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八十七章:逃跑

()

他能想到自己要逃走,但会想到自己从一开始就布置好了吗?她店里每天人来人往的,她有心掩藏,又怎会让他们发觉出来?

夏亭给大哥二哥他们都写了一封信,秋月春花她们又一封信,所有要说的话都在里面了。包括她的祝福、她的离开……最后,夏亭还是隐瞒了离开的事实,没有把秋冶拖出来。她这个漩涡中心要消失了,就别再牵扯这么多人了。

夏亭出去后门之后,到巷尾无人走的角落退出一辆破旧的推车,上面是放着一桶散发着很适合“下饭”的味道的东西。夏亭以防被认出,太特地打了阴影,改变了脸型。他们这里还不兴这套,大抵能蒙混过关。夏亭很自信。等到出了春江镇,她就换了这副行头,变成另外的样子,驾上她之前准备好的马车……万事俱备了。

她手臂一使力,车轮轱辘轱辘向前走。偶尔轧着颗石子,还能听到那桶液体里摇晃的发出的声音。

驶到半路的时候,夏亭小觑了那桶东西的威力,竟开始冒汗,这可不得了,她千辛万苦化的妆不能有纰漏。夏亭看了看周遭,停到了一边,腾出双手往脸上轻轻蹭了两下。不小心呼吸了一口,手上的味道……如果她的脸色会变的话,现在就是绿色的。

强忍着不适,她继续往前走,这时候的动作比之前要快,她要赶紧结束这么个煎熬的过程。

城门越来越近,夏亭是很自信,但当看到城门边严格把守检查的官兵,她还是忍不住紧张。做贼心虚莫不过这样了。她压低了帽子,遮住了自己的脸,埋头用力拉过去……

“停下。做什么的?”

夏亭刚到的时候就被喊住,她顺从地照做,稍微抬头看见官兵捂鼻嫌弃的神情,夏亭被掩盖住的嘴角轻扬,露出少许得意之色。

夏亭压低嗓音道:“咳咳……报告长官,农妇在外头还有田地,这桶粪便啊储藏很久啦,要拿出去当肥料咯。”夏亭走到粪桶旁边,打开了盖子,瞬时间,被盖住的芬芳之气喷涌而出,两个官兵又往后退了两步,眼中的嫌弃之色更浓,他们家少爷要逮的人怎会这副模样!?

“快盖上盖子,让你打开了吗!”

夏亭像被吓到了一样,唯唯诺诺地盖上。乖乖站在一旁等候发落。

“走走走,快走!别妨碍后面的人。”

夏亭闻言心里一块大石放下,满脸堆砌的笑容,手脚利落地抬起粪桶就走。

过了这里,她离自由不远了。她甚至都看到自由的影子,对方在伸着手等她了!

春江镇一共三个门,她走的城东门野外依旧是一片荒林,正是藏身的好地方。

她原本还是按照争吵的轨道走的,等身后的城门已经看不见时,她陡然拐进了树林里,将手拉车和粪桶放到一边,它们的利用价值就到这了。她从腰间拿出水壶,沾着水清洗了一下,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物。看着被脱下的粗布麻衣,夏亭想了想,将它埋了起来。

做完了这一切,她又往树林里头走进了十几米,终于找到她的豪华马车!外头是很普通的装潢

,但里面却很精美,别的不说,就那被子就很松软。还有水果零食一应俱。

没错,夏亭老早之前就准备这些了。没有秋冶这个助力剂,她也打算乘着马车外出游玩的。当然,不是自己孤身一人。

但无论如何,她现在能有这样的储备,完美。

夏亭摸了摸乖乖被拴在树下的大红马,为了它一把草,道:“小红啊小红,今后啊,就剩下我跟你独步天涯啦。请多多指教哟。”

夏亭解开了绳子,蹬上了马车,一扬鞭子,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斑斑点点洒在鞭子上,“驾!”

静止……

夏亭不信邪,又一鞭子下去。

红马吃痛地嘶叫了一声,依旧停滞不前,不肯往前迈出一步。

夏亭帅气地落地,检查了下马车周边,没有阻拦的东西,那就是小红马的问题了……然而,她始终是人类,也不是兽医,怎么看也看不出问题来。

“不用看了,我不是说过嘛,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夏亭浑身一震,转身就往后跑,连包裹都不要了。

秋冶懒洋洋地倚靠在树干上,看见兔子般逃跑的女人,邪邪一笑,支起身子,将右手架在右腿的膝盖上,“别跑了,我能追到这里来,还能让你逃出我的眼皮底下么。”

话才说完,女人的速度更快了,慌忙之下,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秋冶笑容消失,绷紧了肌肉,下一刻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向女人那边。

夏亭觉得自己浑身关键凸起的地方都火辣辣地疼。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是擦伤了。哇塞,太丢脸了,那么大个人了,还能摔成这样。五体投地,太有艺术感了。

夏亭双手撑起身体,刚撑直,右手突然锥心地痛,她闷哼一声,又倒了下去,冷汗悄然爬起。

恍惚间,秋冶已经来到她身边,扶起了她。

夏亭头部往他的方向一撞,听到他闷哼一声,心里才爽快些。

“放开我。”她推拒道。

秋冶默默地放开了手,双手却还是虚扶在半空,生怕她再次跌下,能及时扶住。

夏亭扶住自己的伤手,判断了一下应该是脱臼,无大碍。

“为什么要逃?”

夏亭看向他,语气平淡,“你不应该很清楚?你会想和一个强迫你的人在一起吗?这么绝好的机会,你不尝试逃离?”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她以为自己万无一失呢,没想到还是被抓住了。

“你怎么发现我的?”她思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

夏亭悄悄转动着手腕,每一下都是锥心的痛,她尝试去习惯这种疼痛,然后再狠心纠正过来。

秋冶复杂地笑了一下,他应该说,自己太了解她了吗?“你很聪明,差点也骗过我了。但是,外貌可以变,声音可以变,身形变不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选择在这个门出?”

“春江镇就几个门?一个门市我们约定好的城西,那林子也刚好被烧了,你不会冒这么大的险;还

有一个是通往秀漓村的,我想你也应该不会回去,所以……”秋冶挑挑眉,一切都了然了。

老狐狸果然老狐狸,将她的心理和想法都摸得清楚得很。玩不过玩不过,罢了,尝试过也不后悔了。

“你看那边!”秋冶突然爆喝指向一边。

夏亭下意识就看了过去,猛然右手一痛“啊!”,夏亭弓着身子,脸色痛苦地握着右手……

“你看还痛不痛?这活儿要赶紧接好,不能动来动去的。”秋冶道。

好气喔,但是又没法生气,手确实是不痛了,他说的也的确是那个理。

又一次憋屈。

“走吧,再不走要被发现了。”秋冶率先走向马车那。

夏亭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该死的小心思又像春天的小树苗蹭蹭往上涨,她悄悄地后退了两步,没发现搜索了一条狭窄的路就跑。

听见后面慌乱沉重的脚步声,秋冶无奈,借助树枝和石头三两下挎到她身边,斩断了一旁的树枝,拦住了她的路。

夏亭一刀挥向他,往另外的方向走去。

最终,夏亭走无可走,停在了山壁边。

“认输了吧?还走吗?”秋冶难得气喘,没好气地问道。

夏亭突然回头走,睨了他一眼,“走啦。”

“你的车呢?”夏亭左看看右看看,发现除了她的小红马,啥生物都没了。

秋冶扬了扬头,“喏,这就不错呀。”

夏亭惊愕了,“你的千军万马呢?”

秋冶给了她一个王之蔑视,“谁告诉你我带那么多人马啦?”

夏亭心里还有疑问,想想还是算了。

“接下来呢,我带你去见一个你的亲人,我就算完成任务了。”秋冶慵懒地躺在马车里,说着自己的使命,对着走进来的夏亭伸出了“阻拦之腿”,“车夫,在外面驾车,不用进来。”

看着他嚣张的笑容,夏亭真想撕烂他的嘴脸,让他跪在地上唱征服,让他知道什么叫男士风度。

夏亭一屁股坐了下去,扬鞭子狠狠抽了下去,小红马吃痛,一下子就奔了出去,一时不察,夏亭吃了一嘴巴的尘土。

夏亭心思百转,根据他刚才的意思,他带着她见亲人之后,他就要回来了?他果然是有部署的。

亲人……会不会是梦境中的那个呢?

“秋冶,你对我的身世知道多少?”

秋冶懒懒地应了一声之后就没有了后文。

“就……可能跟你知道的差不多吧。我的年纪就摆在这里啊,和你年纪相仿,就算我再神通广大,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人就那几个,再挖料也多不到多少。”

夏亭忽视了他极其不要脸地装嫩行为。他好说歹说比自己大6岁,相仿这样的话,就他厚脸皮的能说出来了。

“接我的人,是男的吗?”

“嗯。”

握着缰绳的手一紧,“他……为人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