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四十七章:被宠上天

()

突然,夏亭的眼前多了点东西。

气呼呼的女人立刻被吸引住了,呆呆地接过去,随后脸上笑开了花。

那是用桃木刻出来的小玩意儿,上面那花叫不出名字,莫名的却很清纯和高雅,对了,很符合她心目中自己的模样,高岭之花的视角。

“不生气了吧?”男人讨好的声音从侧边传来。

夏亭立刻变回冷漠脸,“生气?难道我生气你直接把我拖走?我生气你不告诉我你的事情?我生气你胡说我们的关系?”夏亭一点点一桩桩事情跟他说出来,到后面发现,他失忆了还说她是“内人”?

谁给他的胆子呀。

顾心里一松,好歹是明白女人在意的是什么了。

“那里不是好女孩该去的地方,你会不习惯的。我也不是不告诉你我的事情,这不最近都忙得很,没机会告诉你?他们也不知道我们什么关系,这也是为了方便呀。如果你生气,我道歉好了,别气了?”顾知道她不清楚那儿是什么地方,若是知道,她也不会去了。现在,一个劲儿地解释加认错就对了。

千万别和生气的女人讲理。

“那你倒说说是什么地儿,我不能去的。”夏亭倔到底了。

现在在大街中央,说话不方便,顾半牵着夏亭到了一边,她这次没挣扎,只顾着把玩手里的木雕刻的花。夏亭打心底佩服这些手工艺者,手真的太巧了。

她这个有金手指加持的人,都做不出这样的玩意儿。

男人雄性荷尔蒙的气味扑面而来,夏亭眼前黑了一片,“那是男人去的地方。”

夏亭细细思索了一下,脑子突然划过一条白线,她有点恍然大悟,耳朵首先红了起来,“烟花之地?”

天,怪不得那春姨的问话那么奇怪。感情不是把她当顾客,而是当成要去做事的人呢。

面对女人直直看向他的表情,顾闪过不自在,微微侧了头,低声“嗯”了一声。

“帮头?你在那护着那些人的?你就带着你的兄弟做这个么?”夏亭生活很单纯,不代表她什么都无知。有的东西,一但打开那个世界的大门,很多东西就出来了。

这的确挺赚钱的。

而且,在这个时候,这么个场所是合法存在的。是风流才子向往嬉戏之场所。

顾略加思索,“可以这么说。她们很多人心思都挺单纯的,有的在乡下还有孩子,出来就是为了一口吃的。所以,刚才春姨那些话,你别放心上。”跟画舫上的姑娘打过交道,顾清楚她们的来历,担心她在意那些话,又解释了一番。

世人总用有色的眼光看待这么一群特殊的人。

若抛开其他不说,夏亭客观地去看,的确无可厚非。将**和精神分离,单纯当作谋生的工具,要不是形势所逼,谁希望这么做么?

顾这么一解释,夏亭的气都消没了。

夏亭脾气会闹,但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要适度把握这个尺寸,否则很容易就闹掰完蛋。

“那你平日里都做些什么?今儿都在这里吗

?”他失踪了挺久了,她还以为他忙活过手王顺德的财物去了,原来在折腾这边的事情?

女人消气了,顾稍微放松一下的时候又听见这样的问题,不免呼吸一紧,“就……巡视一遍,看哪儿有喝醉或者不守规矩的人,帮忙制服他们保护画舫的那些姑娘……”说到一半注意到夏亭神色无异,又继续说了下去,“官兵来了的时候也代表她们打好交道。她们给我们保护费,我们负责保护她们,就这样。”

顾说得言简意赅,尽量往轻松的方面去说。

“那还是挺危险的。大哥知道你做这事的么?”不就是有种黑~~帮~~的感觉了?专为这一带的人保驾护航。收了人家的钱,恐怕就算是自己这方的人错了,也要硬着头皮上吧。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否则就不是一大帮年轻力壮的青年人做这些事情了。夏亭疑惑大哥到底清不清楚二哥做的事情。

转念一想,其实大哥做的事情……也并不十分安呢。做镖局,万一有人撕镖,那是很恐怖的事情。

“天都快要黑了,时间过得好快。我们要不要快点回去做饭?”

突然,顾一番提醒,让夏亭回过神来。她左手放在下面,右手握成拳和左手相撞,她还答应了大启今晚给他做叫花鸡呢。倘若没做出来,那家伙还不知道要怎么闹她。

“走走走,咱们去买鸡。”说完率先往市集那边赶去,不知道还有没有得卖呢。

顾跟在后头淡淡然地笑了,笑中带着得趣的意味。

有些话答不上来就要适时转变话题,给自己时间考虑怎么回答以便应付下一次的拷问。

顾有想过坦白的,一直没找到好机会,今天画舫那边出了些事,去解决的时候就看到亭子在那边傻乎乎的,心知不好,丢下事情就一心把她带离那地方。

自己自从接手之后,画舫那片的秩序好了许多,但前科就在那,他还是会担心亭子万一就遇着个痞子赖头,或者猥琐好色之人,后果不堪设想。

顾上前去的时候,夏亭已经血拼很多东西了,看了看等着他拿得东西,顾不禁问出来:“这么多吗?”

“亲,咱们家里多少人啊?这还不太够吃呢。这年头啊……”夏亭越来越有老妈子的风范了。没办法,当你到这个时候,就会懂柴米油盐的细碎。

“要不我也去画舫卖个艺得了。反正在家里一天到晚我也没事干呀。”麻辣烫有大启和秋月,那田地的有平叔,她到头来也还是什么都不用做。

顾觉得这个念头很危险:“当然不。你有我和大哥养着,不需要做那些事情。”他一直觉得亭子很大胆,没想到大胆成这样。

“可是我真的很想去游船耶。我长这么大,都没玩过。”

得嘞,说出真实目的了。

“改天我们一起游船就好了。那去那些地方干活的念头就不需要了。”顾笑得很勉强。他总被这丫头牵着鼻子头。

先心动的那个人,真的会被动。

而且,还是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们要在晚上游,

最好有小姐姐给我们伴奏,有人介绍……”夏亭蹬鼻子上眼,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要求。

顾扶额:“好好好,都听你的。”他都能感觉到,那时候其他船只吃惊的眼神了。

夏亭终于满足地笑了。

赚够了,买够了,马上也要玩够了。她觉得,自己今天就是个人生赢家。

“二哥,我告诉你,今天我做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回家我跟大伙儿一起说。”她已经迫不及待要跟大家分享了,她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慢着些走,别摔倒了。”

女人像翩飞的蝴蝶,在人群中穿梭,偶尔回头朝他露出个精妙的笑容,融化了天地。夕阳斜照,天边彩霞丝丝,涟漪的光映霞在女子身上,多了一丝古韵味。

“快来呀,呆着做什么。”

顾听见前面的催促声,笑笑回答:“就来。”

“可便宜啦。可能是我美名在外,他们都便宜卖给我呢。真是赚大啦。”

顾进门的时候,夏亭已经聊上了,她有和家里人分享她一天经历的趣事的习惯,故也习惯了。

“今晚做好吃的,大娃可能没办法吃。”秋月边处理着鸡,边说道。

“嗯?对啊。他就看着好了。”

顾霖刚打开房门,就听见自己的女人如此没心肝的一句话。

心碎了一地。

“哇,好香啊~这味道足以到德兴楼混个名堂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大启大喇叭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快来帮忙吧,那么多话讲。”秋月回道。

“就来~~”大启可积极了,就那味道就已经牵动着他的心了,他等这时候等太久了。

大启拿着煮好的饭菜走到前堂去,乖乖地坐在那,双手和双脚不自觉地敲动着,双眼眼巴巴地看着厨房的位置。

“好吃的来咯!”

夏亭和顾霖最后出场,拿着今晚的重头戏叫花鸡。当然,还有夏亭的新作品,盐鸡。

她要把吃鸡的各种花样运用到极致。

“这样下去,我们要被你牢牢套住了。”大启深深吸着这新鲜而诱人的气味,就像沉浸温柔乡的浪子。

“我跟你讲,要是我想啊,这方圆百里都是我的江山呢。”夏亭手一挥,作豪迈状。

顾霖眼神一愣。

顾笑着说道:“你得了吧,快坐下来,那些话别乱说,让有心人听见,可是杀头的罪。”

“我一直觉得你很疯癫,没想到你居然到了这种程度。 ”大启心有戚戚地道。

“只要她想,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此话一出,惊骇了多少人的内心。

夏亭挠挠头,笑得没心没肺的,“就随便说说嘛,安心安心~~”

“阿亭~你们在里面对不对?”

刚说完那些话,外面就响起了声音。大启被吓了一跳,连同的,也吓到了夏亭。

“你疯了!”一巴掌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