉,县官也刚好暗示我了,所以……你可以商量一下。”

德叔的表情变得凝重,他点了点头:“这是个很重要的消息。多年的经验,我们也隐约感觉到了。只是,少爷那边迟迟没有消息,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就是大产业的一个不方便的地方。一旦上面的人没回消息,下面的人也不敢有所动作。

“我觉得可以先储备一些……比较耐放的,食客们平时也吃的食物,这样也不怕浪费了。”夏亭提议道。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夏亭觉得可以提供一些物资给他们,她当时比较早察觉,很早就开始储备了,现在的量足够他们吃很久了。给德叔他们一些也是可以的。

再说,她现在多了一百亩田地,有的还没成熟,但一些蔬菜也是可以收的了。对于以后,她倒没多大的压力了。

夏亭说完回来房间后,顾就指着窗外道:“快看,要打完了。”夏亭走了之后,他很负责任地看完了全程。

无趣得很,但想到她事后想要知道,也就这样看完了。

“而且,在比武的时候,另一边在比文和算数,已经角逐出一些人了。接下来就是抛绣球了,你还要看吗?”

夏亭刚回来就听到噼里啪啦一大堆,她听得一愣一愣的,前面也不知道听明白没,听到最后一句,她下意识就回了句:“当然看啊!而且要现场看!”抛绣球也就那几个男人有选择权,相对来说,在外围是没有危险的,顾也就随着她了。

走在半路上的时候,夏亭才理顺过来,“怎么就同时进行了几项活动了呢?”她以为比武是第一场呢,其他的一点声息没知道。

“而且,一天之内就招着个女婿呀?这速度有点快呀。”她所知道的,都是要经历好些日子的呀,这样才能扩大影响,吸引更多人来不是?

夏亭很多时候总能问到点子上。

就连顾,也是暗暗佩服她这一点的。

“要么,就是他们那户人家出事情了,急着要人。要么,就是被大形势影响……”顾没了解那户人家,具体什么原因也不清楚,但大体也离不开这两点。

夏亭暗自摇头,“这岂不是要牺牲女孩子的幸福了?”夏亭觉得吧,这一天就定了往后共度余生的人。

顾拍了拍她的头,“有舍有得吧。生在那样的人家,平日里生活得很好,那么,在其他方面,恐怕也就没有了很多选择。”

夏亭昂着头,抛开那些杂念,道:“我就不同了,我什么都想要!生活要好,心情也要好!”

夏亭放下了豪言壮语,顾笑了笑,“如你所愿。”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