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二百三十一章:大结局(四)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

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

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

“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定。动作快的可能连小孩儿都有了。”顾霖冷不防地回了她的话,瞧见他那眼神……夏亭暗忖着,这小眼神儿还带上内容呢。是在暗示她什么。大猪蹄子。

所以,装作看不到才是最聪明的决定,冷处理。她还想过几年二人世界,没有一个小豆丁打扰自己的生活。

小孩儿好玩是好玩,但一旦搞事情的时候,也是会让人原地爆炸的。

一路连玩带赏的,他们走了一个月才回到了春江镇。

而那些得知夏亭醒来消息的男人们,能放下手头事物的人都纷纷找过去了,当然只能是一场空啦。

“哎呀,变化不大嘛,这围墙弄好之后比之前更好看呢……哎呀,没想到这河又已经沟通过来这边了,咱们的老百姓真给力。”一路回来,夏亭的嘴就没闲过,顾霖在旁边也听习惯了。

夏亭不像一般人,坐马车就一直坐在里面,她在里面撩开帘子看风景还不过瘾,非得走出来看,和顾霖肩并肩坐一块儿。顾霖刚开始有试图劝说,什么灰尘太多啦,累啦……各种理由,当然都被女人以更刁钻的理由反驳了就对了。

现在,马车里面对夏亭来说,就是个休息睡觉放东西的地方。

“啊,大哥我好激动呐,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她的好姐妹们,就兴奋得不能自己,要是有东西能给她打一下就更好了。”真的有一种,恨不得一步并作两步,飞奔回去了。

“嗯,坐好一点,危险。”

大手在自己身前拦着,夏亭也就安分了。她总觉得,顾霖这些天,越来越像个老父亲一样了。莫非他把自己当女儿养了?

夏亭趴拉在他身上,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顾霖,问道:“大哥,你把我当做你的谁?”

“妻子。”说这话的时候,顾霖的眼神中还带着丝不解,仿佛是不明白她问这话的意义何在。

“你确定不是女儿?”夏亭嘴角带着笑意。

顾霖突然侧脸对上她的眼睛,眼神中带着男人特有的不怀好意的意味,用夏亭特别无法抵抗的低音炮声音道:“若想要,来年便有了。”

夏亭愣了一下,明白过来的她脸立刻红了起来,像碰着什么似的远离了顾霖,男人啊。从这里她得出一个结论,不管是怎样的男人,都会开车!

离顾家麻辣烫门店还有段距离,夏亭就眼尖地发现有几个模糊的人,很熟悉的感觉。

“大哥,那是不是春花和秋月?”夏亭拍了拍顾霖的肩膀,指着前方那几个小黑点道。

“嗯,还有二圆和大启。”顾霖补充道。

夏亭欢呼一声,稍稍站了起来,对着那堆人就使劲招手。要不是怕引起其他人奇怪的注目,她早想喊出来了,抒发她那心底满腔的思念呀,才几个月不见,真的……经历了那么多,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见到夏亭挥手,他们也渐渐确定起来,连忙使劲挥手。

马车加快了速度,确确切切看到他们的时候,夏亭叫着他们的名字,还看见了他们脚边的小花,摇着尾巴欢快地叫着,俨然也认出他们俩了。

马车堪堪停下的时候,夏亭就迫不及待地扑了过去,她们俩连忙给接住,见她没事之后才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俩丫头就哭起来了。

夏亭连忙安抚道:“哎哟,这是咋了我的姑娘们,我和大哥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嘛。”

二圆和大启在他们后面笑着看着,和大哥拳头对拳头打招呼,属于他们男人的方式。

他们一路有说有笑地往家里走,偶尔遇着个熟人也笑着打招呼,大家都熟络得很,不会因为夏亭他们离开久了而有生疏感。这就是小镇小村的好处,大伙儿都淳朴得很,心眼儿没那么多。那种要命的事情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小打小闹那些就算是给生活多添些色彩了。

她们几个好姐妹许久未见,为了说体己话,都关起门把那些男人关在外面了。

夏亭可憋不住,贼兮兮就问道:“你们两个,好事成了没?”

她们有想到夏亭会问,却没想到会问得那么直接,直让两个人害臊起来了。

“春花你这是脸红了?我的天,你当年给我传授的经验告诉我,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夏亭惊天大发现,当年那个大胆丝毫不害臊的春花呢?

春花羞着连忙要去捂她的嘴,娇嗔道:“哎呀,别说那么大声!我还要脸呢。”

秋月性子冷一些,没有跟她们疯在一块儿,就在旁边看着,眼里也带着笑意,好心地回答了夏亭的问题:“我们都还没办喜事呢,等着你回来给我们主持。”她可还记得,夏亭当初对她们的承诺。

如若她不回来,她就等到夏亭回来。等不回来,也就这样了。秋月她有自己的倔强。

夏亭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只觉得眼眶润润的,为了避免气氛尴尬伤感,她连忙打起精神,笑道:“那行嘞。找个好日子,咱们就把喜事给办了。我呀,要风风光光地把你们交到你们的如意郎君那。”

夏亭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和他们叙叙旧,了却这一桩事。

没错,她没打算在春江镇久住,这一个月野惯了,倒喜欢上了到处走的生活,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做什么,如果旅途久了,想见人,就到村庄里面住下,歇一阵子继续走。

直到,她的心定下来了,再回来安安稳稳地生活。

不了解不知道,她才知道大哥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将势力壮大得那么厉害,至起码,他们到处走,遇到山贼土匪也得给他个面子。所以,她也就更肆无忌惮了。

她不在的这段日子里,顾家麻辣烫发展是越来越好,连在邻镇都已经有了门店。

夏亭的心里也有了计较。

后面布置喜事的事宜也不用夏亭去做,那些个男人积极得不得了,要不是她这么个人在这,或许人家好事早成了,像顾霖说的,说不定孩子都有了害。

所以嘛,夏亭就负责监工,就是个光说话不干事的,这儿指挥,那儿建议,男人们也只能听着改着,谁让这是个姑奶奶要顺着呢。万一一个不留神,得罪了她,媳妇儿就跑了,他们到时候哪儿哭去?

他们的动作很快,消息传布得也很迅速,几天的时间,整个镇子以及秀漓村的人都知道了。他们这些天找人写的喜帖派都派不过来,夏亭约莫着麻辣烫门店是太小的了,她得到德兴楼那预定酒席才行。

这不免和德叔聊了一会儿,还是当年那个人,不过人成长了,看人的心境也变得不一样了。感觉……变开阔了。

她们的嫁衣都很美,各有特色,跟她们的性格很像,春花的比较活泼招摇,秋月的比较文静大气,很符合她们的气质。夏亭看了也惊喜不已,这手工,放在现代,得赚多少呀。

在每日的欣喜和忙碌之中,全镇都张灯结彩的,特别是他们住的地方,更是喜庆。终于等到了她们出嫁那一天,夏亭也早准备好了东西。

铜镜前的她们,明艳夺目,无疑是全场最美的人儿,夏亭欣慰地看着她们,颇有种女儿出嫁的感觉。

她拿出了两个精美的匣子,送给她们并解释道:“喏,没什么可以给你们的。里面有一张地契和麻辣烫的所有权,4-3-3分,你们两个都有30%的所有权,这是给你们的保障。如果有那么一天,也能很骄傲地离开,不至于像攀附的菟丝子一样无助。当然,希望你们都不需要用到。地契嘛,就是我和大哥的一片心意,在镇上给你们置办了间房子,不用挤在宿舍了。”夏亭的话很实在,这是给她们最基础的保障。

春花和秋月眼眶有泪水在打转,渐渐地红了起来。夏亭慌了,连忙道:“你们可别来这套。今天出嫁,都得给我漂漂亮亮地出去,可别把妆给哭花了,误了吉日良时就完了。”

听闻,她们两个吓得眼泪都收了回去,还小心翼翼地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夏亭在旁边看着她们的模样,不由得感慨,不论什么性子的人,遇到了心爱的另一半,总是想保留最好的一面给他们的。

二圆的父母坐在上面,大启是孤儿,就由夏亭和顾霖代替,很紧张,在场的人很多,热闹极了,她的紧张不比那两对新人差多少,都是给高兴急的。好在大哥暖心悄悄地稳住她,才不至于失色。好不容易轮到自己了,夏亭才有点放松下来,对着两个男的撂下狠话:“你们可要好好对你的伴侣,否则,我和大哥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一定不会辜负(春花)(秋月)的。”他们异口同声道。

看见两个男人坚定而深情的眼神,她在大哥的眼里曾经见到过,如此,她放心地笑了。

她知道,他们一定会好好对待她的好姐妹的。

一定,都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