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六十五章:搞出人命了!

()

“我家孩子就在你们这里吃了东西之后才闹肚子的,现在整个人都虚脱了!你有什么好辩解的!”越接近前堂,男子吼叫的声音就越大,颇有种要打起来的气势。

尽管场面有些失控,顾在那些人之中淡然处之,还是一眼能让人认出来。他身上那种令人心神安定的气质,不是所有人都能模仿出来的。

“你孩子之后还有没有吃什么东西呢?因为有一些食物,吃了是会相冲相克的。或许不是不干净的问题,是吃错东西了呢?”顾眉头微微皱着,头脑还是很清醒,他能理解父亲对孩子的在乎,但他还是很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那位男子显然是正在气上头,怎么会理会你说什么呢?

见你反驳,更是往上怼:“怎么?到头来还是我们的错啦?你想赖账是不是!”

“让孩子去看大夫了吗?如果大夫诊察结果还没出来,先别妄下定论。如果说,是吃了我们的东西才拉肚子的,我们认了,我们赔钱道歉。如果不是,还请各位擦亮双眼,我们顾家招牌,走得正站得直!”夏亭缓缓说道。每句话直中话题中心,直切根源。

她每一个步骤都很注意卫生问题,跟两兄弟说的时候也特意说了这方面,这次,应该不是他们自己的锅。

但不排除那个小孩子是不是吃了什么食物相撞了。

“我的孩子就是吃完你家的东西之后才那样子的,之前都好好的。嘶诶……不对。”男子神情变了,撸了撸袖子,双手叉腰,一脸疑惑和大悟的表情:“你们这是想赖账是吧!”

“如果说是我们店铺的东西出了问题,应该很多人都会出现相同病征才对,但你看”夏亭眼神示意扫了下场,“很多顾客都没有问题。”

这时候,群众里有个声音炸出来:“你看,又是那个女人扫把星!”

“哇,有她在,就算没有问题都有问题了……”

众人看着夏亭议论纷纷,夏亭眉毛不自觉皱到一起,联想到之前的事情,如果现在她还不知道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是人为的话,恐怕说不过去。

“你们无凭无据的,别血口喷人!”听见那么多人在说夏亭,顾一向淡漠的人,眼神变得凛冽,说起话来也很有气场。

夏亭按住了顾,微微摇了摇头。这时候,没有证据,越辩解,越让人起哄。

但这些天,她好像没得罪谁呀。除了那帮山贼……但这作风不像。

夏亭是竭尽脑汁都想不到会是一个可以说毫不相干的人做的鬼。

“这位大哥,我觉得你一直在这里找我们算账,不如先送你孩子去找大夫吧。如果大夫说的确是我们的问题,我们赔钱,如果不是的话,你就给大伙儿一个说法,免得大家以为是我们的店铺出了问题。”

无奈之下,夏亭只好先稳住这名男子的情绪,今天就算是波折些,她也要为自己正名。

接收到顾担心的眼神,夏亭笑了笑以示安慰。

男子犹豫了半晌,终是点头答应,还是警告道:“我劝你别搞花样,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

“二哥,你看着店,我跟着去瞅瞅。”店里的情况有点乱,正是饭点时候,还是有很多人来,她自己一个人恐怕顾不来,只能留下二哥看店,她跟着走。

临走前,顾悄悄塞了把银子给她,道:“如果不行,看下能不能私了,你别跟他冲,凡事懂得退让,回来找我们。”

夏亭郑重地点点头,顾目送她离开。

顾心知这事情不简单,亭子跟着了解情况了,大哥没法动作……他看了看店里的情况,基本上所有人都吃开了,这个时间点也很少人会来。他擦了擦手,往外面走去。

夏亭跟着男子来到他家里,看见床上那个面如菜色的小孩子昏睡着,旁边坐着一个妇人在那涕泪。这情形,看这对男女对孩子的重视程度,不似作假,应该不会拿孩子的生命安来讹钱。

“小孩子去看大夫了吗?”

妇人看了看男子,躲开了夏亭的眼神。

男子捏紧了拳头,似乎是不想吵醒孩子,抑制着自己的情绪,“现在看大夫要多少钱你知道吗?我们这种人家怎么看得起?”

“那还是要看。孩子的健康比较重要,钱我先出,但是,一旦查经不是我们店铺的问题,你就要给我们道歉。”夏亭当机立断,让妇人抱起孩子。

男子的心定了一定,心里对夏亭有些改观,但嘴上还是硬说道:“肯定是你们家店的东西出了问题。那天还是我家孩子拧着我买了你们家麻辣烫,都没买其他东西。”

夏亭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阴云。

“孩子是中毒啦!你们之前给他吃了什么?虽然不致命,拖久了依然很难搞呀。要是晚一点送来,恐怕就有生命危险了。”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大夫刷刷刷地写着药单,悠悠地说道。

男子愤怒的视线朝她直喷过来,如果男子说的是真的,那真有可能她家麻辣烫出问题了。当然,不是他们自己的问题,而是被人做了手脚。

是谁,要针对他们呢?同行竞争吗?有德兴楼罩着,应该没有那么大胆。

那就是私人恩怨?

夏亭深吸一口气,真诚地对着那位男子和妇人道:“虽然现在证明了是吃的问题,我也选择相信你们,但是,也请你们相信我,我不会做自砸招牌的蠢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孩子医药费交给我,请你们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男子盯了她好一会儿,夏亭也跟他对视着,没有丝毫的怯懦。

半晌,男子移开视线,看着孩子,低沉地说道:“我只给你3天的时间,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很好的答复,我就告官了。”

夏亭如释重负,有点想哭,终是忍住,向男子鞠了一躬,“谢谢。”

“叮!触发任务:寻找事情的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奖励:积分10分,请问是否接受?”

夏亭默默地接受了系统下发的任务。

给了医药费之后,她就马不停蹄地走了。她要抓紧时间找到线索,抓到真凶!

自从上午闹了那么一下,夏亭的名声更加不

好了,走在路上都会被指指点点。她受伤的那段时间都没有在前堂帮忙,没有很多人知道她是麻辣烫里的人,以免麻辣烫生意受到更大影响,她走后门回去。

想想回家竟然要走后门,夏亭想想就觉得丢脸。

夏亭回到后院的时候,顾正在那洗盘子。

“亭子,你回来了?你没怎么样吧?”见夏亭累得嘴唇有些发白,他赶紧去倒了杯茶。看见她是从后门进的,细想了一下,不免心疼。

夏亭喝了满满的两大杯水,才感觉活过来了。

看见二哥担忧的眼神,还有房间里的动静,两兄弟都在关心着她,心里暖暖的,就像是在外饱受风霜,回到家的港湾,还有家人的温暖。以前就当作口号,也没什么感触,切身体会之后,真的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没事~就是一场误会!”夏亭对着房间的方向,大声地说着。

夏亭回头看的时候,就看见顾还是盯着她,俨然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他们走远了一点,顾压低了声音:“说吧。我不相信你刚才的话。”

夏亭也没想瞒他,刚才的话只是对着大哥说的,他伤势还没好,心思不能太重,否则影响痊愈。

对着二哥,她觉得可以摊开讲,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带着孩子去找大夫了,听见大夫亲口说,是食物的问题。”

夏亭停了下来,看着井水的倒影,里面的自己头发有些凌乱,双眉紧蹙,眼睛无神,一副潦倒的模样。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强作精神:“他给我了我们3天的时候,找到下毒的人,否则就去报官了。”

她转头看向顾,“二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顾忍住了想要抱她进怀里的冲动,抑制住感情,扬起了笑容:“没事,亭子~你还有我和大哥呐。不用灰心。”

夏亭不知道,原来二哥真正笑起来,是这么阳光的!比电视上的小鲜肉的笑容都要好看呐,简直太治愈了!

不得不说,真的很有用,本来愁云满布的内心瞬间被一束阳光冲破,照射进心田。

“我在你出去的时候,就找人问了下,那个男子之前的踪迹……”

既然要找凶手,就要找到证据,顾首先说出了自己的做法。

夏亭有些惊喜:“有什么收获吗?”

“收获倒说不上,但是有些凑巧,也可以说,有点奇怪。”顾左手撑着右手,右手扶在下巴上,疑惑地继续道:“我能确定,不是咱们的食物这里出了问题,应该是在孩子吃了我们的东西之后,再吃了其他的东西,才出的问题。”

夏亭立刻摇摇头,“不对。那个男子说过,孩子除了吃我们家的东西,没有再吃外面的任何东西。”

顾笑了笑,语言有些轻快:“谁说一定是外面的东西才会有毒?”

夏亭震惊,嘴巴不自觉张开,“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