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五十一章:假善意

夏亭忽然想到,她不是有个可以增加亲和度的技能嘛,凤幽对她敌意那么大,对他施展亲和度++,不知道行不行呢?

毕竟,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呀。就算不是朋友,点头之交也ok了,她不强求。现在时不时的瞪眼、嘲笑,她真的快要崩溃啦。

了解了技能的使用之后,夏亭猛然发现,这技能居然不能对凤幽使用!

“叮!受施者敌意值过高,无法增加亲和度。”

夏亭懵了,居然还能有这顿操作!

也就是说,对方太恨你了,你是没办法让他对你改观的。但他们不是第一天见面嘛?

百思不得其解,夏亭选择放弃思考。

秋冶不知道他在别人面前会怎样,在他们面前是没有任何收敛的,一顿火锅下来吃得形象全无,快乐得像个胖子。果然火锅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一顿下来,什么菜都没有了,全部人吃得肚子饱饱的,斜躺在那神游。

秋冶突然对着夏亭来了个大拇指,道:“你这真还可以。我敢保证,绝对能做得很好。”忽然,他鲤鱼打挺般,向前倾过来,“如果跟我合作的话,三年内、不!一年内,这样的店可以开满整个朝代。”这时候的他,眼里充满了野心。

顾霖暗自拉了拉夏亭,夏亭回握,丝毫没有心动:“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的心没有那么大,只想在这一寸之地有个立足之处,过好自己的小生活。”

秋冶眼中带有遗憾,却还是有着满满的欣赏。

“呵,也就你热脸贴冷屁~~股,这所谓的‘火锅’,不也就这样?”

若不是看在秋冶的面子上,就算他是权贵,夏亭也想抹黑给他揍一顿。这人,真的嘴巴太欠了。怪不得他一开始看不惯她人,说实话,她也看不惯他的说话风格,算是两看生厌了。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先回去了。我待会儿再走。”秋冶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回事,一来就浑身刺,让他在这个女人面前毫无面子,因此语气也变得冷硬。

被这么一说,凤幽的脸上青一块红一块,马上要发飙的样子,就在夏亭以为又要爆发一场的时候,他竟将头扭到一边,很是傲娇地离开了,他的小厮随后跟着,大气不敢喘一下。

被这么一闹,好不容易热起来的氛围又尬回了原点。

秋冶好像个没事人一样,自顾自地享受着,也没有给凤幽解释什么。这关系,到底算好还是不好呢?

“霖兄,你找了个媳妇儿可真行!只希望以后有合作机会的时候,请务必想起我们德兴楼,我们很乐意合作。”没一会儿,他又带回原本的话题。夏亭这路走不通,秋冶转向顾霖。

或许是他这样的态度让顾霖颇为欣赏,顾霖同样很给面子地予以正面答复。至于是否合作嘛,他媳妇儿说了算。

毕竟都是男人,不管是在什么领域或者什么阶层,总有个话题能让他们聊下去。见他们聊得畅快,桌上很多东西还没收拾,夏亭就先收拾东西了,今晚上,他们还是要先回村上。跟家里人打招呼了,再过来这边作最后的收拾。

老早之前,夏亭就跟两兄弟说过开店的事情,也跟二哥说了大概要制作的木具——就是摆在门外让顾客可以挑选菜品的架子,到时候用牛车运出去就行。

清理了一堆垃圾,夏亭拿出去倒的时候,刚好碰着在门口等着的凤幽。

咦?他不是走了吗?

看这架势,好像……是在等她呀。

不过,对方没有先找来的话,她还是当看不见吧。

夏亭低下头,努力地试图缩小自己,扔了垃圾在后门之后,离门口还有5步远……快到了、到了,到!

“怎么,这么大个人站在这,你眼瞎了看不见吗。”

夏亭站定,定了定神,回身“嘿嘿”笑道:“这不是看见您没有说话嘛,我没想到你是找我的。”

见到夏亭那傻样,凤幽神情中的鄙夷之色更深更裸露,“你哪来的脸觉得我在找你。”

哦豁,完蛋。这话,怎么聊!

不是在找她,喊住她干啥?干巴巴羞辱呀~要不是看在他是秋冶的朋友份儿上,而且她和秋冶有合作,才不伺候那明显被娇惯的大少爷脾气呢。

“你们这些女人总是这样子,自以为是,结果什么都不是。”

夏亭本来还忍着忍着的,这人也太不懂事了,说她就算了,怎么就上纲上线,整个女性同胞们都被骂了呢。

“女人怎么你了吗?我怎么你了吗?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吧,自问没有对你有任何不友好的地方,你这样的态度是不是有问题?”

夏亭懒得装了,这人分明是找茬的。

“呵,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秋冶那傻子恐怕被你骗得团团转。”凤幽有一刹那的惊愕,仿佛是没想到夏亭反应这么大,毕竟,她一开始都是软柿子一般,看起来很好捏的呢。

“秋冶是不是傻子我不知道。毕竟他能把德兴楼开得那么大,但你,我很清楚的知道,你是个疯子。还是满嘴粪~~便的那种。”骂起人来,夏亭可不逞多让。本来想着来者是客,多多包涵忍耐的。

但这人,真的,让她太不感冒了。

凤幽气得满脸通红,愤然走过来,抬起手就想打夏亭。夏亭一个躲闪,把门关起来拴住。

说他是男人,真的太给面子了。这小肚鸡肠,还有那态度……真不知道秋冶是怎么忍受这样的人的。

看秋冶那人也比较看得开的,怎么就有个这样的人玩呢。

“开门!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凤幽在外面将门拍得极响,要不是木门结实,恐怕要拍下来。

在他再次拍门的时候,夏亭反拍回去,“开门?让你来打我吗?”夏亭内心的火熊熊燃起,“你简直像个神经病在无理取闹。如果不想把事情闹大,今天这事就这样。不然的话,我也不怕你,我和秋冶还有合作,如果你要对我怎样,秋冶肯定也有损失。”

凤幽停止了拍门,脸气得发白,头上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都凌乱了,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了。他透过木门死盯着里面,他知道那女人就跟他隔着一扇门,这狡猾的女人!

“你别想在秋冶身上得到什么,我们可不是你能惹的!”凤幽眯了眯眼睛,眼里闪过杀意。

尽管隔着门,她也能听出这语气里的认真和杀气,原来是警告呢。

“这你尽管放心,我和他之间,只有利益上的关系,不会有任何关系。你们的任何事情,我都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

夏亭突然之间有些后悔向秋冶借钱盘下这店铺了。欠了个人情,如果让这凤幽知道的,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她要怎么死了。

至于凤幽……她隐约感觉到的对秋冶的占有欲,她不想知道,更不愿意知道。这上流社会的腌臜事,不是她这般小市民能知道的。

“再过没多久,我们就会离开。这段时间,你莫想作妖吸引他的注意,你在他眼里,不过是暂时感兴趣的玩~~物罢了。”

夏亭真的很想打开门抽他两嘴巴子,嘴贱得很。听他语气间,跟秋冶应该是非常要好的才是。但如果这么要好,感情坚不可摧,为啥千辛万苦等她收拾垃圾出来,特地来警告她呢?还明里暗里地跟她表明他和秋冶之间不同凡响的关系。

“随你怎么想。我有我的家人和生活,我只按照我的小日子过,我还希望,你们不要来打扰我们呢。”的确,她真不想和秋冶除了生意上的事之外,有过多的交往。

看来,之后洽谈的事情,她还是交给大哥去做吧,让他跟秋冶商量。她嘛,就做幕后,专心管好后台就好了。

说完这话之后,夏亭就走了。没管凤幽讲没讲完话。这次,算是给她一个下马威,一个巴掌一颗枣吧。只是这枣,还是威胁的成分很大。

时候不早了,再不回村里恐怕天黑都赶回去了,天黑之后那些山路还是很危险的。

她回到客堂的时候,刚踏进门就闻到一股酒的味道,看见大哥脸上那两坨红晕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要疯掉。还有秋冶,看起来没啥,但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眼神里缺少了凌厉感,多了几分呆意。

这两个男人,趁她不在,居然还喝上了。

“嗯,咳咳,霖兄,你媳妇儿回来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说完,还对黑脸的夏亭笑了笑,感觉在说:你看,我多乖。咋知道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踉跄,就睡倒在那了呢。

顾霖掐了掐自己的人中,将秋冶扶到一旁的座椅上。别看他一副喝醉了的模样,实际上比秋冶要清醒得多。

“阿亭,他喝多了。要不到德兴楼找掌柜的,让人伺候他回去?”夏亭点点头,但她没跑出去,而是转身往后院走。再次出来的时候,端着热腾腾的醒酒茶,道:“这有两碗,你待会儿喝一碗,秋冶能喝就给他喝,喝不了的话别管了,我现在去找人。”

“辛苦你了,是我大意喝太多了。”顾霖有些抱歉,一时愉快竟喝多了。

夏亭笑了笑,其实她还挺高兴的。平日里,她觉得顾霖还是太压抑自己了,偶尔释放下,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