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五十章:游画舫

()

顾跟在后面无声的淡笑。

到底说,顾的浪漫因子还是不少的,最起码应对夏亭是足够的了。

夏亭驻足在河岸边,看着丝竹管弦轻快的曲调,游船画舫轻飘,盏盏灯笼挂在船边上,映出不一样的图案,河两岸罗列着各色花灯,顺流而下,指引着一条游玩之路。在众多画舫中最大最精美的那一只停靠在岸边,似乎等着今天的客人上船。

夏亭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能够亲身经历,感觉真的不一样。虽在岸上,她的心就像化作一只翩飞的蝴蝶,游荡在其中,感受着这样那样的氛围了。

大哥秋月他们已经站在了画舫上,笑着注视着他们这边。大启也终于摆脱了姐姐们的纠缠,和大哥他们一起了。

如果说,这样精心的安排还看不出来的话,夏亭觉得她真的是瞎眼了。

赌气的一句儿戏话,竟成了真,这样的惊喜,一些人一辈子可能都感觉

不到。就好像自己一言一行都被身边人放在心上呵护的感觉,太缠绵缱绻了,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你这么好,让我上瘾了怎么办。”情不自禁的,夏亭轻轻说了一句。如果不是内心的坚守,她真的会考虑二哥的。

两个优质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对自己关怀备至,任谁的内心都会动摇。这一刻,夏亭也不免俗套。

幸好,“谢谢你,让我留了理智。”说完,夏亭转身就跑向秋月他们那边,脚步欢快得就像个孩子。

“快来啊,要开船啦!”等了一会儿,夏亭在船上招手喊道,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顾眼波流转,抬脚跟了上去。

水波荡漾,每划一桨,船身随即摇摆,倘若晕船之人就受不了了,夏亭却偏爱这种随之摇荡的感觉,宛若天然的摇篮。颇有一种天大地大任我闯荡的豪情。

“真舒服!”夏亭惬意地躺在上面,双手枕在脑袋下,双脚翘起晃呀晃的,无忧无虑,自在极了。

这画舫高级在它分成上下两层,上层观光,下层用作需要动手之类的活动。夏亭从来不是一个静得下来的人,在上面待了一会儿,就屁颠屁颠滚去下层和大启他们混在一起了。剩下两兄弟在上面喝茶饮酒,他们的船只果然与其他船只格格不入,可以说是很独树一帜了,人家是丝竹管弦喑哑消糜、呷弄之音,他们净是玩闹纯净之声。

“大哥,我有一部分的货暂时消不了,你那边走路的看能不能把那些货走出去?”顾小声地说着,无心打扰下面的人。

“王顺德那批?”

“嗯,有的来历不明,可能他来的也是不干净的路。”放下酒杯,看着里面的酒水晃荡,这些货,如果还不出手出去,反倒会连累自己了。

顾霖有节奏地摩挲着自己的大拇指,这是他沉思的惯常动作,“明天有一批货要上路了,到时候我带人连同这些带出去试试。”

“好,平常一些……”

“咚咚咚……”

讨论的声音戛然而止

,两兄弟不约而同地看向楼梯处,能这么肆无忌惮,毫无顾忌的,也只有他们心中那个小女人了。这些内容也并非是不让她知道,不过其中的一些问题比较复杂,那些人、那些方面是她未曾接触过的黑暗,就不要让她担心忧虑了。

“就这么个样子就好。”

闹腾些、鬼马些,给他们冰冷而灰白的灵魂添上些颜色和暖意。

“诶诶诶,你们两兄弟要不要下去玩?隔壁船的来了个小姐姐给我们弹琴,我们一起唱歌吧!” 象征性地敲敲门,不待反应就打开了,一个大脸凑了进来,兴冲冲地说了一堆话。

“隔壁船小姐姐?”新颖的叫法。顾霖皱眉,语气间有些不赞同,顾霖作为长子,想法有时候不免带着迂腐和古板的意味,他并不像夏亭懵懂,他知道其他船只里面的人都在做着什么皮~肉生意,些什么人。

他看向二娃,发现对方笑得很是和谐,并没有跟自己站在一个阵营,心中烦恼更甚。

“那人什么来头?可别让她停留太久,我们自己玩就好了。”

“那我们就下去吧。”

前者是顾霖的劝告,后者是顾的附和。这么一对比,夏亭顿觉差别大,不免多看了大哥一眼,嘟囔了一句:“就是卖艺人啊,还能有什么来头。又不像你是镖局头头,也不是二哥帮头。”说完就往回走。

顾霖被噎了一下,失语了。

顾抬脚跟上夏亭,经过大哥的时候“体贴”地说了句:“有时候,明知道一些事情或者一些人对她有不好的影响,在可能让她不高兴的情况,我觉得你还是要顺着她。至于那些所谓的不好的方面,是男人,就自己暗中解决。”

“那下面那人清白的?”

“普通的人家,卖唱的。”这就是顾,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女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下,可以肆无忌惮地生活。

顾霖的个性使然,不免会被条条框框所约束。

顾霖过了好一会儿,才从上面下来。大伙儿都已经闹成了一团,顾霖看到的刚好是夏亭捂住大启的嘴巴,不让大启唱歌,然后使劲眨巴眼睛给女孩使眼色,切换成自己的歌。

小女孩不知道是被他们的玩闹氛围感染,还是第一次见如此疯狂之人,脸色红扑扑的,眼眸低垂,有时候又偷偷观察其他人,一脸羞涩的模样。

顾霖眉头又不自觉地皱了起来,突然想起二娃的话,又强迫自己放松,坐在了夏亭旁边的位置上,不争不抢,也不让人觉得突兀。但那气场,始终是不能让人忽视的。

这不,小女孩连弹琴都弹错几回了。

这丝毫不妨碍夏亭的发展,可以说,她就算是清唱,也依旧自信。

“对、对不起,奴婢的错,请恕罪。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更好的。求你们了!”突然,女孩停止了弹奏,直直地跪了下去。

夏亭吓了一跳,其他人不免有些惊愕,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表情冷漠,都等待着夏亭的反应。

夏亭迅速冷

静了下,脑子破天荒地飞速运转,“没事啊,是我太强人所难啦,这我才刚唱了一遍,就要你弹奏出来,的确太难了。你居然能弹的那么好了,你已经很厉害了呀!”吹捧,彩虹屁算不上,估计小女孩能安心一些?

夏亭安慰人的功夫可不算好,从小到大她最不会的就是安慰人。

“谢谢,谢谢小姐。”女孩子给她磕了一个响头,夏亭又呆了一下。

来古代这么久了,因为她之前的环境,人们相处之间都是比较平等的,这么久了,她还是第一次亲历这样的阶级“待遇”,然而,感觉却并不美好。

“你快起来吧,在我这里不需要太拘谨。”夏亭的笑容淡了下去,照例唱了一遍之后,她就退到后面去了。

没想到外面还有人喝彩的声音。探头出去一看,就见到对方对着顾谄媚的嘴脸。

轮到她看着大启和秋月抢着玩儿。

夏亭走了回来,随手拿了一个酸果抛到嘴巴里头,“吧唧吧唧”地吃着,嘴巴还哼着不知名的歌。

“吃吃这个。”顾不知觉中,成为了投喂那一个,不过,他的确挺了解夏亭的口味的,每次递过来吃的都是她爱吃的。

“二哥,这样的生活好萎靡哦。”就玩了那么一会儿,唱歌、抢过了船桨划船、戏水、“吊”河灯……反正,各种不寻常的,可以说很傻的行为动作都做了,旁人喝彩的多着去了,有的甚至学着他们一样去玩。

“二哥,这不是很多人跟风嘛?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商机呢。”就不知道,没有了他们,还有没有人做这样的“傻”事了。

夏亭不说,一开始也可能很白,只是基于环境的不熟悉,她的内心,可是比同龄人多活了好些年的呀,那资源,那社会,有什么不懂的呢。分分钟老油条呀。

顾将她散乱在脸上的头发撩回去,一贯的冷静温暖,“一天到晚脑袋瓜子想的也太多了吧,不过的确是个好主意。你二哥和大哥都会养活你的,安心好了。”

夏亭皱起鼻子嘟嘟嘴,卖了个丑萌。

“嘣!”

突然的弦断声,吓得夏亭弹跳了一下,看到顾憋笑的表情,夏亭捂脸,虽说真的很熟悉了,但是那脸皮,还是要的哇。

“怎么回事?”被大哥的话吸引了过去,夏亭又看到了女孩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秋月皱着眉看着,神情有点……迷糊?

连大启也恢复了冷静,走到他们身边,轻轻地以女孩听不见的声音道:“那女孩有点问题。”

对了,就是这样的感觉。

出错是没错,有阶级的矛盾也没错,但是……对方的反应过大了。而且,女孩的心思也不是身心在这里,分神得很。

“叮!触发任务:请在今晚上了解卖艺女孩的情况,并解决她的问题。奖励:能量积分10。请问是否接受?”

夏亭瞪大了眼睛,里面满是惊喜,没想到,出来享乐,还有另外的惊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