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六十七章:竟是他

()

“桀桀桀……”

这个后院是专门给下人住的地方,但意外的,庭院很大,下人却很少。就目前来说,夏亭就碰到守门人,一路过来,就听见这个人的声音了。

夏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工具”放下。

模糊听见里面有人说女人的事情,夏亭下意识走了过去,缓缓蹲下,耳朵贴近门边听墙角。

一会儿,里面没有了声响。

时间有限,夏亭悄悄地站了起来,沾了沾口水,在窗纸上戳开一个小洞。

拿眼睛去瞅的时候,看到一片肉白色越来越近,夏亭吓了一跳,往后走了一步,踩到了断枝,发出了“嘎哒”嘣脆的声音。

“是谁!?”男子很是警惕,大声喝道。

不好!

夏亭四处搜寻着躲避的地方,却发现目及之处都是亭台楼阁,或者空地,除了旁边的灌木草丛。

如果对方走出来仔细看的话,她很快就会暴露了。往远处走的话,肯定能让人发现动静的。

听见里面开门的声音,来不及多想,夏亭往灌木丛里钻了进去。

她尽可能地趴下,从灌木间的缝隙瞧着动静。看着对方的脚步越来越近,夏亭悄然捏紧了自己的拳头,离她自己还有五步远的时候,她抓起了一把沙子,只要他再近两步,她就向对方眼睛撒一把沙子,趁着对方忙乱失措的时候,趁机逃走。

只是,逃脱的几率很小。

夏亭的冷汗直流,感觉整个身体都被心跳打鼓的声音操控了。

近了!

夏亭紧盯着来人,身蓄力,呼吸放缓近于屏息,就在她准备起来的那一秒

“喵~~喵!”

“我去你的!原来是只贱牲畜!”男子一脚踢向那只小小的东西小喵咪“倏”地一声跑掉了。

夏亭继续潜伏,趁着男子转移了注意力,观察起他的样貌来。

背着光,男子的样貌很模糊,却还是能看见脸上有些黑黑的细线。夏亭双眼一眯,感觉自己无限接近真相了!

男子晦气地“呸”了一下,叨叨地走回房间了。

原本想继续上前看清他真面目的夏亭,突然停了下来,静待着。

果然,没多久,男子突然又打开了门,环顾了四周,表情变得疑惑,喃喃道:“难道真的是我多心了?见鬼了。”尔后才又回到房间里。

夏亭知道今晚已经错过时机了,男子警惕心很重,如果她再贸然行动,被发现的可能性极大。

反正今晚已经大概确定了人,明天白天的时候逮逮人,再次确认下就好了。

夏亭悄无声息地走回到放“工具”的地方,经过守门人那的时候把头微微低下,光明正大地走了。

等人走远了,守门人擦了擦眼睛,晃了晃脑袋:“今晚头咋那么重呢?难道昨晚玩太久累了?连看着大娘都觉得身材变好了嘿嘿。”

夏亭走出那片“富人区”的时候,看见顾在一棵大树下等着。果然,他还是没能放心回去呢。

她和顾对上眼神后,示意了

一下,一前一后地走了。

虽然是天黑,但她“身份”在那,还是要做做样子。

“怎样,今晚没什么事吧?”

夏亭心里暖极了,二哥一开始担心的还是她的安问题。

她喝了一口暖茶,放松了心情之后,才缓缓道:“没事。而且我大概可以确定,那脸上有疤痕的人,应该就是他了。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背着光,不太清楚,但是脸上有黑黑的条形状的线,应该就是疤痕。”

顾皱眉点点头,“那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明天我去附近等着他出现。”一个下人,不可能天天都待在院子里不用做活儿的。

“正有此意。”夏亭和顾默契地对视一眼,彼此相视一笑。

“那明天我们就这样计划”

明天二哥去确认疤痕男,她去受害男子家去取样,找到小孩子的小零食,去医馆那核对,如果确定有毒,跟孩子母亲确认事情的经过,就可以报官抓捕那疤痕男了。

有小巷子的小兄弟作为人证,还有间接的物证,可以抓人证明清白了。如果能在疤痕男那搜到毒药,就更好了。

讨论完事情之后,他们俩小心翼翼地进房间。夏亭的房间和两兄弟的房间是连起来的,她进去的时候必须经过大哥的床边。她已经尽量小声了,还是被抓包了。

“你们今晚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

夏亭懊悔地闭了闭眼睛,认命地坐到了一边,和顾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吞吞吐吐地把事情说出来。

在另一边,一向妖孽风流的秋冶躺在摇椅上,此时胡髭满脸,紧闭的双眼下泛青的黑眼圈,还有那稍显毛糙的长发……无不显示出他风尘仆仆的样子。

“我离开的这些天,有什么事情变动吗?”

掌柜站在一旁,欲言又止,最后下定决心,还是说了出来:“德兴楼一切正常。但是,顾家那边最近不太平顺……”

秋冶睁开双眼,望向掌柜的眼神中带着凌厉,沉声道:“不是让你注意他们,有什么事情随时跟我汇报吗?”

掌柜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一言不语,“是小的失职。”

最后,秋冶看向了窗外,“罢了。不管你什么原因,我的忍耐有限度。说说事情吧。”

掌柜擦了擦冷汗,他以为这次总躲不过惩罚了,没想到还能逃过一劫。他的主子,终是信任他的。

“前些日子,顾家小娘子得罪了人,名声被污了,如今的闲言碎语很多。在最近的话,他们家麻辣烫据说有人吃出了问题,有一个小孩儿吃中毒了,现在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秋冶终是忍不住:“我不是跟你说过,不管我多忙,他们的事情都要跟我汇报吗?他们是我朋友,你知道吗!”到最后,情绪忍不住变得怒吼,声音干涩得近乎嘶哑。

他拿过一旁的茶杯,没有了平时品茶的闲情逸致,一口闷,干脆利落。喉咙这才舒服起来。

“少爷的命令不敢不从。”掌柜把头低下,很是谦恭。

秋冶注意到掌柜的不对劲,盯着他出神了一

会儿,眯了眯眼:“是不是有人不让你说?”

在这块地方,能让掌柜不听他的话的人,只有一个……

“抱歉少爷,小的自作主张,权衡了下利弊,凤少爷那边的想法对少爷更重要,所以耽误了些事情。”

“查!”

秋冶当机立断:“马上给我查这幕后黑手。”

这些天因为山贼的事情颇费心思,他已经好几日没有好好休息了,做完收尾工作回来的事情竟遇到这样的事情,秋冶烦躁地站了起来,打开窗看向外面人来人往。

“小的暗地里有稍微留意,这是最新的情况。”掌柜递过密封。

既然能做到今天,肯定不是省油的灯。表面上是听从了凤幽的话,背地里他在这里的时间比凤幽长,凤幽也没带什么人手,在他眼皮底下做些事情还是可以的。

秋冶接了过来,细细地拆封着,越看内容,眉头锁得越紧。

良久,他叹了口气,吩咐道:“准备马车,我要去顾家麻辣烫一趟。”

秋冶的马车刚好跟夏亭错过,她这时已经拿好物证,到医馆那做检验了。

“这位小娘子,结果出来了,确实有残余的毒性,但不致命。”大夫擦了擦手,把剩余的糕点还给了夏亭。

夏亭小心收好之后问道:“大夫,那这毒,跟之前那小孩儿中的毒是否一致呢?”

“是的。”

得到肯定的答复,夏亭信心大增,她感觉,自己差不多可以收网了。这两天的劳累,没白费。如果能为自己正名,都值得了。

接下来,她得找小巷子的小兄弟,说服他到时候做人证。夏亭摸了摸袋子的小钱包,心里隐隐泛疼。

突然,她被一股力量扯到一旁,她下意识地护住了口袋,看见眼前人的时候,整个人还是处在懵的状态。

“二哥,你干什么呢!”

“嘘……”顾没有回话,示意她看前面。

夏亭皱皱眉,看见那人的时候,吃惊地张开了嘴巴,“疤痕男!”

他出来了!还是驾着马车。

骤然,夏亭迷惑地盯着马车……

“那马车,怎么有点眼熟?”她感觉自己曾经看见过,但总是想不起来。

在镇上,能用得上马车的人,屈指可数。而且,还是她见过的。

“走,我们跟上去。”夏亭不打算放弃这次的机会,她决定追上去。光天白日的,她追上去看的话,只要不太过份,就不会被注意到。

当马车在德兴楼停下的时候,夏亭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放越大,她反而有些胆怯了。

如果……真是她想的那样,最后面,她该怎么做呢?

还是继续给自己正名,讨回公道吗?她的心情很复杂。

“别怕。走吧,迟早要面对的。”顾知道她的顾虑,帮她做了决定。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她重要,只要是关于她的事情,其他事情都可以放一边上。

当看到马车上下来的人的时候,夏亭的心咯噔一下,凉了一半,再也迈不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