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一十八章:尘埃落定

()

“呵,你几斤几两我清楚。之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不想想那么多事情,如果他们真要来,我们多的是理由推卸。弄死你,是分分钟的事情。”村长压低了声音,门隔绝了里外,他的气势发生了变化,有点儿……不像平时的村长了。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样子吧。

“汪汪汪……”忽然,小花激烈地叫了起来。

场的眼光看向它……扯出了一条……裤、还有黑色的衣服!

“啊哈?原来你们要找这个?”张寡妇神情一松,风姿卓越地走了过来,夏亭紧紧地盯着她,下意识挡在大哥的前面。

她把那些都一并拿了起来,小花死咬着不放,最终小花被吊了起来,张寡妇走过来的时候,它就在那咬着黑衣服晃呀晃的。

“呵,死到临头了还笑!你穿着黑衣干什么去了,快从实招来。”其中一位长老大喝一声。

“什么呀,原来你们一大帮人来就是捉奸的呀?感情还以为是什么呢。”忽然在大家都措不及防的时候,她把那些东西一股脑扔向顾霖那,顾霖一躲,又散落在地上,这回大家看那内~~裤更清晰了。

夏亭也发觉了不对劲。

“我做什么的大家都清楚啦,我昨晚去干什么,不也很明了吗?”说完,她还向顾霖抛了个媚眼。

“叮!触发任务:拆穿张寡妇的阴谋,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还大哥清白。奖励:肥料:缩短农作物生长时间的一半。请问是否接受?”

夏亭眼珠一溜,划过狡黠之色,默默接受了任务。

这回,场上的人都不说话了,都在看着她和顾霖的态度。

“不是我的。”顾霖言简意赅,看也不看地上的东西一眼,眼神还略带着些嫌恶。

张寡妇不为所动,把矛头转向夏亭:“是不是你的,你媳妇儿不是清楚得很,穿上裤子就跑的男人我见多了,你也不是第一个,也不是第一次被找上门啦,不过声势如此浩大的的确是第一次,呵呵。”

夏亭皱皱眉,那的确是她给大哥做的样板的模样,她绝对的相信大哥,这女的又做什么妖?

想知道破绽,只有更仔细地看。

她刚想把那内~~裤捡起来,就有一只大手挡住了:“别碰,脏。”话里行间,是不加掩饰的嫌弃。

大伙儿看到这里,基本上相信顾霖了。那可别说,虽然大家都是男人,那么点儿事都看破不说破,但他们就内心相信顾霖的为人。

夏亭碰不得,唯有他亲自动手了。看着他嫌弃地捏着一个小角,依照自家媳妇儿的指令翻来覆去检查着,张寡妇感觉自己被狠狠地打脸了。

为什么,二娃是这样,大娃也是这样?都对这个女人是个宝,捧在手里怕化了,含在嘴里怕融了,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这女人来历不明么?她应该经历自己当年来的时候的对待一样才行,凭什么她生活得那么高调,那么美满,让人刺眼得不行。

“怎么样,还要看到什么时候?自己做的

还不承认?你这做人家女人的,要想着怎么帮自家男人开脱吗?真有你的大度。”张寡妇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不自觉带上了愤怒的口气,嘴角是不消失的嘲讽。

“怎么,还没找到理由?要不要我跟你说?我家相公对我好着呢,今早还跟我……”

找到啦!

夏亭一笑,和顾霖对视一眼,小得意藏也藏不住。

幸亏她平日里为了凸显自己的特色和小手艺,在缝补东西时,结线会打一个特殊的结,如果不注意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张寡妇绝对不可能注意到这么细节的东西,而且,这裤子,也绝不是大哥的。

她原本还想着,自家的裤子她是怎么偷的,她平日里也没发现,感情是自己找一条裤衩自己缝制,以此来陷害他们。

不过,这注定要张寡妇失望了。

“你说这是大哥留下来的?很可笑。”

张寡妇看她那样,还以为她没找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不由得放下了警惕:“不然?噢~也对,你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吧。你以为他大半夜的跑出去做什么呢?抓贼?呵呵,看来大娃的保密工作做得挺好的。”

“我没做。”夏亭还没说什么,后面的男人就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低声在耳边说了起来,连声音都有些焦虑呢。

夏亭没说什么,只是捏了捏他的手让他放心。

其实,张寡妇那番话里面,已经露出破绽了。她说昨晚上在家没出来过?她又知道昨晚上发生了什么,就大哥出去的那段时间,顶多是仓促完事再加上来回路程,可来不及说话的。只有她真正知道发生了什么,参与进去,才能说出那么一番话。

“很抱歉告诉你,你这裤子做的真的很精致,也很……模仿得很相似。但,赝品始终是赝品。”夏亭用小花当作棍子,把那裤子甩到张寡妇身上去。

张寡妇努力保持镇定,“别说笑了。有什么就赶紧说吧,我要睡觉了。”

“我和大哥的衣服,那针线活都出自我之手,尤其是这种比较隐秘的,而且,我有个习惯,在结束那一下会打个比较特殊的结,藏在线头里面,而你这个……”夏亭指了指,“是没有的。”

张寡妇还想说什么,夏亭直接打断了,“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去看看。大哥现在穿的衣服上,都有那样的标志。”

顾霖看了眼夏亭,把外套脱了下来,递给了村长。

村长大老爷们,哪懂那些,夏亭又不着痕迹地提醒了几句。

找到了之后,又给那些长老看了一遍,然后把张寡妇那条裤衩也看了个遍……

在这其中,张寡妇的脸色慢慢变得惨白……

“就算这样,也只能你们证明大娃不是这里的客上宾而已,除此之外,你们还能说些什么?”

夏亭努了努嘴巴,漫不经心道:“你好像忘记了,那黑衣服可怎么解释?”

“这只是平常衣……”张寡妇苍白的解释。

夏亭截住了她的话,又乘胜追击:“如果说这是平常衣服的话,那你刚才那话是不是说明了什么?大哥既然没来你这儿,你半夜也没出门,又怎么知道发生了事情?又怎么知道大哥半夜出来是抓贼的?你好神噢!~大概有半仙的程度了吧。”

“叮!‘拆穿张寡妇阴谋,还大哥公道’任务完成,奖励肥料一袋,奖励放在背包里,请注意查收哟。”

夏亭连忙打开背包一看,笑了,肥料有5斤,不算多。但如果是用在紧要关头,却是很管用。

张寡妇在众人的注目下垂下了头,双手捏的紧紧的。

“汪汪!”就在这个时候,小花表示他需要出场邀功。

“还有,在篱笆附近,我们事先撒了黄青粉,你应该踩到了,也沾到了,小花还有这只猎犬闻着气味不约而同地来到你家,你还有什么可抵赖的?”夏亭摸了摸它软软的毛发,奖励性地拍了拍它的头。

……程,张寡妇失去了言语。

“黄青粉有颜色不可否认,这不是没味道的么?”在众长老之间,突然有人问了一句。

夏亭没有说话,看向了村长,这话,他说出来比较有话语权:“黄青粉,咱们闻着没味道,但是动物却是能感知到的,只要经验老道的打猎的壮汉都能知道。”

如此一说,大家都彻底没了疑问。

“没有反驳了吧?没有反驳,就来人把她抓走吧。”证据确凿,村长一声令下,谁敢不从?

“慢着!”部人顿住,看向了她。

张寡妇缓缓抬头,没有了一向的妖娆,双眼中噙着沧桑和……慨叹?

“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顾霖揽住了她的肩膀,夏亭想了想,道:“平心而论,我做人对得起自己对得住他人,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你做错事受到惩罚,就够了。至于你的动机,不重要了。”

是的,与她而言,已经无关要紧了。

其实,要猜的话,不用说她也大概知道。何谓呢?无谓啊。

大约是夏亭她这种态度出乎了张寡妇的想象,突然之间,没有了锐气,身上那种味道,是当初夏亭喜欢的:“我很羡慕你啊,甚至是嫉妒。你身上有我,想要的,奢望的,所有。那么,我就看着你今后有多幸福吧。不要走我的老路才好。”

张寡妇说了一大段莫名其妙的话,在场好几个男的变了脸色,夏亭一脸莫名,张寡妇深层意思没懂得,表面上是懂了。

她抬头悄悄地看了眼顾霖,却刚好和他的眼神对上,自己的表情没来得及收敛,一尽被收入眼底。

夏亭立刻又把头转了回去,惹得后面男人低声的笑了起来。

“你也不是我们宗祠里的人,这可不是我们村里解决的问题,走吧,去见官。”村长率先走了出去,长老们也紧跟其后,张寡妇解决完,还有个秋月等着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