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八十一章:那一瞬的抉择

()

没等夏亭说完,顾霖就一个箭步冲向前了,贱男早有预备,竟躲开了顾霖的抓捕。

地表已经不能承受太多,受这个限制,顾霖根本不敢展开手脚,瞬时间竟对峙了起来。

“你冷静点,大家都没有放弃你。”为了安抚她,夏亭说话也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什么字眼让他敏感,又再发疯。

夏亭相信他是怕死的,至于他为什么敢这么肆无忌惮,无非是因为对这环境很无知,夏亭深知其害,但奈何那男人看不上夏亭区区女流呢。

而且,他现在,显然是觉得大家对他没有办法了。

“我们三个去包抄他。”秋冶突然在身后低声说道。

顾意会,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悄悄走开了。

夏亭知道他们的意思,为了转移贱男的注意力,只能不停地说着话。

就在刚才,大叔醒过来了,看到发生的这一切,眼里闪过自责和坚定。其他人,依旧无动于衷。仿佛行尸走肉,也似是冷漠看客墙头草,哪边得势跟哪边。大叔身上满是灰败之色,就算其他人不讲,他也清楚自己的情况啦。

他有些感慨地抬起头,透过层层树叶望向天边,那缕阳光似乎能带着他的魂魄回到家人身边。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这一堆被美色熏昏头脑的虫豸,醒醒吧!到底是谁害了你们的命?古时有……”突然之间,贱男爆喝了一声,情绪激动,乍一看形势,贱男已经被围住。

估计是发现了情况不对,在做最后的挣扎。

就在局势非常明朗的情况下,一个不防备,贱男像是爆发了潜力,东躲西避,他像泥鳅一般躲过了三个人的围攻,夏亭大惊!

三个男人见势连忙去追,贱男孤注一掷,逃脱了!

他疯癫似的从胸腔里笑了出来,顿时间“哈哈哈哈哈哈”的声音响彻四周。

他故意蹦着、大力跳跃着,挑衅着:“不是说很危险嘛?危险呢!危言耸听,一群窝囊的人!我见你们这帮人,都得死啊!”

他一蹦,夏亭的心就一跳,呼吸就一紧,到最后,连嘴唇都发白了。

一开始没多大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竟觉得地表开始震动了。

“大哥二哥,秋冶,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远离些!”夏亭顾不得理睬那智障贱男了,他不要命,她也不管了。

她能做的就那么多,他不听,就算了。

三个男人很是配合,随便收拾了点东西,一拖二二托三的,每个伤残人各自搀扶着,大叔由大哥背着。

其实,大叔的情况不易移动,但现在紧急情况,没办法了!

“干嘛要走?不是没什么事情发生吗?”终于,还是有人质疑了。

那贱男不近不远地跟着他们,还在那蹦,见到大洞,还故意加多一脚,拿着粗枝干扔下去,似乎这样,他能快意许多。

夏亭来不及解释,只顾着找路。

至于那些人走不走,不是她考虑的了,能说的就那么多,她都说, 仁至义尽。

贱男那疯子,他们束手无策了,已经错过最佳抓捕时期,只能退让或者智取。

只希望……有时间。

“轰隆!”

顿时间,体寂静。

疯子也不蹦了。

“轰隆隆!!隆!!!”

从呆滞到惊慌最后到恐惧,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这声音,动静可不小,连夏亭都觉得绝望了,更何况其他人?

前面是悬崖,后面是越来越近的山体崩塌,不就是死路一条吗?

或许?她一开始不那么冲动,没有惹怒贱男,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顿时间,夏亭感觉自己身上背负着9条生命。

其实,夏亭完是想多了,贱男那样的人,不管夏亭退不退让,始终会是搅坏一锅粥的老鼠屎,今天这样的局面,只是早晚的问题。

他们一群人往悬崖边去,都小心翼翼的,还有一段距离,希望引起的崩塌不严重。

“你们快给我滚开!”疯子后来居上,竟然还赶超了夏亭他们。

顾不得争执,夏亭一行卯足劲往前走。

其他人都往前走了,就只剩下顾霖和大叔落在了后面,夏亭也跟随左右。

“呼……放下我吧。大叔我贱命一条,也活够啦。”大叔奄奄一息,那些伤口又开始重新裂开。

顾霖没有说话,现在争分夺秒的,容不得分散一丝力气。

“大叔,不要说这些话,我们说好一起回去的。”夏亭有些哽咽,这是第二次,她离死亡这么接近了。而且,还多了几个自己亲近的人,比说一次,更为难受。

大叔没有说话,轻轻地阖上了双眼。

夏亭还以为她的话起作用了,也没在意他的异状,只管着赶路。

“大哥,我跟你换!”顾从前面跑了回来,建议和顾霖轮换着背。

夏亭抽空看了眼身后,倒吸一口冷气,“别回来!继续走!”

就在这时,大叔冷不防说了句:“如果回去了,记得给我妻儿带句话他们俩,要照顾好自己。”

夏亭和顾霖都没有过来,大叔突然爆发了大力气,推了顾霖一把,顾霖没有防备,趔趄了一下,手下意识地松开要撑地。

“不!大叔!”夏亭嘶喊出来,手伸了过去,但还是眼见着大叔被乱石压在大山底下,大叔的脸上,还带着笑容和恳求。

顾霖回过神来,拉着呆滞的夏亭马上就跑。

这回,他们速度提了上去,暂时远离了危险。

快到悬崖边上的时候,身后的“轰隆”声慢慢地消散,他们的速度也慢慢地降了下来。

“呵、嘿!你、们看,那老不死的,还是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贱男~~根本停不下嘴,刚脱离危险,又开始说了起来。

夏亭仇视地看着他,第一次,她无法原谅一个人,第一次,她那么希望一个人死去!

“还说……都是你啊,垃圾!如果不是你,我们根本不会有危险!”夏亭用尽力地吼了出来!

“死的应该是你啊,都是你,我们才会那么危险。待会儿吃什么都不知道。”这回不仅仅是他们四个人对贱男有意见了,一直沉默的其他人也说了起来。

他们逃亡得急忙,什么都没带。

那些蘑菇,都没带。

今晚,是个

问题。

顾霖和秋冶二话不说,找了条树藤,就把贱男给绑了起来,经过了刚才事件,他也不敢大动作逃跑,只能束手就擒,嘴上吵着嚷着了。

夏亭嫌吵,随意地拿条手绢塞到他嘴巴上,瞬间世界安静了。

这边彻底荒芜了,连树根都挖不出来吃了,只剩下夏亭水囊的水吊命。

“我们先别慌,如果没有意外,外面的人估计也快找来了。”大家以为这回要死定的时候,秋冶来了这么一句,又给了大家希望。

夏亭也一下子抬起头来,她有点不确定,这秋冶是想要安慰大伙儿,来个善意的谎言呢,还是来真的?

秋冶回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夏亭看着大哥,又看看二哥,终于笑了,虽然很浅显。

找了个地方,他们又原地歇息了,没有食物,不动作才能最少地消耗体能,撑的时间更长。

夏亭摸了摸袋子,她的肉干已经没有了,但三个男人应该都还有,这分量却根本不够9个人吃的,不能被他们发现,很有可能会被抢了。他们要找个机会,溜到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吃了才行。

夏亭琢磨着,怎么跟他们说这事。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睡得半熟,夏亭悄悄睁开眼睛,眸目清明,没有一丝睡意。她轻轻地摇了摇大哥,见他睁开眼睛之后,做了个“嘘”的手势,拉着他就往深处走。

她一直在大哥身边,晚上的时候都能听到肚子“咕咕”叫的声音,知道他饿了。

“我们不是还有肉干吗?趁没人发现,快拿出来吃了。”夏亭催促道。

顾霖从怀里摸出肉干来,撕出一半给了夏亭,道:“你吃,我不饿。”

夏亭推回去:“我不饿,你一个大男人要吃点东西,不然到时候怎么保护我?”

顾霖很坚持,最后还是夏天和他在那一半中撕开两半,两个人一起吃了。夏亭第一次觉得,这干巴巴硬邦邦的肉干如此美味。

要走的时候,顾霖突然喊住夏亭。

“怎么了?”夏亭一个转身,眼前就是放大的人脸,嘴唇碰上了一片温热,转身即逝。

顾霖撇过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你在身边,真好。”

夏亭没有回话,只是主动地牵起了他的手,一起回去了。

夏亭如法炮制地让另外两个男人也都去吃了肉干,喝了银水。

在绝望中过了两天,内心在一次次的崩溃中,他们终于迎来了曙光。

起初,夏亭还以为是饿出了幻觉,直到其他人都忍不住兴奋地大声回应的时候,她才欣喜地发现,他们要得救了。

为了方便行动,他们把贱男给松绑了。

“我们快走吧!但记得要看准路,不要踏到松软的地方……”夏亭也很兴奋,但仍然记得嘱咐各位。

她不想在最后,出现个意外。

“快看!就在前面!”

有人指着,夏亭顺着看过去,的确看到人影翻动。

没想到,竟曲径通幽,以为是绝路的那里,有一条一人通行的小道,只是很危险,旁边就是悬崖峭壁,一个不注意,就是万丈深渊。

“我们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