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二百章:刺杀

“今晚就行动!”

夏亭点头,强忍着颤抖的情绪,她在害怕,她在主动加害一条人命,但是,她没办法了。走到这步,谁还能是干净的呢?

“天色也黑了,回去也不方便,今晚就留在司府吧。”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谈到了天黑,晚上京城的确是算繁华的,但也是最危险的。他司湛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亲人,让她卷入这样的事已是无奈,疼还来不及,怎么能让她犯险呢。

夏亭也有此打算,今天奔波了几处也挺累了,她也不想再挪动,刚想点头答应,就被一声带着怨气的声音打断:“不好意思,她好歹是秋家明媒正娶的,才大婚没多久,怎么就回娘家住了呢。”

司湛后槽牙咬紧,狠狠瞪向来人:“我家外甥女啥时候回来不是回来?容得下其他人说闲话?哼,一天不见你倒来找了。”

秋冶单挑眉:“那当然。我的夫人我来疼。”

司湛低声反驳道:“只是做戏的。”

秋冶凑上前来,和司湛双眼对视:“做戏也要逼真!”

夏亭看着他们两个大男人斗嘴,哭笑不得。她常常因为两人关系太好,而觉得自己就是插在他们之间的一个大大的电灯泡。她觉得自己就应该是在车底的那个人。

“不是去兵部尚书那儿玩了吗?怎么回司家了?”秋冶突然移开了眼神,找了个挨着夏亭的位置坐下,问道。

夏亭和司湛对视了一眼,在他点头之后解释了下午发生的事情。

“张寡妇?”秋冶摸着下巴喃喃道。

“嗯,就是在咱们村里很好看的那个妇人。你还说过她不简单的。”见他回忆得有些艰难,夏亭提示道。

秋冶恍然大悟,啧啧称奇:“没想到啊,绝处逢生,柳暗花明。竟还给她翻身了。”

见他这样子,看来是对张寡妇有些了解的,她追问道:“所以,她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秋冶拿起一个桂花糕吃了起来,随口道:“也没什么,就以前的二把手的千金罢了,与人私通,也不知是诬陷还是真的了,反正被抄家了。她吧,好歹靠姿色活了下来,就夺去秀漓村隐姓埋名了。至于她回来……嗤,我也惊讶了。”

说着惊讶,脸上却还是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夏亭看不过眼,踢了他一脚:“敌人呢敌人呢,燃眉之急的那种,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的。”

秋冶的桂花糕给抖了出去,听见司湛丝毫不留脸面的嗤笑,他脸上在那瞬间闪过尴尬,奈何……“咳……”秋冶正襟危坐,右拳抵在嘴巴上假装咳嗽了一声,讨好道:“这不你们讨论了那么久,肯定是有方案了,我才没担心嘛。司湛这家伙,别看他脾气不太好,整天像个二百五似的,关键时候还是有点靠谱的。”

看着司湛的动作,在他张口之际,秋冶一手桂花糕塞下去,也不管是否自己吃过了。

夏亭看着他们两个人耍宝,绷紧了的脸终于还是笑开来了。

秋冶也跟着笑:“这不就好了嘛,这天生长得好看,多笑笑才不辜负老天爷呀。”

夏亭深吸一口气:“谢谢你们。”他们两个,用着不同的方式,想要逗她开心。这份心意,她心领了。

“这事我做就好了,他能不牵扯进来就最好别牵扯进来。那位已经对他们秋萍王府很戒备了,万一泄露,那位绝对会趁此机会下狠手。”玩笑过后,司湛倒是给他的好基友解释了一番。

“我们先回去吧。今晚行动,我们留在这里也不方便。”秋冶没有否认,而是直接提回了刚来就说的问题。

看着两个男人眼神间的暗潮汹涌,夏亭扶额,男人啊,真的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就能长大的。

“好了好了,我回去了。舅舅,静待你的好消息。如果……你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经历了现代的一个人的生活,没有谁能感同身受,夏亭内心对亲情的渴望。

或许天公作美,今晚上的乌云盖顶,天色浓郁得很,犹如浓墨泼染在画布上,化不开的稠腻。这样的月黑风高夜,不就是做那事的最佳时期嘛。

夏亭开着窗户,站在窗边一直往外面瞅,以为这样就能看出点花样来。秋冶倒好,坐在凳子上品着小酒,有滋有味地享受着晚间的小清闲。

月上柳梢头,夏亭的急切已经从动作上显露出来。成败就在今晚。

“有了。”

突然,在这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了秋冶略带沙哑的声音。

夏亭看了他一眼,连忙走过去抓着他问道:“你说的什么意思?我们得手了?”

秋冶神神在在地摇摇头。

“你到底什么意思嘛。”夏亭恨死了他在关键时候卖弄的样子。

“急也没用,你该懂的。”秋冶摸了摸她的头,在夏亭炸毛之前,马上安抚道,“刚才有兵器相交的声音了,大约是打起来了。至于是否得手,还不好说。再过点时间吧,就能知分晓了。”

声音?夏亭连忙安定下来,摒弃杂念,闭上眼睛冥思,顺着兵部尚书府邸的方向专注听着。

“嗙!出事啦!出事啦!来人啊!”突然,街上响起了人惊慌的声音。

夏亭眼睛一亮,她好像懂了秋冶的意思了。

她站起来整理了下头饰,深吸一口气,对着秋冶道:“我们走吧。”

“等下!”

???

二话不说,秋冶上手就是将她的发钗给取了下来,还稍微弄乱了她的头发,自顾自地解释道:“太正式了。”

夏亭的手在颤抖,是兴奋的,是紧张的。

“来人!和本王一起去探查一下究竟发生何事,大半夜的扰人清梦。”秋冶站在院子里大喝一声,四五个家丁拿着工具,满目认真等待他发号施令。

“你等我。”

听懂他意思的夏亭第一个表示拒绝:“不,我也要去。”不然,她如何安心?

“没有哪个家属会去的。”秋冶低声回答。

夏亭想了想,“我可以带上秋意自己去。你别忘了我什么身份,如果我不去,那边也不好回答。”

有时候,不是自己不想犯险就能躲开的。

最终,夏亭的倔强为自己赢得了机会。当他们“赶着”到兵部尚书府邸的时候,战事已经进入尾声,而兵部尚书家除了官兵,还有许多其他达官贵人派来的人。

不意外地,夏亭看到了苏奉。

夏亭呼吸一滞,躲开了他看过来的神情。

一堆人正围着一个人困杀,现场看不到她想见的那个人。夏亭的心凉了半截,看到受困的人自行了断的时候,心中绷着的那根弦彻底断了,她的身上……多了一条无辜的人命。

她仿佛还能看见那人绝望的眼神,那么地明亮。他肯定很不甘心。

“大人!是他们!是苏家和那个女人,他们是一伙的!就是为了杀我。”尘埃落定之后,在人群中发出了尖锐的喊叫声。

拨开人群,便看到了夏亭的目标人物,她即便是没有受伤,也是受了惊吓的。看她缭乱的头发,还有惊惶不定的神情,恐怕这一晚能让她安分不少吧。

但是!夏亭要的不是安分,是让她闭嘴。

“挑拨朝廷命官的关系,好大的胆子!莫非是受了谁的指使吧?来人,给我拿下!”还没轮到夏亭想办法,就有人先她一步作出了行动。

很快,就有人围了上去,抓住了张寡妇。

“苏大人,你这是何意?”兵部尚书站出来说话了。这抓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而是代表着他的面子。倘若不给个说法,他在党野面前难以立足。

“张大人?本官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本官怀疑这个女人挑拨离间朝廷命官的关系,危害朝野,理当拿下。”

“慢着!不管怎么说,苏大人,她也是我张某人的夫人,如此做派,恐怕说不过去吧?”

“嘘……”在他们对峙之余,秋冶突然摆了摆头,指示离开。

夏亭微微一点头,想趁着他们都看不见的时候离开。

谁知道——

“大人!别让那个女人逃了!肯定是她,今晚的事情就她策划的。我知道她额……咳……”张寡妇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临死之前都可能没想到,她会被自己万万想不到的人亲自杀掉。

夏亭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倒下,手上的弓弩明晃晃地指着她,内心明镜似的,“满口胡言,贵妇人是逮着谁就说吧?张大人是如何管教身边人的?我很怀疑大人的心思呢。”

不用看,夏亭也能感受得到四周人震惊的神情,她放下了手,掩盖着那越发明显的颤抖。她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困难了,但她还要振作面对难缠的家伙。

“快,救人!把他们给我抓住!小王爷,您的夫人分明是有鬼,这是杀人灭口!我要昭告皇帝,揭发你们的真实面目!”兵部尚书一声令下,夏亭和秋冶被团团围住。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整个场面充斥着紧张而有杀气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