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五十九章:走马观花的一生

()

那对夫妻慈爱地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幸福的感觉萦绕在他们身边。母亲温柔地拍着啼哭的婴儿,渐渐地,婴儿停止了哭泣,长开了没有小牙齿的小嘴巴,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夏亭在一旁看着,嘴上噙着笑,身上灼烧刺痛的感觉也像有魔力一般,渐渐褪去。她的心情似乎被感染了,很平和。只希望岁月静好,时光慢些流逝。

夏亭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在这个蕴静温馨的庭院里,作为一个外来客人,还是上前打个招呼为好,免得被发现,惹来对方的惊慌。

“不好意思,无意惊扰,误入此处,不知此为何地?”夏亭停在他们1米外,让双方都感到舒适的距离。

夏亭等着他们的回应,但似乎……

“你好?”

夏亭尝试着触碰那位初为人母的母亲,却一下子穿过了她的身体,捞了一把空气。

夏亭愣了一下,心里有些发慌,同样地去触碰那父亲还有婴儿……不出意外,她完触碰不到,她说话,他们也听不到。

她……好像穿梭到别的空间来了。

她死了吗?

她又穿越了吗?

她作为一个灵魂,飘荡在这里,眼看着别人幸福,她却没有了资格生活。心里边,不自觉一痛,不等和大哥二哥告别,她就离开了。倘若大哥醒来,不知要如何伤心。

这不辞而别,她并不情愿。方才下定决心好好生活,又被命运玩弄般,和亲爱的人生死相离。作为灵魂的她,要飘荡到哪里去呢?她还能再见大哥一面吗?哪怕是短暂的告别。

夏亭的泪水一颗颗往下淌,飘散在空气中,如同颗颗水晶,最终破散,消失不见。

她这时候的心境和这家人幸福的时光形成鲜明的对比。她需要找个地方冷静冷静,这样幸福的场面,深深刺痛了她的眼,不是她酸,只是刚好戳中内心脆弱的地方。

她飘到墙角,刚想出去,却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狠狠地摔倒回院子中!在那一刹那,如同被雷击,背后火辣辣地痛着,夏亭抱住头,减缓疼痛。右手镯子上的嫣红火亮,有蓬勃的力量要冲破结界一般,最终又消灭,变回平时的样子。

父亲如有所感,看向了夏亭所在的地方,但什么都没看见。

逗弄着婴儿的妻子感觉到自家相公的异样,柳眉一皱,轻轻地问道:“夫君,怎么了吗?”

男人收回眼光,对上妻子担忧的目光,凌厉的眼光化作潭潭水波,撩了撩妻子散落的鬓发,用毕生最为柔和的声音道:“幂娘,没事,别害怕,就算世界与我们为敌,你还有我。”

妻子凄凄沥沥落下了眼泪,如同梨花落雨,“夫君,终归是妾害了你。”

男子把妻子和孩子抱在了怀里,眼里闪过沉痛之色。

夏亭待身上的疼痛逝去之后,才慢慢放松下来。她不知道的是,她整个灵魂状态,都变虚无了些。

她再次试着触碰围墙,结果跟想的一样,被反弹了回来。

那么,她是被困在这个庭院里了吗?到底是什么意思?夏亭把目光转

移到那一家三口上,他们,会是关键吗?

夏亭大呼了一口气……

脑子乱乱的,她丝毫想不明白自己经历的是什么。

会不会是她出去的打开方式不对?

“系统、系统?”她无所不用其极,就连系统都呼唤了,结果是没用的。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经历过刚才近乎脱力的疼痛,她精神很虚弱。还是先歇息一会儿吧。

就在夏亭睡过去的时候,镯子一亮,镜像转换,依旧是那样的庭院,依旧是那样的摆设,依旧是那对夫妻,只是变得更为成熟,嗷嗷待哺的婴儿,也变成蹒跚学步的小孩儿了。

夏亭突然惊醒,有些迷糊地看着这场面……

妻子的脸色更加苍白,如弱柳扶风,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忧郁,一双晶莹的眼睛饱含着情绪,望着她和孩子的顶梁柱。

丈夫满身革履,手拿细剑,一身正气,此时,他在另一边眼含复杂地看着妻子,有无奈、有爱恋,也有不舍……

孩子在他们两人之间,一脸单纯,看看母亲,再看看父亲,以为他们在和自己玩呢,笑得口水流了出来,露出了一颗小乳牙。

“真的非走不可吗?留下我们两母女?”妻子终于还是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知道他们看不见自己,夏亭光明正大地走到小孩子旁边,蹲在那看戏。嗯……果然,这角度不错。

丈夫的手骤然捏成拳头,眼睛闭了闭,掩盖了复杂的情绪,再次睁开的时候,满眼已是坚定的神色:“幂娘,我走之后,你定要护好我们的孩子,我相信你。”

此话一完,女人的无声泪水决堤,我见犹怜。

夏亭看了,也心有不忍。这好好的家庭,丈夫怎么就要走了呢?看着这身穿着,不简单啊~分明是去打仗了,古代打仗,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这让一个弱女子怎么熬得住?

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失去她爹了。

丈夫从怀里掏出一件饰品来,亲自戴在妻子手上:“这是母亲当年给的遗物,现在我给你,尽管远在万里,我的心依旧在你和孩儿身上。”

夏亭不想再看,分离的场合,那气氛和情绪,就算作为局外人,她也受不了。特别是这个幸福美满,相亲相爱的家庭,说散就散了。她睡了一觉,其实意识在游动,看着他们的变化,感觉过了好久,无时无刻不在身边,事无巨细,都印在了脑海中。

她走到了偏院的古井边,沉思……

其实,不管她走到哪里,那一家三口的生活情境都会像放电影一样在隔壁展开着,她没办法避开,只是主观上,不想看他们分离罢了。

人来久了,都有感情了。尽管她只是个灵魂。

她不知道自己来多久了,这些日子里用尽了所有方法,都没办法逃离出这个庭院。但夏亭清楚一点,应该跟那一家三口有关。她甚至猥琐地无限接近他们,连汗毛都要数清了,都没找着啥东西。

夏亭吹着不成调的口哨,仰躺在草地上,翘着二郎腿,放空思想。

忽然间,情境一变!夏亭一个鲤鱼打挺

,难道她终于要离开了吗?笑容未来得及绽放,她就看见丈夫在战场上厮杀,远处有弓箭手正瞄准他,不知道为什么,夏亭心一慌,往前冲去,大声提醒道:“小心你的身后!”

男人似有所感,往她的方向看了看……夏亭眼睁睁看着那弓箭射入他体内,看着他坠马,看着他被践踏……

不知道为什么,夏亭的心很痛,痛彻心扉……

她的手镯一红……

忽而,画面一转,庭院被大火笼罩着,妇孺的哭叫声,嘶喊声夹杂着噼里啪啦的木头掉落的声音。

不,不对,这是一家三口生活的地方!

她飘回去一家三口的卧房,看见妻子抱着已经昏迷的孩子,挣扎着要跑出来,头顶的房梁摇摇欲坠。

“别、”夏亭冲过去,徒劳地推攘着她们实际上连她们的身影都触碰不到。

“快走快走!快走啊!!”夏亭在旁边声嘶力竭,甚至上前抵挡着火光大冒的房梁,试图给母女留下生存的空间。

但终究……是徒劳。

房梁还是穿过她整个身子,准确无误地砸在了母亲身上。血迹流了一滩,很快被火舌吃掉。渐渐地,夏亭的眼前被一片火红吞噬,直到变成废墟。

在火团子中,母亲的手镯被映衬得发红发亮。

夏亭呆呆地,晕了过去。

……

“醒了醒了,亭子醒了!快叫大夫,快叫叶老!”

看见夏亭眼球转动,悠悠转醒,顾和秋冶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连忙喊大夫。

“身体已经无碍了,只剩下皮外伤。你感觉有什么不妥吗?”叶老细细地把脉过后,公布了一个好消息。两个男人的脸上终于显现出了喜色。

“我……”

“做了一个好长的梦……真实的可怕。”夏亭捂着眼睛,笑了出来,眼泪却也沿着脸颊往下流。

“噢,这是正常现象,被噩梦缠身,恐怕是你这些天来压力过大,加上经历的事情过多,给你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故而有此感。”

夏亭喃喃道:“可能是吧。”

其他人以为她只是被病痛折磨,一时间缓不过来,没过多深思。只有夏亭自己知道,她这一觉,目睹而经历了别人的一生,真实的一生。

“你们先出去吧。我没事了,我想静静。”夏亭现在不想说话,她心里有很多谜团没解开,她需要冷静一下,故而下了逐客令。

其他人没多想,听见她需要休息,也都很配合地离开了。

只有顾,离开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她的状态……不对。顾清楚,但有外人在,也不好说什么。他其实知道夏亭身上是有些秘密的,但她不说,他也没戳穿。他会等到那么一天,夏亭主动告诉他,他选择尊重她。

“系统!”

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知道你在,不用装死!以后不要搞这样的小把戏,现在不出来,以后都别跟我联系了。”夏亭语气冷漠,硬气得很。

她的手镯一红……

“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