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二十四章:怼死你

()

夏亭没有回头,看似潇洒,内心却在哭唧唧:是她想放过她吗?她又不是小白花,奈何她背后之人过于强大,撼动不了而已哇。

不过等张寡妇报复之时,她也相信自己也不是今日的自己,绝非吴下阿蒙了,她总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

没多久县官大人就来了,那征询的眼神过于明显,夏亭只好道:“我没把她怎么样好嘛。你可以顺利交差了。”

县官闻言,笑容终于多了些真诚,“诶那好那好。还是您大度。”

他们回去的时候县官走的是正门,夏亭不想过多受到关注,引起他人的侧目,故而让他们绕到后门去。他们家的麻辣烫生意,也不需要什么噱头了。

刚进门就被拉到一个宽厚的怀里,闻着那熟悉的味道,到嘴的惊呼声压了下去,半晌她拍了拍男人道:“我回来了哟,啥事儿没有。一根毫发没掉。”

男人惩罚性地拍了拍她的小屁屁,“胡闹。”

“我这……”夏亭嘟起了嘴,欲要反驳。

“啪!”

“你这……”夏亭横眉冷对,带了点儿怒气。

“啪!”

夏亭捂住了小屁屁,把头埋到他怀里,整个人的力气和重心都放到他身上,满脸通红,生闷气。

顾霖低头看着装鸵鸟的小女人,声音比往日低沉性感:“知错没?下次还逞能不?”

夏亭不说话,不妥协。别以为她不知道这男人的意思,一开始的确是像要惩罚她,怪自己没拒绝县官的要求,置自己于危险的境地,但那“惩罚”到后面那感觉都变味了好吗?

她妥协了,男人绝对要得寸进尺,提一些更无理的要求,那时候坑的就是自己了。

反正她现在这样子,男人也不能得逞,看谁耐力更强。

男人抬起她的头,她就一股脑往怀里钻,男人又不可能真正伤到他,卸开那力之后往后退,倒这样纠缠着。

“喂,你们两个倒注意点形象好吗?这里后院不只有你们两个!”话里行间义愤填膺。

夏亭猛然抬头,也顾不得还在跟顾霖闹脾气了。

“秋月!你居然来了!”这才几天,太强大了吧?

秋月朝天翻了个大白眼:“你以为是我想来?”

“你不想来还有人逼你不成?”夏亭听得莫名,她可不相信大娘会做出这种事,尼师……嗯,不好说。

秋月气绝,跟这样的人说话真的要有及其强大的心脏,才能承受她那气死人不偿命的雷人话语。

夏亭不好奇她来的原因,她比较在乎她的伤势:“你的伤好了?那血肉模糊的伤……?”

为什么还要形容伤势呢?难道她还能受过其他伤吗。什么恶趣味。

“我不好能站在这?”

夏亭一下子被噎得住了口。似乎真的是句废话。

大启满眼兴味,总算有个人能稍微制得住那缺根弦的女人了。啊,这大仇得报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果然是被压榨久了诶

“行了,外面热,到里面坐着说吧。”夏亭擦了擦渗出来的小小汗珠,乖乖抬脚跟着走。大启听到前堂的呼叫,眼里闪过遗憾,跑到前台帮忙去了,哎,错过一出好戏了。

在屋子里的三个人,你瞪我我瞪你的,愣是没一个人先开口说话。半晌,秋月看了眼顾霖,话还没说,脸先红了起来。

夏亭没有误会,这不是爱慕,只是羞涩和尴尬。

看来是女孩子之间的对话?

夏亭转头看向顾霖,刚想让他先离开,就见他看也不看她地说了一句:“你们说你们的,我就在这不说话。”

一根筋。就算秋月有害她之心,也不会现在做。

夏亭只能先扯开话题:“你今天是怎么来的?”藏在桌底下的手准确无误地伸到顾霖那边,对着大腿嫩~~肉就是猛地一掐

顾霖闷哼一声,背一下子挺直。

秋月疑惑的眼神看去,又看了看夏亭,只见夏亭神态自若,实在可疑。

“我有些事出去一下,你……有事喊我,我马上进来。”顾霖唰地一声站了起来,语气有些不自然,又有点压抑,说完瞟了秋月一眼,带着威胁和危险。

秋月嘴角带着苦涩,她终于知道顾霖刚才为什么一直不走开了。不过,他这样的顾忌是应该的,如果是她,她也会这么做。只有对面这个又蠢又笨又有点好运气的女人才会傻傻的对伤害过她的人不计前嫌。

“你看,他那反应才对的不是吗?”

夏亭不说话,表示默认。

“所以为什么要救我呢。”连她自己都不想活了。

“因为你人不太坏啊,不至于到死的地步。”这是真心话。性格泼辣些,喜欢谁讨厌谁脸上说得一清二楚,毫无隐瞒。这样的人反而容易理解,不用花那么多心思。

秋月不淡定了,她猛地站了起来,凳子都碰倒在地,发出“嘭”的一声响:“那你就错了。当时村里有人说你闲话的那次,有我主力,我也很嫉妒你的,看到你在那神秘的人家,我就不想让你好过。凭什么你什么都有,我们都要累死累活,回家还要被骂的?就算这次张寡妇的事情我身不由己,但对你做了这样的事之后我并没有后悔!我就是这样不值得同情和可怜的人!”

秋月一股脑地说了很多,语气很平静,却能让人感觉到平静下的激动和声嘶力竭。

夏亭不说话,只静静地听着。她觉得,秋月并不需要她说话,只是这些天,刚好找到宣泄的发泄口了。她乖乖地当个忠实听众就好。

“这样的我,你还觉得可以救吗。”颓败的气息围绕在她的身边,她已经做好了被打包扫地出门的准备了。这不是她想到的吗?为什么还有期待?为什么还会失落呢?秋月苦笑起来。

见时机差不多了,夏亭才淡淡地说了一句:

“可以啊。”

秋月惊愕地抬起头。

夏亭笑着说:“你能说出这番话来,不就表明了你的态度吗?”

夏亭也站了起来,摸摸她的头,像哄孩子一样哄道:“乖乖噢,姐姐会爱你的。”

沉默过后,秋月炸毛:“别对待我像一只狗一样,肉麻死了!别摸我啦!”如果小花在的话,一定是坐在一旁微摇着尾巴,无辜躺枪的模样。

夏亭笑了起来,这样有生气活泼的样子,才是十几岁女孩该有的样子啊。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过于深沉而压抑了。

“过去就过去了,改过就好。何必纠着过去不放,为难自己?”

夏亭淡定地喝了口茶,然后走到她身边,措不及防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秋月脸色骤变,双手一下子撑到桌子上面,浑身上下都绷紧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看来也没好嘛,乖乖的在家不待,赶来这里凑热闹?”夏亭摇摇头,嫌火气还不够足。

“啊你这死变态!我要杀了你!”秋月爆吼出声。

“嘭!”

顾霖破门而入,夏亭和秋月两人都愣着看他,二话不说扛起夏亭就走,没留下一句话。

夏亭却不是个安分的主儿:“屁股有伤记得治,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知道吗。该丢的脸都丢了,捡起来也没用啦~~”还待说什么,被顾霖打了一屁股才气闷地住了嘴。

夏亭发现,她意外的想看到秋月炸毛的样子,太有趣了。怪不得,那些男人总那么爱惹她生气。

晚上的时候,夏亭又被“修理”了一顿,这些天顾霖总抓着有的没的理由各种play,她很生气,哄不好的那种。

于是乎,大家就可以看到老板鞍前马后的给他媳妇儿献殷勤,女人冷若冰霜,生人勿近。

顾霖没法,对他家小娇妻很无奈,也是自己放纵了,过分了些,想补救都没机会了。现场也就大启那家伙多诡计,或许可以帮上忙?顾霖很是隐晦地虚心问求办法,没有透露丝毫事件的导火线,大启可是个人精,夫妻俩来来去去就那几档事儿,一股脑地把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喷出来……

讲得喉咙都干了,大启才意犹未尽地停住,看到顾大哥一脸受启发地走了,内心无比自豪。

“你这蠢货,办事不足坏事有余。”突然间,旁边竹林冒出了一把阴森的女声。

大启很怂地颤了一下,“你是有病吧,光天化日下偷听别人说话?”刚想继续讽刺一两句她做的好事,见对方毫不在意,脸色不变时,没有任何的兴致了。

“不管你怎么看我,要是敢对那蠢女人有丝毫不安分的想法,我就剁了你。”

女人眼神闪过危险和杀意,俨然不是说笑。

大启一脸震惊,不可置信地目送女人走远,喃喃道:“这女人是疯了吧?前几天还掐架那么厉害,这会儿就来警告我了?还有什么不安分的想法,这女人是得了癔症了吧。”大启无奈两手摊开,果然女人什么的,他最不懂了。脸色和心情说变就变,都不给预兆的。

可想而知,这样不靠谱的想法,大哥会被坑得有多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