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二十章:大咖?

()

“如此,打二十大板后逐出秀漓村,因为你对顾家伤害是无可估量的,女娃子,你看看有什么想说的?”长老会那边很快给出答案。

夏亭很惊喜,居然很被cue到,她想了想:“我们的损失她是没办法偿还的,那么,就用她一辈子还吧。到我们顾家签下卖身契。”

一个小女孩,被打得那么虚弱逐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她品行还没坏到极致,尚且可以一救。如果她敢造作……不,她不敢的。夏亭拿捏住了她的命脉。

秋月惊愕地抬起头,眼中尽是复杂之色,嘴巴蠕动几下,苦笑了起来。

其他人也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毕竟,二十大板下去,也没了半条人命了,能不能活过来都是问题,还要负责她之后治疗的伤药费呢。

有些和夏亭比较熟悉的人都给她打眼色提醒,夏亭没注意那么多,“刷刷刷”地写下自己的大名,画押,看到秋月画押之后,满意地把那卖身契给收了起来。

好些人都叹息地摇摇头。

“丫头啊,你可想好了?她今后可能会是个反骨的。”

村长夫人小声提醒道。

夏亭笑了笑:“我就搏一次吧,秋月她本性不坏的,如果她不改或者再次动了不该动的心,我也随时对她的生命有处决权,她的生命在我手里,我觉得应该去尝试相信她一次。”在众人都不相信她的情况下,她愿意去冒险,相信自己的眼光,错不了的。

后面施刑的过程,她就不忍再看了。她还要回去煲热水,去找根子叔说明情况准备一下,待会儿把秋月带回来的时候立刻处理伤势。

而且……他们果酱坊缺少了一个懂医药方面的人呐,要负责食品检测呢。她不想再出现一次张寡妇的事件了,要不是她的金手指间接发挥了作用,这回就要被人家一锅端了。

夏亭还在想着,一抬头就看到根子叔背着个小药箱走着,她惊喜地喊了声:“根子叔!”

根子叔把头一抬,笑得很朴实:“你这丫头,不是在宗祠里么。”

“结束啦。你这是……”

“刚经过去看了一下,那井水啊还有果酱都没问题啦。”根子叔说得很无所谓,实际上就是放心不下。

夏亭心里一动,问道:“你现在还是在做着走方医么?”

根子叔提了提小药箱,感慨道:“是啊,我这点小手技,镇上的医馆也看不上我,只能这样做谋点儿小生计咯。”

“那……根子叔你要不要考虑下到我们果酱坊帮忙?只要每批货都检查好卫生安……一个月钱跟春花他们一样,福利……”夏亭讲了一些基本的情况,静等根子叔的答复。

她挺自信的,且不说工资要比一般的工作都要高,而且工作不累,不用到处奔波,离他家也近。

“这、这钱也多了些,我可以”根子叔晃了一下后断断续续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夏亭笑了起来

,“这是你应得的呀,我就当你答应了呀。我现在就回去拟定合约。”

根子叔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这惊喜来得太突然了,连忙跟在夏亭后头,神情还有点缓不过来,这对他甚至家庭,都是极大的喜悦,好像天底下砸下了一个大馅饼一样。看着前面娇小的女人,真的是菩萨托世呢。

他一定要好好干,报答这一份恩情。

写好的“合同”一式两份,根子叔拿着自己的那份,小心翼翼地叠好藏在怀里,眼眶红润有着雾气,“我现在就可以干活儿,那我现在就去果酱坊在检测一遍。”他记得果酱坊除了在村里这家,去镇上那连接几个村口的分岔路那也有一家,待会儿也要去看看。

夏亭劝止他,告诉他只需要看好村里这一家也没听进去,收了那么多钱,怎么可以不尽力干活呢。现在也就两家店而已,距离没有特别远,比他做走方医的时候轻松多了。

根子叔很满足。

夏亭没想到根子叔那么给力,这方圆百里会点医术的人原本就不多,她还愁着要多找个人呢,根子叔一下子解决了燃眉之急。

负责内勤的春花,负责物流的二圆,还有负责食品检测的根子叔……他们家果酱坊越来越像样了。

夏亭都不敢想象,自己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原本只是想着自家做来填补一下生计,错有错着,还成了主业了呢。

夏亭揉了揉眉心,这跟他们的身份有些不相符,万一有心人揭发,果酱坊和麻辣烫的壮大,会给他们带来灾难。她隐隐觉得,这事情要尽快解决。不过身份是商的人家,是不能入仕的,不知是否会影响到苏奉或者他们的以后?

“哎根子叔,先别去啦,待会儿需要你帮个忙。”根子叔转头就走,夏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到院儿门口了,夏亭连忙喊住。

她还要根子叔留下给秋月治外伤呢。说了那么久,那边也应该差不多结束了。

“待会儿可能要你帮忙一下,秋月那丫头很快就要被放出来了,那伤要及时治,否则小命都没了。我一个人可对付不了。”夏亭把原委说了一下,想起根子叔没去宗祠,又解释了一下。

“噢。那要开始煮热水放温了……”根子叔没有刨根问底,立刻就去做事情,这是让夏亭觉得非常舒服的地方。

看着根子叔不需要帮忙,她也就带着人去把秋月接回来了。看着她奄奄一息的样子,还有一声声的喘息声,夏亭手脚发软,险些栽倒。这比自己受伤的感觉还要难熬,那种麻酥塌软的感觉袭遍身,勉强维持到家,她马上靠着灶台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温水。

秋月的意志还算坚硬,受如此重的伤还能保持清醒,还能间中瞥了她一眼,暗暗嘲讽了一句:“见不得血,还、看得那么仔细,该……你这鬼,样子的。”

夏亭被气得恨不得跳起来敲她一脑壳儿,但看见她那要死不死的模样,得了,万一杖打不死,被她敲死了:“算了吧你就,留点儿力气去应

付后面的,保证你爽得不要不要的呢。嗤,就你那弱鸡样儿……”

在说话间,他们已经在处理伤势,根子叔毕竟是异性,秋月还是丫头,需要避嫌,根子叔在门外指导,夏亭就在里头依照指示行事。

鉴于她们之间那“小气儿”

“啊!你、这是报复。”秋月疼得冷汗淋漓,咬牙切齿地说道,在那一刹间,她觉得自己的皮被生剥下来了。

夏亭无辜道:“说什么傻话呢,你可是我救回来的呢。我怎么舍得……”嗯哼,她是故意的,轻轻地,加了点力。

秋月疼得无法反驳,只剩下痛苦的呻吟。在处理完伤口之后,她昏昏沉沉睡着了。

夏亭不由得心想:干嘛不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就睡过去呢,或许还不用遭如此之罪呢。

大娘和尼师在傍晚的时候才悠晃回来,夏亭觉得,大娘现在的心是越来越大了,出了这事,除了一开始的慌张,后来就淡定得不行,和那尼师混在一起,那性格也越来越接近了。

秋月这边离不开人,大哥那边她也担心,分身乏术,她自私一点了。

“大娘,明儿我想上镇上去找大哥,了解下情况,秋月这边伤势还很重,恐怕离不开人。你可不可以在家帮忙照顾下她?根子叔也会每天来”果酱坊那一时半会没有了春花和二圆不会有事,等他们回来接手就好了。

照顾伤患的事情繁琐些,人还是到自家投毒的人,论其他人都不肯如此做,夏亭特立独行了这么一回,还不知道大娘会不会有意见呢。

大娘挠了挠头,看了眼尼师,见到她点头之后,才欣欣然答应了夏亭。

夏亭注意观察了她俩的互动,大写的奇怪。

临出门的时候,夏亭还专门去找了尼师,“警告”了她一番。尼师挑逗地看了她一眼,惹得她炸毛气哄哄走了之后,脸色才渐渐变淡,看着夏亭远去的身影悠远。

事情终还是朝着那个方向进行了。

夏亭回到镇上店里的时候,就见着大哥在后院和大启谈天论地了,脚边还有三两个空酒坛子,夏亭不禁问道:“ 一大清早的你们俩在喝酒?”这是闲的“蛋”疼,没事可做了?疯了吧。

顾霖看了看夏亭,淡淡定定地回答道:“这都是大启喝的,我就陪着他。他遇着问题了。”

“顾大哥!”

大启没好气地看了顾霖一眼,那眼神**裸地表达着“你出卖我”的意思。

夏亭笑容逐渐放荡:“哎哟?咱们的大启……这是要开花啦?说吧,哪家的姑娘牵动了咱们傲娇的大启的心呐。”

“别扯。那个你们村张寡妇的,人家有后台呢你知道不知道,恐怕这回啊,抓进去稍微做个样子就放出来了。”大启翻了个大白眼,把话题扯到正事上来。

他们夫妻就这样子,女的扯天扯地不靠谱,男的就顺着宠着女的,也不怕闹出事来。平添让旁人多操坏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