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四十六章:小白闯画舫

()

平叔眼神立刻变得黯淡:“还没想好。我这辈子都在种庄稼,其他的活儿也不懂,只能临时找些苦工,熬一下日子了。等过了这段时日,再作他想。”

在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小草屋,小草屋很简陋,生活用品却一应俱,桌椅上一尘不染,想必是经常来人的。

“你看,这里头还有什么不对的么。”

就在夏亭悄咪咪打量的时候,平叔已经写好契约了。

这方面夏亭不是行家,她转手就给大启看了,大启细细看了一遍后又还给了夏亭,轻轻摇了摇头。

夏亭象征性地看了看,很是爽快地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略沉吟了一会儿,夏亭还是问了问:“平叔啊,如果说……我想雇请你继续照看这庄稼,这价格比市场上的临时苦工要好些的,具体的可能还要看一下行情,您看……愿意么?”

夏亭一时兴起买下那么大的产地,但却也没人照料哇,听平叔那么讲,她立刻感觉找到人选了。再说,以平叔的为人还有他对着土地的热爱,想必能很好的照料到,而且,这地他照惯了,比她熟悉多了。交给这样可算是资深的庄稼人,夏亭很放心。总比急急忙忙找人照料要好得多。

平叔一开始眼里闪过错愕,而后是巨大的惊喜,“愿意!当然愿意啦!您真的是大菩萨啊~谢谢给了我们生路啊。我和我家婆娘一定会好好照管好地里的,你大可放心。”

这下可好了,两家欢喜。

“平日里就俩人作业么?这人手方面……”夏亭有点担心,两个人真的能照看一百亩?人手估计还是要入的,不过既然都说了把土地给平叔权负责,那照看的人手,自然也要征求意见了。

“噢!现在不是农忙时候,就我们两公婆是够的了。不过再过些时日,等稻禾成熟了,可能要雇请多10个帮工。”说起这些事情来,平叔熟悉得不得了,稍加思索,就给了肯定的答复。

土地卖给夏亭她们了,平叔家就在这,根也在这,没地方好去的,见夏亭能收留,签订契约的时候也没多想了,照着十年签了。可以说,平叔变相的,也是一辈子跟这100亩土地打交道了,也算是圆了梦。

“我看到那不是有点多的田地嘛?你们平日里继续用就好了,那菜什么的自家园子里摘就好,别在外面另买了。”平叔又陪夏亭他们转了一圈,每块土地地介绍,夏亭只给了100亩地的钱,那剩下多一些地送给夏亭的,原来是平叔他们自己开垦出来,自己平日里吃饭用的。既然这样的话,她做老板的,也要体恤体恤员工,在他艰难的时候,帮上一把。

总之,这一次,夏亭是捡了个大便宜了,多了100亩地不说,还有个资深的农夫帮忙照看,简直是花了小价钱赚来个大便宜。

离开的时候,夏亭碰了大启一下,“帮忙查查平叔的事情呗?”

“怎么呀,用人不疑,你咋事后那么多变呢。”大启总得找话来刺刺她。

夏亭笑眯眯的,没跟他生气,“我当然相信平叔的为人啦。

只是,他好歹一个中中等等的地主啊,怎么亲自下地不说,还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呢?”

撇开私人感情不说,真的太卑微了。如果她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恐怕得崩溃。

“回家给你单独烤个你最爱吃的叫花鸡?”夏亭美食诱惑。

大启死撑:“……两天都要这样。我帮你促成了这事儿。”

夏亭心里高兴得很,也不在意这么点啦,爽快地答应了。

大启也觉得飘飘然,他第一次发现这女人那么好商量。以往要吃个叫花鸡也没那么容易,外头的自己做的也没她做的好。

自己已经觊觎很长时间了。

“那我先走了。这路也安,你自己回去吧。”为了今晚的口福,他得赶紧干活去。

“哎!我不认识路啊。”夏亭喊也喊不住,男孩子一溜烟儿没了,哀叹一声,靠着记忆摸着走了。大启年龄摆在那,还是少年心性,你也没办法责怪什么。

大启带她来的时候是绕着小路的,她对这片地不熟,还是别作妖了。顺着溪河下去,她总能回去的。

夏亭笑起来,她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呢。

每次来镇上,不是做生意就是置办东西,没有一次闲情好好了解过春江镇。三两画舫停靠在岸边,细看竟能看出画舫形状和颜色的不一,倒有的雅致有的风俗,倒别有一番风趣。

到了晚上,每间画舫上增添几个灯笼,漂游在溪流上,丝竹管弦……夏亭眼睛极亮。真的可能是没什么缺什么,人就对那东西越感兴趣。夏亭对这么个文人雅士、浪漫的事情向往得很。

有浪漫,谁想要实在啊。

只可惜,大哥那木头,这方面到今天为止还没开窍。

看着看着,她就跑到人家码头上面了。经过的人都看向她,想到自己的“名人效应”,不想被人纠缠,她把丝绢对折成三角形,蒙上了自己的脸。猥琐是猥琐了点,不过没人认识,管他呢。

“哎呀,姑娘你来这做什么呀?”夏亭犹豫着是敲门进去呢还是找人的时候,旁边就有人来问了。

来人是个30来岁的女人,皮肤略褶皱的情况下可看出年轻时是个美人胚子,棉衣底下隐藏着曼妙的身姿……莫非是唱戏的?声音也轻柔得很,忽略掉那带着丝质询意味的话。

古代出来唱戏的女子好像都差不多哪儿去。

“是这样的,我想上去玩一下,熟悉熟悉。”夏亭准备先熟悉情况,都了解清楚后今晚一大家子包一只船,将它玩个遍。

女子眼中质询的意味消减了些,随之而来的是试探:“你确定么?家里人都同意了?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这儿可不允许半途退缩的。”

夏亭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问。

这……游个船还不容易?还不可以半途放弃?莫不是还有刺激的项目?

“嗯……”夏亭动摇了,内心的喜爱还是让她不顾小白的形象,多问了句:“这需要什么条件吗?”

听她问到这个程度了,女人才终于重视起来,围着她

绕了一个圈,更甚时直接下手,弄得夏亭脸红耳赤的,几欲先走。她有点小后悔了。但亏也吃了,再跑更亏了。

“身体条件不错的,气质也有点风格,样貌你盖住了啊看眉眼也还行,今晚可以过来试着尝试一下,行的话就留下,不行再离开。”女子下最终的结论。

这游个船为什么还有外表的要求?不是有钱就行的了?还那么高卡司?

“我……”夏亭前进了一步,又后退了一点点。

“若想好了就……”

“啊!”夏亭惊呼一声,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跌进一个坚实的怀抱。熟悉的气味让夏亭放软了身子。

“抱歉,春姨,内人不懂行,给您添麻烦了。”顾温纯的声音从头顶穿透过来。

“哎呀,你放开我啦。吓死我了。”夏亭反应过来,看见对面女人的眼神,发现她和顾的姿势过于暧昧,连忙挣扎。

“别闹。”顾没有放开,反而抓得更紧了。天知道他现在是忍受着多大的怒气,才能冷静地站在这里解释,怀里的女人还不安分。

要是他晚来一步,有够她后悔的。

“哎呀,原来是帮头的小娘子呢,果然是可爱得让人忍不住藏起来保护着呢。”女子闻言,掩嘴笑着,不免打趣道。

顾点点头,“嗯,我还有事,先走了。”

夏亭算是听出了点事儿来,二哥好像跟这女的有点关系呢,那是不是去玩的话更容易了?

对的,夏亭还没打消水上夜游的念头。

“诶诶诶,你让她给我们一艘船,我们出来玩呀。”第一次,夏亭是被粗鲁地迫不及待地圈着脖子走。

“噗嗤~”

后方被二哥叫做春姨的女人笑了出来。

顾眼中罕见地闪过羞赧,随即而来的是无奈,“这不是你想象的能玩的地方。待回去了我再告诉你。”

周边越来越多人注意到他们了,顾并不想引人注目。

夏亭的脑回路永远跟他们不一样的,她还在执着于他们的对话,“帮头?她叫你帮头耶,你在这里做活儿的是不是?那干嘛不让我在这玩呢,弄得那么神秘。”说着说着,她还气上了,想着那么久了顾可一点儿自己的信息都没告诉她。

“你都不把我当你的亲人了!”夏亭一把推开他,气呼呼地自己走。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气什么。

好歹是远离那乌烟瘴气的地方了,万一让亭子遇到什么猥琐不守规矩的人就不好了。

不过,自己的用心良苦,女人都不清楚,跟自己闹脾气,也不知道多久能哄好了。

这么个一搞,天就黑了。小摊儿的灯笼都挂了起来,这段路基本是晚上才热闹起来的,顾不紧不慢地跟在夏亭后面,既能看着人,又不惹她再生气。

“喏,你看看这是什么”

画舫 烟花 顾 大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