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六十二章:顾帮

()

夏亭看过去,顾没有掩饰他的失落和……痛苦。

她缓缓收回手,想去安慰他,却心有余悸,“我、我没有。”很弱的反驳。

“我不会伤害你,这辈子都不会。”顾期盼对方的回应,对方游移着眼神,选择了逃避。

以前做的一切,一直是单方面,总觉得有一天能有回应,至起码回应,但现在……心中有一个角轰然崩塌。

很快,他收拾了情绪,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当日我在外面将子蛊抽出来之后,晴天爹爹就有人刺杀,过几天就死了。找人确认过,的确是死了,不过死因……不明。”

夏亭小心翼翼地瞧了瞧他,小声地说了一句:“这不是很可疑吗?”

顾看着那个红点,眉头是罕见地皱了起来。她不提醒,自己真的也没想到这一层,自己对巫术这玩意儿也是不清不楚的,当时受尽折磨,找到办法亲眼看到子蛊死掉后以为万事大吉了。

顾利落地将衣袖覆盖了上去,“我会查清楚的。”

对方并没有理解到自己的意思,夏亭眼里闪过焦急之色,语速更是快了起来:“不是这个问题呀。晴天爹爹死了,按道理他体内的母蛊也会死了,你身上应该没有印记才对。但是你手上还是有红点子,有两种可能,一是母蛊还没死,只是假死;二是这不仅仅是母蛊死了就了的事情,这种蛊可能比一般蛊要更神秘,更难解决。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多想了。”

夏亭心里乱糟糟的,蛊毒这事情已经超出了她能力范围之外,一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萦绕在心头。对方的命被别人扼在手里,随时可夺去。晴天最后的话,让夏亭内心很不安。

晴天很有可能,在这方面造诣很深。夏亭怀疑,她知道一切。所以,才那么肆无忌惮。

否则以她现在的力量,并不足以和他们抗衡。

夏亭能想到的,顾自然想到了。他只是不了解蛊毒,一旦说通了,后面的自然就理解了。

“你该找一找当初助你将子蛊抽出来的人。”那个人夏亭不知道来路,既然能抽出蛊毒,应该也是有点能耐的。

而且,目前为止,能找的,也只有那个人。

顾点点头,站起来看了她一会儿,掩饰着眼里的失望,转身出去的时候,终于听见那句话

“我跟你一起去。”

大约是之前的小插曲,他们俩独处时总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有凝固的死寂空气,要么夏亭叽叽喳喳说不停,要么顾耐心温柔地说着趣闻奇事。

夏亭内心很煎熬,她反思当时的行为,真的很伤人。二哥为了她可以连命都不要,自己就因为对方的犀利的眼神而退回到自己的保护壳内。

顾走在她前面不近不远的地方,距离能让她觉得舒服,又能遇到事情的时候保护她。夏亭眼睛很涩,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害她呢?如果要害的话,她直接给就是了。反正,自己的命,是他救回来的。

她释然了。

夏亭拉住顾的衣袖,道:“二哥~”

顾没有回头,直到对方锲而不舍地又扯了扯他的衣袖,那带着讨好的意味,建起的防御墙顷刻崩塌。

他是彻底栽到里面去了。这辈子坏事做多,上天给他安排了劫难给他,一辈子煎熬。

看见顾无奈回头,夏亭露出讨好的笑,很灿烂很迎合,却被顾捂住了:“不必这样。做你自己就好。”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愿意她委屈自己。尽管对方讨好的对象,是自己。

夏亭扯下他的手,缓缓地摇摇头:“是我的错,我该哄你高兴的。你也是我心里面很在乎的一个人啊,大娘、大哥、你……很多很多人。”夏亭顿了顿,继续道,“我隐瞒了一些事情,你也察觉了。但是不是有意要伤害你,那事情对我太重要,我太害怕了…… ”夏亭下意识地颤抖,脸色也有些苍白,赌一把

“我”夏亭喉咙滚动了一下,“不是这个朝代的人。”

愣是做了心理准备,顾还是惊讶了。

“我还有银水”夏亭继续,除了系统,该说的都说了。这下子,就像放下了心头大包袱,轻松了许多。她露出了释怀的笑容,坦荡荡地看着顾。

惊讶过后,顾迅速调整过来,他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前堂的人都在忙着,没人发现他们回来了。

“以后这些话,不要对其他人说。你就是这里的人,永远是!”顾清楚她身世之后,心里多了一份沉重。他理解了夏亭的小心翼翼,理解了她的委屈和警惕,人的本性都是趋于保护自己的,她敢将自己的弱点露出来给他,表明了极大的信任。

“谢谢你。”谢谢你的付托。

夏亭不想把气氛搞得太煽情,就搞怪地做了个鬼脸:“知道我的惨了吧。”

“知道了,我错了。请你吃面。”顾笑笑,佯装投降道。

夏亭高昂着脖子:“这还不错,走吧。”她看了看对方厚实的背膀,笑容依旧。

是她说谢谢才对呀,是他们容纳了像“怪物”一样的自己,还呵护备至,付以真心。他们,是善良的人啊。

夏亭狠狠宰了二哥一笔之后,才摸着鼓起来的肚皮,艰难走去顾帮的大本营,说来惭愧,这还是她第一次去呢。大哥的镖局,她更是一次没去过,害。

跟二哥在一起,永远会是最舒服的状态。他总能体贴着你,不论是走路速度,吃完东西要擦嘴递手绢……

吃完东西后,她的脑子也运转起来了,二哥的事情很危险,但没到急的程度。晴天当时的话透露出来的信息是她近期内不会采取行动。按照二哥说的,她现在还在培养势力巩固自己的位置,没那么精力对付他们。

女人的直觉,晴天的人很偏执,她得不到二哥的心,肯定也要得到他的人,不会轻易弄死二哥。所以,如果二哥体内还有蛊毒的话,应该是个牵绊的作用。

夏亭真是太佩服自己了,将察言观色的本领发挥得淋漓尽致。

顾帮的大本营就在河畔附近,她想象中的顾帮人应该都是一群孔武有力的大男人,光着膀子,圆瞪着眼凶神恶煞,让你不敢趋近的。但来到之后,和她想象中不一样的是,他们的住所单调而隐蔽,一点儿不嚣张高扬,连人小伙子居多啊!还挺可爱的。

“顾帮头,你回来了!”  走过的人都跟二哥打招呼,然后悄悄地用好奇的眼光打量夏亭,这眼光并没有让她觉得不舒服,是一种探究的好奇的眼神,没有邪念。

所以,夏亭也礼尚往来,笑嘻嘻地招手打招呼。让人家羞红了脸。

顾笑着没有阻止夏亭,但是看向他的小弟的眼神中寒气逼人。

“诶,那里是什么地方?鸡蛋花好香啊!”夏亭看到右手边的一个小巷子前就有一颗鸡蛋花树,颇有艺术性地生长着,她一下子就被勾引过去了。

“诶!那里不行! ”

众人发现的时候,已经阻止不了了。

眼看着夏亭推开了门

夏亭看到眼前白花花的一片,还没看清就被顾从背后用手盖住了眼睛。

周围一片惊呼,有的人声音中还带着兴奋。

夏亭不明所以,刚想出声,就被二哥冷得掉渣的声音吓得噤了声。

“大白天的成何体统?!连门也不关?待会儿都给我去领罚。”

此话一出,前方一片哀嚎:“喔!别啊头儿,我们平日里也这样啊,部大老爷们的,要知道嫂子来,我们肯定不敢造次啊。”

夏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哀嚎完之后就场都静了下来,耳边传来二哥温柔的叮咛:“别到处跑,都是些大老爷们,生活习惯不好会吓到你。”二哥喷出来的气息惊扰了耳朵,酥酥的,夏亭微微瑟缩了一下,弱弱地说了一句:“痒~”

等夏亭重见天光的时候,他们又已经出来了,夏亭忍不住好奇偷偷望过去的时候,就发现里面出来的男的脸色都不太好,手上的动作或多或少是在调整裤头带……

夏亭唰地把头拧了回来正视前方,连脸也热起来了。

她这小动作瞒不了周围偷偷观察他们的人,二哥在他们不敢说话,顾走开之后,竟像女生八卦一样团团围在一起,悄咪咪地说:“看到嫂子刚才没?她脸红的样子好可爱。”

“啊,顾帮好幸福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个这么可爱的媳妇儿?我肯定会好好疼爱她的。”另一个人憧憬着。

不乏泼冷水的人:“得了吧你,连自己养不好,别娶了人家回来受罪。你能像顾帮那么体贴温柔?”

“顾帮温柔?!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那浮夸的表情,夏亭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再瞅瞅旁边那个黑了脸的男人,老实话,那嘴角的笑,真的挺渗人的。

“嗯哼!”顾清了清嗓子,冷脸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