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七十八章:案情后续

夏亭在门口待了一会儿,回神发现二哥站在巷口角落。

“咦?回来啦?”

顾微微点头,向她走来,看他面色平淡,不似从前,夏亭问道:“帮里最近有麻烦事么?”

天色渐晚,这个时间点一般没人来了,等二哥进门,夏亭顺势关门了。

“刚才你有看到么?桃花今天就被放出来了,而且,她找到自己心爱的人了,就是那个车夫呀,咱们那信也是他送过来的,他们能重新开始,还是挺不错的呀。”夏亭说着说着有些感慨。很少人,能有桃花这般的勇气迈出那一步去追寻自己的幸福。

若是被发现,可是要被浸猪笼的。

“而且而且,桃花居然说,是我对她产生了影响和改变耶,突然觉得自己好厉害。”夏亭自己一个人在后面叨叨叨的,没有二哥的配合也能自娱自乐。

不过这样的场景非常常见,不管是大哥还是二哥,都是女人讲,男人静静听着,在关键时候附和几句。聊聊家常……不在于说的内容,而是那说的人。

“你说是吧。”

看到女人等待夸奖的模样,顾笑得温暖:“嗯。你向来聪明的。”

“什么呀,这不是聪明的问题,当然,我也很聪明。但是这不是表现聪明的呀,你认真听了没……这是人品……”夏亭一边做着他们两个人的晚饭,一边抱怨着,思想教育着对方。

今天准备的菜不多,也就是中午店里吃剩下的,热腾腾的麻辣烫转变成吃火锅,也不简单。

“大哥有回信吗?”夏亭突然想起,大哥离开有一段时间了,除了一开始的报平安信外,这段时间倒是没发现。她写过去的信也不知道收到没有。

顾夹菜的手一顿,“倒也没收到。不过应该也是这段时间了。”

夏亭在锅里涮着肉,一手托着脸道:“以后呀,不管是大哥还是你,我都不希望你们走太远了。”夏亭眉头微皱,“虽然确定了线路,看上去是没危险的,但实际上怎样的真的不好说。计划尚且赶不上变化呢,何况是远游?你说是吧。”

夏亭字里行间明示暗示,“再说了,你们都有小弟了,培养一两个心腹,让他们去好了。”这样的思想不好,但她想要自私一些,只想抓住看得见的安稳和幸福。

顾点头答应:“嗯。我不会走太远的。大哥也是迫不得已,手里的货很重要,一定要他掌势人出头才放心。不然,大哥也舍不得走。”

夏亭隔着烟雾看到对方戏谑的眼神,翻了个大白脸,她现在百毒不侵,打趣调侃算什么?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动不动就脸红的人了。

“叩叩叩……”

“哎,有人敲门?”听不真切,夏亭问道。

顾放下筷子去开门。

“打扰了。大人有请。”

一个穿着官府的官兵正儿八经地道。

夏亭在里面听到他们的声音,立刻抓紧时间扒了几口吃的,将嘴巴塞得满满

当当的。

顾帮她擦了擦嘴边的汁,“要不要带点东西过去吃?”

夏亭摆摆手,“还是要有点形象和面子的。”熟归熟,该谈正事的时候就不儿戏,这是夏亭一向的做事原则。

“我去收拾下东西,你趁机吃点东西先?”夏亭觉得自己小点子总在关键时候很给力,她拖点时间给二哥吃东西,然后拿点自己平时吃的小玩意儿给外面的官兵大哥吃,贿赂贿赂,好好做人,两面都能有个好心情。

这县官也是的,这么个点才叫他们过去?能有个啥事呢。晴天他们的事情还没结束?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夏亭就感到头大。

“噢,不是呀怎么可能呢?只是这是闹得不是挺大的吗?你们呢也是主事人,最好就是去露个面,体现啊,这个官民合作的意味,让老百姓们能多信任咱们官府啊是不是,对你们也是有好处的呀。”县官这老狐狸将他们坑了过来之后,一直不说重点,等到夏亭真要炸毛的时候,才露出狐狸尾巴。

夏亭偷偷松一口气,解决了就好。

不过,这事摆明了就是为他官府打招牌啊,对他们自己有好处?无非是名利了。夏亭觉得名利有时候还挺累人的,现在舒坦地过着小日子就足够了,自由又安逸。

夏亭和二哥交换了眼神,从他的眼神中得出了拒绝的味道。夏亭笑了,她知道怎么做了。

“不了,我们可不能争功,我们不过是提供了小小的线索。还是大人您指挥有力,教导有方,要没有您训练有素的官兵作为主力军,怎么能这么快捉拿他们?所以还是您,才能取得这次的胜利啊。” 夏亭满口说好话,马屁拍得“啪啪”响,“要是您真想感谢我们的话,就随意给点小零碎的东西就好了。为大人服务,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临了还不忘给自己“争取”点好处。

县官脸色未变,摸着他那蓄了许久的胡须,道:“我记得……顾帮在流溪河附近混得挺好的?哎呀,也好久没去那边扫荡了。”

顾:“县官大人可得认真查好了。咱们顾帮也是行的正坐得端,做事情从来遵循咱们大启的律例,当然,也希望可以得到县官大人的指导了。”

县官依旧淡笑着不说话,一副神神在在的模样看着夏亭。丝毫不担心对方会不答应。

夏亭的笑容渐渐凝固,慢慢地恢复原本的面貌,不顾二哥眼神的示意,妥协道:“你都这么说了,我们还有拒绝的权利?”

亲人,永远是她的软肋。

一点儿,风险都不愿意冒。

“别说得那么悲惨。不会让你们难做,也不需要你们表态,只要明天,在大伙儿面前露个面就行了。”

到底是不知道他深层次的含义,但也只能认了。

出来的时候又遇见了老大娘,对方很是亲切地迎过来和夏亭说话,“哎呀,娃子啊,这么晚了还要过来呢?吃了晚饭没?”

想起在里面受的窝囊气,夏亭眼

神一闪,嘴角慢慢提了起来。

夏亭立刻影后上身,用坚强的表明掩饰内心的委屈,“啊,我、我们吃了才来的。县官大人找我们有事,我们不敢耽误。”

“这什么事那么急呀?不能明天才来?”这也太不体贴了?她家儿咋变成这样了?

夏亭垂下了头,缓缓摇了摇头,“明天就来不及了呀。”二哥向来看得懂形势,立刻配合她,眼神表露着怜惜,摸了摸她的头表示安慰。

见老大娘要刨根问底了,夏亭连忙接上话堵住她,“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要回去准备了。有空来咱们麻辣烫吃东西呀,我亲自给你做好吃的。”

“我的儿呀!你这是造孽呀!阿亭那么乖巧的人儿……”

还没走远,夏亭就听到老大娘哭嚎的声音,但也只是干嚎,没多大情感。嘿,老大娘也是个爱演戏的,她那么喜欢自己,定会帮自己“报仇”,大约要让县官烦恼一阵子了。

顾笑吟吟地跟在旁边,突然说道:“其实……你大可不必答应的。我能在春江镇上立足,定是有能力应付那老狐狸的。”

“我知道呀。”夏亭挡着斜辉,她从来都知道顾家两兄弟是有城府,能干一番大事的。但是,夏亭有她自己的理由:“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啦,也不是太过分的要求,不得罪他就别得罪了。不然,他是县官,总有办法搞我们的。我们怎样提防,也总有疏漏的时候。”出来做事的,不能保证做的每一件事都不会被人抓手柄。

特别是二哥负责的事情,那男男女女的事情,加上那样的利益关系,就更多矛盾的地方了,随便抓着一件事一闹,真不好说。

“明天是王顺德他们上断头台的日子,那场面肯定是血腥的。我到时候跟着去你旁边,你到时候别看。有我在,你也不用怕。”县官没明说,顾却也知道是那个时候了。

夏亭在电视上有看到断头台血腥的场面,那冲突和刺激却始终不及现场的万分之一。

他们刚到的时候,断头台上被清理了一遍,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夏亭无意中看到一个人用布拎着东西,仔细一瞧,那布上露出了一个男人的眼睛和头发,飘飘洒洒的,还一路流着鲜血。

愣是做过心理建设,夏亭还是忍不住跑到一边吐了出来。当年,她和大哥面对土匪的时候,尚且没今天来得难以接受。

顾连忙跟着,焦急地问道:“怎样?难受得紧?”

夏亭不再逞强,点点头,瘫坐在一旁的地上。

所以,最后在场上坐着的,是二哥。

夏亭被人搀扶着回到官府,走到正堂的时候,夏亭拒绝了他们的搀扶,自己走了进去。

“所以说,她的身份真的不简单?”

这是县官的声音,少有的语气中带着尊敬,不敢怠慢。看来,和他对话的是比他官位高的人。

“嗯。按照我说的去做,升迁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