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五十章:迷之氛围

大哥运果酱还没回来,回去也没地方待,她就先在这店铺待着,到处逛逛可以想想布局,到时候怎么安排人员和工作。

后院的房子足够他们住,她也可以有一个独立的房间,甚至还多出了一个客房,后院正中间是一块凹下去的平台,中间有一口井,以后可以在这里进行各种清洗。

客堂要做好通风,否则会弄得一股气——没错。她这次准备开麻辣烫店!蔬菜类可以自给自足,基本不用在外购买。而且,麻辣烫方便又快捷,还能多重选择,应该会挺受欢迎的。

汤底的话,用猪骨头作为原材料熬汤就很好了。她发现卖猪肉的都是把肉剃光,骨头直接扔掉的。她去买的话,应该不用花几个钱,甚至,到时候买猪肉可能还把骨头免费送给她了。

素菜的一律1文钱一串,荤菜2文钱,到时候让二哥帮忙做签子,荤菜的签子做个小记号,到时候数签子收钱就很方便了。

在喝的方面,免费供应水,但她还打算推出凉茶,毕竟在这块湿热的地方,吃太多麻辣烫恐怕要上火,这时候来杯凉茶就再好不过了。

夏亭算盘打得噼啪响。想到以后收钱收到手软,她就幸福得不得了。

夏亭在这边构想,那头的秋冶却不打算放过夏亭,一个劲儿地缠着她来问。无奈之下,把自己初步的想法告诉了他,但个中的小技巧,她还是守口如瓶。秋冶也是个知分寸的,知道差不多了,就不再纠缠。

不过这也已经够秋冶震惊的了。没想到在这么个穷乡僻壤,能遇到个这么有趣的人儿,倘若去到京城发展,那要不得了。

他都有种纳贤的想法了,可惜……身为女儿家,有诸多不便,若为男儿,定能有一番作为。个中曲折,恐怕非一般女子能承受得了。

夏亭想着回村里暂时也没她什么事,家里的果酱基本上酿制了,方法两兄弟也知道,她不回去也行。反正店面也买下来了,她可以趁早准备下。

因为买这店面借的是秋冶的钱,她手头上还有20两,足够重新装饰下店面,还有开业用的原料了。

好在她一直有开店的想法,所有的事情都打理妥当,不用担心不够人力物力。

“你要是有事的话,可以先走啦,不用管我,我现在想收拾下店铺。”夏亭撸起袖子准备干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边一直有个甩不掉的男人,只好委婉下逐客令。

否则,他在自己身边,自己也无法安心做事情。

“不,我一点都不忙。你收拾你的,我看我的。”俨然,秋冶并没有要离开的想法。

他一个大少爷在这,不也是碍地方么。

夏亭背着秋冶翻了个大白眼,暗自吐槽。

秋冶打了个喷嚏,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殊不知被眼前这个小女人暗暗地骂了几十回了。

夏亭来到后院收拾的时候,秋冶一直也跟进来了。正有聊有说的时候,前面传来了一阵骚动。

奇怪,她刚把店铺买下来,也没谁知道,怎么就有人来了?

莫非也是要来盘店的吗?

夏亭放下抹布,往前面走去,她得去宣誓主权,免得那么多人觊觎着这店。

“不好意思,这店已经有主啦,过几天再开业,感兴趣的可以过些天再来光顾。”

夏亭打量着面前这个人,尽管穿着简单,但投足间尽显贵气。站在他身后的应该是小书童或者小厮……

咋来了个这样的人?

看他眼神间丝毫不掩饰对眼前环境的嫌恶,却还待在这里不曾离去,夏亭知道对方应该不是奔着她来的了。

她转身看向闻讯而来的妖孽,翻了个嫌弃的大白眼,转身做自己事情去了。

这货,净惹些人来。

“噫?亭亭,你这是怎么了?”莫名其妙又遭受了白眼,秋冶表示他很无辜,看见前面来人之后,他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语调转换,“你来了呀,怎么过来了呢?这里还没弄好,脏得很。”

对方嘴角提起,微带着苦涩,“你也知道脏,怎么也屈身过来了?还为了这么个人去……”

见他要说出一些话,恐引起夏亭不自在,他连忙打断:“不碍事。不要故意找事说!”

或许是心急,语调稍显严肃,这让对方更难以接受了,“你为了这个人,竟如此对我?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夏亭离老远的听不太清,但稀疏能听到,似乎与自己有关。难道……是因为这个店铺的缘故吗?但这又和那个男子有何关系呢?

怎么……她感觉他俩之间,关系不一般呐?

夏亭内心燃气熊熊的八卦之心,奈何好奇害死猫,她还是别作妖了吧。偷偷地、竖起耳朵,就好,嘻嘻。

夏亭出去的时候,气氛蜜~~汁尴尬。他们坐在两头,都不说话,各看各的。她走过来的时候,那个陌生男子死死盯着她,若是眼神实质化,她恐怕死了几百遍了。

不过,这男的……撇开脾气不说,外貌跟秋冶不相上下,很是养眼,在人群中很有辨识度。一看那气度,就知道不是从山野间出来的人。夏亭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陶瓷店老板的那话……莫非,他们两个就是京城来的权贵?

这故意低调的来这镇上,是为啥事呢?

“你是不是忘了你来这是为何事?只顾着儿女情长……”

“够了!”

“嘭”地一声,夏亭吓得一震,有点慌……咋聊着聊着还能吵上了呢?还不知道砸了什么东西,这都是钱呐,该不会算她的数吧?

夏亭使劲晃晃脑袋,把跑偏了的想法拉回正道。但她不知道,是否该上去劝架……上吧,她好像没这个立场,不上吧,这儿终究是她的地方,损失都是她哇。

秋冶冷着脸,看见门槛上有只脚要进不进的,想到是夏亭,脸色初融,道:“要进来就进来呀,你在怕什么。”

夏亭犹豫半晌,还是踏进去了,她挠挠头,有些拘谨:“诶嘿嘿,我就想问下……你们待会儿要在我这里吃东西么?我打算先做一份麻辣烫试试水,如果可以的话,就可以着手准备了。”

秋冶眼睛一亮,显得有些跃跃欲试:“麻辣烫?是什么东西?就是你这次开店的要推销的东西吗?”

夏亭点点头。

“你需要些什么东西?我可以给你准备。”过于期待,秋冶显得有些主动,这让一旁的男子又阴郁了起来。

“不用啦不用啦。”夏亭连忙摆手拒绝,“我可以自己搞定,你们只管吃就好了。”

秋冶有些乖地点点头,“我和凤幽都留在这吃,等你回来。”

夏亭才不管他什么反应,胡乱点了点头,逃也似的离开这修罗场了。太太太可怕了,这男生吵架,完全不亚于女女或者男女吵架呀。

两个男的加上大哥还有她,一共四个人,买了3斤猪肉一只鸡,还买了几种蔬菜。再买了配火锅的酱料……加起来60文左右。她今晚打算吃火锅,跟麻辣烫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比较方便。

当顾霖运完货回来,得知夏亭迅速地买下个店铺的时候,说不震惊是假的。当看到那店铺的大小和位置的时候,简直不能说话了。

就在他离开的这么短时间内,他的媳妇儿竟找到了如此优越的地方,还成功买下了!

家里有多少钱,他门儿贼清,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秋冶他是知道的,知道是借了他钱买下的店铺,顾霖那点疑虑才打消。

“这人不简单,他为什么那么愿意帮助我们?”顾霖把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

夏亭清洗着菜,旁边的汤底滚得差不多,把鸡的脖子呀鸡脚呀都先放下去了,这样子差不多是鸡汤,可好吃了。

一边清洗,夏亭一边回答:“他不是商人嘛,从我们身上找到商机了呗。他一直有想入股的想法,但我想我们先自己做……所以没有同意。他还没死心,所以还是对我么释放出了善意呗。”

除了这个想法,夏亭真不知道他们身上还有什么,是值得秋冶花时间讨好他们的了。

鸡汤的味道愈发浓厚,顾霖的肚子忍不住叫了起来,不知道到为什么,这心里的话脱口而出,“阿亭,你真是老天赐给我们的礼物。”

说完后,他似乎自己觉得不好意思,找了个借口就走出去了。

夏亭笑了笑,继续干活。

等所有东西都清洗完毕后,鸡汤也差不多了。她又自制了些酱料,对每个人的口味进行调配,把东西拿到客堂去的时候,只见秋冶已经两眼放光,死死盯着她手上的锅了。

为了能让大家都围在一起,她还特地去打铁那找老板借了个围炉来用,兴许是觉得有生意可做,那老板也很爽快就答应了。如此他们才能在客堂围在一起吃火锅。

不过麻辣烫的话,就没那么费劲儿了。只是前期工作要做好,做两个热炉,把菜一烫,加上特制的汤底和酱料,啥都好了。

或许是美食的威力,那个被秋冶叫做凤幽的男子,脸色也好了些。她终于!不用再感受到那如芒在背的感觉了。

好歹,能好好地吃个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