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二百一十九章:战斗进行时

“嗯……”凤幽左顾右盼,就是没有一个正面的回答。

见夏亭真的要发怒了,凤幽才连忙安抚道:“好啦好啦,是本少爷的错。本少被一些事情耽误了,我一有时间,就赶紧联系上人,然后就来找你了。”

凤幽说得真诚,眼神也很诚挚。夏亭原本就知道他们忙,生气不过是表面上的而已,见凤幽态度良好,她也就见好就收了。

“喂,事成之后,你真的要走了?”突然间,凤幽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

夏亭讶异于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这是断定她会走的语气啊。连秋冶也不敢肯定,她要走呢。

但摸了摸手上的药瓶,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他和叶老接触了,想必会有交谈,叶老不知道她和凤幽的关系,基本就是问什么答什么了,再探一下口风,他们这些在京城贵族宅院里头胜出的人,联系一下前因后果,还不什么都知道了嘛。

既然如此,她也不必伪装了。

“嗯。这里不适合我。”

到时候秋冶成王,她名义上就是皇后,那要咋搞?很尴尬的局面,剪不断理还乱,而且也不能儿戏结束,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大到天下人关注。还不如她事先准备假死药,在他不放人或者没想到好办法放人的时候,她这个假死药可就派上用场了。

“冶他们知道吗?”

夏亭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不知道。除了你,没有人知道。”她想告知的人,都不在京城。不知道,他是否懂自己的心意。

如果不懂……那,她就等,等到他来。

凤幽把头低了下去,声音也变得有些飘渺,让夏亭摸不透他的心思。

“他们……该会伤心了。”

夏亭收回了眼神,摸着药瓶的手指动作着,她不是不知道,离别最是伤感。她也有心,付出了百分百的感情给这些亲人朋友……

“嗯。我又不是不回来。等我玩够了,我可能就会回来一下。”在她的观念中,在生存自主的情况下,自由的空气是多么清新。如果被那么多枷锁加固在身上,活着人生在世,也不是她想要的了。重活一世,她想要潇洒些。

“而且,你们都有各自的朋友和生活啊,离别最是伤情不错,但重逢的喜悦也是很可贵的呀。”夏亭以为他是伤感于不久的离别,想去安慰他。

谁知他一手挡下了夏亭欲作安慰的手,低声道:“你离开之后就别再回来了。”

夏亭眼睛放大,往后退了两步后定住了。

半晌,夏亭才渐渐放落已经有些麻痹的手,回了一个浅笑,故作不在意道:“嗯嗯。说不定就回不来了呢,江山如此多娇,路途如此遥远……不回来了。”

是她选择了离开,就不怪凤幽有这样的想法和要求。他一直是为秋冶着想的,想必这样能对大家的伤害都能减少到最小。

“那你们……是不是准备要动作了?”别看夏亭一天到晚在院子里什么都不知道,她光是看到自家院外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还有半夜里的动静,就知道他们应该在暗处已经搞了不少小动作了。

凤幽点头,“就在今晚。”

听言,夏亭的心脏扑通扑通强有力地跳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给兴奋的。

“那有谁是比较危险的吗?”她想起自己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做呀。

“冶、苏奉、司湛还有顾霖,他们都会带兵进宫。顾瑀在外主持大局。”

“那他们还没走吧?”

看着她整个人都着急起来的模样,凤幽还是有点跟不上她的思路,只有有一答一:“应该还没走的。而且就在秋萍王府。”

夏亭蹭地走向门边,只留下一句:“我要去见他们,你等我一下。”就走远了,连给凤幽回应的时间都没有。

“这女人又搞的什么鬼?”凤幽眉头眼睛鼻子嘴巴都皱起来了,见识过她各种鬼灵精怪想法的凤幽无解。

在他看来,这女人身上及其多谜团。若不是冶,他一点儿想跟她打交道的想法都没有,虽然她有时候的确能让人很开心,咳咳……

回到房间的夏亭第一时间就是在系统商城里兑换了四颗强心丸,这个她早就看上眼了,能让他们在危险的时候保持力气。不能说保命,至起码是减少了危险的程度。

然后,她就给自己换上了熏了一天的衣服,昨天凤幽没来,她就捣鼓着秋冶送来的香料自己配成香囊了。接着又重新包扎自己身上日渐密集的伤口,尽量让自己身上保持清爽的状态。

完了后,她自己转了个圈,仔细嗅了嗅确定没有血腥味才离开。

刚往门口前进,夏亭就感觉到一阵晕眩,她连忙扶住旁边的桌子才没倒下。缓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过来。看来,最近失血有点多了,又没补回来,身体机能有点问题了。

“坚持住夏亭,很快到希望的彼岸了。”夏亭喃喃地给自己打气。

夏亭和凤幽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整装待发了。

他们看见夏亭走出来,自然也免不了紧张一番了,他们上前场,最担心就是她受到危险了。

“怎么跑出来了?快回去。”秋冶轻喝道。虽然秋萍王府周围他都布置了人手,但就害怕对方孤注一掷,或者有后手。

凤幽在旁边不敢讲话。他可是专程被派来保护夏亭的。刚开始他就失职,都能感觉到头顶那些有如实质的视线了,能把他戳出个洞来。

“我给完东西,说两句话就回去。”夏亭知道是关键时候,也不矫情任性了。

她利落地拿出药丸,亲自交给他们四个人,嘱咐道:“这对你们有好处,现在都给我吃了。”

他们四个男的对视一眼,没问一句就吞下去了。夏亭这才心安一些。

“你们四个,都要给我好好的。不然,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一定要安全。”夏亭说得很诚恳,尽力忍住上涌的哽咽。到这个时候了,任何煽情的话都说不出来,很多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的话,此刻一片空白,提取不出来。

“答应你,舅舅啊不会让他们出事的。”司湛受不了自家外甥女伤心,立刻就打包票了。

夏亭笑着点点头,她相信司湛。最后,她看向了顾霖,那个从一开始一句话没说,视线却从未离开过她的男人。

其他人看见他们对视,司湛先是爽朗地笑着走了,苏奉沉沉地看了夏亭一眼,也跟着离开,唯独秋冶……眼神复杂地看着夏亭,最终划过伤痛之色,黯然离开。凤幽看着秋冶,悄然走到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发现问题,他能去救,又听不清他们的对话。

所有人都为他们两个腾出了空间。

“大哥……”

“嗯。”

一个叫的深情,一个回得传情。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顾霖的眼神更柔了,“当然,我会平安归来的。”然后履行他们之间的约定。他不会让其他男的有机可乘,单是这个,他就不能把自己交代在那里。

夏亭主动上前,靠在他身上,道:“等你回来。”然后共赴江湖,风雨不忘彼此,相守到白头。

凤幽隐约看到他们相拥的画面,郎才女貌,百炼钢化绕指柔,眼中是自己不曾发现的羡慕和向往,还有为某个人心酸的复杂。

“我不是有意要隐瞒,我只是了解你,谁也不能阻挠你前进。”凤幽望着前方,眼神愈发坚定。

他们也没温存多长时间,在外面有意无意的提醒之下,顾霖很快就归队了。

或许是有了心爱之人的鼓励,或许是药效到了,顾霖整个人都意气风发,只想策马奔腾,将那人的首级拿下,尔后与心爱之人相忘江湖。

而夏亭,自然是回院子里保护好自己了。

但有时候,意外总会发生。看见眼前的乱象,夏亭和凤幽只能找地方逃。在失去意识前一秒,夏亭还在疑惑,他们还没走远,为何敢如此大动作?

在前方,四个男人有计划地进行着,一步一步推进到皇宫里头。

“小心,不要大意了。皇帝有一只密军,如今还未出现。”在拼杀过程中,秋冶靠近了顾霖他们道。

“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苏奉气有些喘,脸上已经沾染上了不知是谁的血迹,阴郁中带着颓废黑暗的美感。如若不是夏亭的药丸加持,恐怕他也已经坚持不到这里了。现在已在中庭,很快就看见目标了。

那一种不安的突兀的感觉,始终萦绕在苏奉心头。从出府之时,就隐隐有这种感觉。

司湛握着刀的动作更大,道:“是有点奇怪。但是,我们也只能向前突破了。”走到今天这步,他们早就没有回头路了。

“我来断尾,找人向前突破,擒贼先擒王。” 顾霖沉着道。

“秋冶和苏奉进去,你们对狗皇帝最了解,我和顾霖帮你们挡住这些杂碎。”司湛吐出一口血水,望着已经狂乱的战场道。

“好。”所有人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