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四十四章:守株待兔

“是不是有野兽去叼走了?”

夏亭这么想,也是以为他们那儿比较偏僻,也比较靠近山体,经常能看见野兽的爪印记。

然而,顾霖很确定地摇头,“不是。里面有很凌乱的脚印,是鞋子的印记,但是到了门口的时候,印记就不见了,应该是掩藏了。”

全家人顿时间陷入了沉默。

没想到,不想发生的真的发生了。

夏亭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招贼了。明明那么偏僻,他们做这事儿也没告诉别人,连王嫂他们一家都不清楚。

那个山头比较险峻,一般人都不会走那边上山,除非是故意走过来,否则不会发现的。

到底是谁?那么关注他们家呢?

“之前没有鱼的时候,咱们的稻田会有人来偷么?”

顾霖和顾瑀对视一眼,均是摇头。他们那块是贫瘠地,路又偏,几乎不来人。

大娘也忧心忡忡地走了出来,道:“那现在可咋办?损失大不大呀?要不我们趁早把鱼给卖掉吧。”

夏亭明白大娘是想把损失减到最少,但这不是良计。她以后,还是想要继续干下去的,而且,这时候的鱼刚能吃,但还没到最好吃的时候,稻田鱼的优势还没发挥出来。

现在拿出去卖,没有任何优势,不值钱。不可以因为一点挫折就退缩,这不是她做事的态度。

“大娘,不用担心。这鱼一开始也不需要成本,现在也不值钱,不急着卖。至于偷鱼的人……我们会想办法捉出来的。”

“但是大家都村里人,会不会不太好啊……”大娘还是担忧,毕竟她在这里生活几十年了,如果因为这个事儿,在村里闹开,恐怕也不好。

“娘,你就放心吧。这事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处理的。”关键时候,还是要顾霖表态。

打小顾霖就是懂事的,在顾瑀能做事之前,可以说这个家就是靠他支撑,大娘也比较听他的话。见顾霖发话了,大娘也就不再说话了。只是眉宇间,还是止不住的担忧。

日子是好了,但也多了闹心事。

“这样吧,我和二娃趁着天黑前,赶紧先把围栏弄好,然后找个人守夜,看能不能捉到贼。之后的事情,再想办法,行吗?”顾霖道。

顾瑀点点头,去拿工具。

夏亭也没有了做饭的心思,又不能完全交给大娘去做。她想着先做完菜,到时候再去看看吧。

她很想到现场看看,看有什么发现。

这个贼,也太让人恶心了。

总有那么些人,想着不劳而获,通过旁门左道,净干些偷鸡摸狗之事。她

她有想过会有人偷,没想到那么猖狂,那么迫不及待。

夏亭有史以来第一次做饭那么快,跟大娘说了几句,就跟着两兄弟的后脚出门了。

现场的痕迹比她想象的还要明显,怪不得大哥那么肯定是人为的。

门口的锁被砸烂了,稻田里边脚印凌乱不堪,一到门外就消失不见了。夏亭比对了下脚印的大小和深浅,应该是个女子!而且,这印记新得很,应该就昨天晚上做的案!

“阿亭、二娃,过来看,这里勾着有块布料。”

闻言,夏亭赶紧过去瞅瞅。

夏亭接过来摸了摸,不算是什么好的布料,比较粗糙,看着成色,应该是上了些年纪的妇人的,而且,有些眼熟。应该是她比较经常看见的。是熟人!

“我们分开再瞅瞅,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夏亭脑子里有点什么,但不确切。她需要多点证明。

运那么多鱼走,在这么短时间内,应该还没来得及转手。那么,要么在家里存放着,要么……效仿他们,把鱼养在田里?

如果是放在田里的话,没有一般的改造,鱼是没法存活的。而且,被人发现,应该会传开,这个放向不太可能。夏亭更好奇的是,外面为啥一点踪迹都看不见了呢,清理得那么快的么。作案的真的只有一个人?

证据不足,筛查不了人选。只能从他们最近接触的人开始排查了。

他们最近与人有纷争的,有小叔子一家,还有桃花家……

小叔子他们根本不会关心我们的稻田,如果不是消息泄露,他们不会知道;那就剩下桃花家了……

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思索着,夏亭循着稻田走到了回家的小道上,这Y型路,不就是当初她和桃花争执的地方吗?

那天……桃花来找大哥。

夏亭脑中闪过一连串的东西,灵光一闪!

就是那天,大哥二哥都在田里弄着稻田,完事儿后以为桃花走了,应该是桃花追过来看见了!加上上一次他们上门来找麻烦,恐怕桃花把这消息告诉她娘了。桃花娘典型的贪小便宜的人,不会放过这一块肥肉。

夏亭越想越觉得可能。不管是时间、地点还是事件,都和桃花家有关联。

“叮!触发任务:请宿主找出偷盗稻花鱼的真凶。奖励:亲和度+10(和陌生人见面,给人初印象良好),时间限度:三天内。请问是否接受?”

夏亭露出了一个信心十足的笑容,内心回答“接受”。

亲和度,对于她以后做生意,是很必要的。更夸张的说,简直是金手指。

本来刚才还不太确定,既然触发了任务,那真凶十有八九是桃花娘了,或许,帮忙掩藏踪迹的,还有桃花。以桃花娘的个性,一次得手,不会善罢甘休,尝过甜头,这些天还会再来。

索性,她就将计就计吧。来一招守株待兔!

夏亭把自己的想法和结果告诉两兄弟,随后又将设计桃花娘的计谋告诉他们,但告诫他们不要说出去,万一见到桃花娘也不要有什么情绪的波动,免得打草惊蛇。

两兄弟对视一眼,都点头赞成了。

如此,他们就开始行动。先将剩下的鱼群都赶到最角落的地方,一来让桃花娘走进去一点,事情败露的时候逃走艰难些;二来,鱼群在那,一时兴奋能让她放松警惕,便于让闻讯赶来的村民捉个现行。

同时,顾霖在门口前的一块地方挖了个小洞,浇上些水,使其变得粘滑,天黑的情况下,一个不注意能让贼人摔倒。

一晚上两人站岗,一个在Y型路口草丛那,一个就在稻田的门外树丛下,把贼人拿下后,一人负责捉拿,一人负责呼喊。

到时候人证物证俱在,由不得她狡辩。

当夏亭提出三人轮流守岗的时候,遭到了两兄弟的强烈反对。他们坚持让夏亭去睡觉,由他们两个守夜就好。

夏亭很无奈:“那怎么行呀,又不是一天的事情。万一今晚她不来呢?一天,两天?你们还受得了么?别贼人还没来,你们就先倒下了。再说了,白天你们还要干活,肯定休息不够的。”

两兄弟沉默了,俨然也知道这严重性,但还是不肯退步。

“我保证!”夏亭竖起三只手指,“我肯定会量力而行的。万一太累了,我会找你们换岗的。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就让我也守夜嘛,好嘛?”实在到最后,夏亭露出杀手锏,连撒娇都用上了。

如果还不行,她……她找块豆腐撞死自己算了。

等到晚上,万籁俱寂、夜黑风高的时候,夏亭穿着一身黑衣,头发还耷拉了一些下来以作遮掩,她和顾霖前后脚出门。等过半夜的时候,顾瑀过来接班。

“注意安全,千万要记得以自己为重。”临走前,顾瑀眉头微锁,再三嘱咐,对她自己一个人守岗表示非常担忧。

“放心吧,就在家门口。有事我会大喊的。”夏亭很是兴奋,对于危险什么的,她显得不在乎。

没有什么比自己亲手捉到小偷更刺激的事情了。

带上了防蛇虫的物品,连衣服也都被熏过了,她觉得万无一失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到了Y型路口,顾霖独自一人往稻田那边去,夏亭反倒担心大哥,那边漆黑无比,野兽经常出没,晚上还是它们溜达的时候呢。

夏亭走到半人高的草丛里,躲在了一棵能塞得下两个人的大树后。这里还是背光处,绝佳的藏人好地方。只要不发出声响,没有提前泄露,她能肯定小偷看不见她。

上半夜相安无事,夏亭身体有些困倦,精神却兴奋得很,乃至于顾瑀来接班的时候,她还迟迟不肯离去。

连续好几天,贼人都没有再作案。这让他们很是疑惑,难不成一次就够本了?这真的不像桃花娘那种人的做法呀。

还是说,偷鱼的另有其人?

尽管大伙儿没有说出来,这几天也耗尽了夏亭的信心。再过一天!

如果今晚还是没有人,她就认命,吃哑巴亏了。幸好系统这次没有处罚,否则她都要彷徨了。

夏亭看了看天,东方已从夜幕中拉开了一丝缝隙,月亮银辉慢慢淡去,白天似乎悄然而至。

二哥跟她换班之后,根本睡不着。天都快亮了,难道真的就这样失败了吗?他们的计谋到底出错在哪里呢?

困惑之际,夏亭耳边传来尖锐的口哨声!这是他们打的暗号!有所发现了吗?还是没睡好,有幻觉了?

夏亭眼睛骤亮,浑身颓废之气一扫而光,大步跑去事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