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三十四章:讨债

“小妮子,你怎么说话的呢?啊!这样说你弟弟的吗?”听见顾霖的辩驳,桃花娘狠狠地掐了桃花一把,这下子,桃花是真哭了,眼泪都飙出来了。

桃花娘可不管别人说什么,一转脸便哭天喊地地叫喊着:“哎呀,大娃你误会我儿子啦,他是被陷害的,他平时那么老实,怎么会作奸犯科被抓进去呢,是他识人不清啊。”

看着赖坐在地上捶地的桃花娘,顾霖一个大男人无法回话。

“既然如此的话,为何桃花夫家不帮忙?他有权有势的,一张嘴不比大哥好么?亲人都不帮,你让我们怎么帮?再说了,我们家什么都没有,没什么能帮的。”见顾霖不好回话,夏亭只好出面。

“你胡说。前阵子不卖着酸果酱赚钱了嘛,怎么会没钱?你这个狠心肝的贱人给我闭嘴。在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桃花娘扯着大嗓门,对比顾霖和夏亭心平气和的辩驳,就显得气势盛了。

感情是来要钱的。奇了怪了,桃花虽为妾,但大户人家的,照理说不会亏待她什么呀,给娘家带些好的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也有可能是最近做酸果酱的生意,做得挺好的,遭人妒忌了。

如此一想,夏亭顿时眼目清明。

“呵,你们不也靠着这个赚了挺多的?我家几口人?不需要钱,前阵子出事了,不要钱?谁不知道我们家穷呀,你倒上门找我们要钱来了?桃花前阵子不带着绸缎回来了?卖出去不值钱多了?”

“对噢,前阵子桃花回来,带着绸缎,还在村里炫耀了好久呢。这会子还好意思找人要钱。”

“对啊,顾四嫂前些日子不出事了?我家男人当时在场,回来说伤得不清呢。还有那远方表弟也是……”

“嘘嘘,在那儿呢。不过,桃花娘这的确过份了啊,明显找人赖,坑钱呀。”

夏亭一说,村民的心顿时偏向他们一边,纷纷指责起她们母女来。桃花从小到大被娇养大的,虽没少被她娘骂,但从来没见过这场面,不禁有些害怕,“娘,要不咱们回去吧。”

“快走啊,省得在这污了大伙儿的眼,嗤,简直了。”王嫂吆喝着,手拿着扫把作势要赶她们走,桃花娘见村民们都不帮她了,作觉失势,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拍身上的泥尘,一边骂着桃花一边飞快地跑了。

村民们见闹剧终了,也散开各回各家了。

夏亭上前感谢王嫂和春花她们刚才的帮忙。

王嫂拍了拍她的手,道:“算得了什么,刚主要是你呀,把那不要脸的两母女赶走了。下次可不要跟她们客气了,她们都不是什么善茬,特别是桃花娘,不会善罢甘休,有什么事找我们啊。”

夏亭自是点头答应,寒暄了一会,她们也要回家做饭了。

回到院子的时候,顾瑀他们已经在做饭了,没她什么事儿。想到刚才闹了那么一场,大娘肯定都听清得很,记心里了。她又去跟大娘谈了一会儿,见她脸上愧疚的情绪褪去,才放心。大娘自从伤腿之后,自觉拖累了家里,不说清楚,夏亭害怕她还要自责。

吃饭到一半的时候,顾霖放下碗筷,道:“刚去了村长家,就娘伤着的事情,不有个赔偿吗,就这个事情,我们明天要跟村长去镇上,讨回公道。”

夏亭愣了愣,没想到这么突然。她以为这死猫就要这样吃下去了。她听说大娘去工作的那个织纺,是京城那边的权贵开的,得罪不起。

转念一想,村长做事儿还不错呢,还跟他们讨回公道。

“好,我去整理下明天的行李。”夏亭匆匆爬完饭,就去收拾了。

晚饭过后,等大伙儿吃完饭各干各的时候,逮着他一个人,夏亭拦在他面前。

从桃花娘他们闹完后,顾霖的脸色一直处在漠然阶段,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刚那闹剧,你不该搭话的,万一她们倆针对上你了怎么办?”顾霖沉着脸,有些郁闷。

夏亭摇了摇他的手,抚慰道:“大哥,我以后也要在这里生活的呀。跟她们免不了见着,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呀。要恨早恨了,也不差这一时了。”夏亭见他脸色渐好,趁热打铁,“我相信,如果他们欺负我了,你不会坐视不理的对不对?我相信你能保护好我呀。”

顾霖无奈,看着一脸讨好的女人,摸了摸她的头,“我去给你准备洗澡水。”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撒娇撒泼说理对两兄弟都是有效的,夏亭眼珠子转动,俏皮地笑了起来。

明天去镇上讨债,大哥没有跟她说她也去,但这事情,她想跟一下,顺便去陶瓷店那找老板另作图案的陶罐,下一次她要做青梅酱,瓶子也要换一批了。

这么想着,夏亭也跟顾霖提出来了:“大哥,明天我也想跟着去镇上。”

顾霖脱着外衣准备上床的动作一顿,半晌才回答:“明天可能会有冲突,或许顾及不了你。而且,娘在家里需要照顾。”

“我知道。阿奉不留在家?他现在身体好多了,可以照顾大娘的。如果明天有冲突,我保证躲得远远的,不会让自己受伤让你们担心。我发誓。”夏亭装作严肃地蹬了三个手指头举天,一脸真诚。

殊不知在古代人是很看重发誓的,顾霖立马掰下她的手指头,小声呵斥道:“没有事没事的发誓,触怒了老天爷,不好。”

夏亭吐吐舌头,同样小声道:“那你是答应了吗?”

顾霖想了想,知道她誓不罢休的性格,就算留她在家,恐怕也不安分。倒不如放在身边看着,还好一些。

“好吧。明天你要跟紧我,要是有危险,就马上跑。”

……

夏亭起了个大早,两兄弟起床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不分前后脚也跟着起床了。

夏亭跟大哥打了声招呼,就找苏奉去了,她要跟苏奉说一下注意点,大娘现在还要定时服药。

过程很顺利,让夏亭稍觉不自在。平时私下聊天的时候,他总是浑身刺的,这次如此温顺,太诡异了。

“你最近身体有感觉不适吗?有什么不顺心的也可以跟我说一下。”

苏奉眯了眯眼睛,藏住了眼里的情绪,道:“大门不迈,能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身体好不好……你不也知道?”

啧,看这话说的……她可没法接呀。她总觉得苏奉有些闷骚,有几次想说出来,但怕被这小心眼的男人打。

见夏亭一副便秘的样子,苏奉终于有了奸计得逞的快感,“你说的我都知道了,时候也不早了,去镇上需要些时间,你也去准备下吧。”

夏亭如得了赦免令,立马顺着梯子下,滚也似的跑掉了。

她是疯了才关心一下他的。私下跟他相处真的太不自在了,以后还是能避免就避免吧。

苏奉看着夏亭跑远,眼神波光流动,水纹般滑过流彩,神色不明。

到村口集中的时候,全场只有夏亭一个女的,村长不认同地看着顾霖,说:“大娃,这次去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你还带着媳妇去?”

顾霖抿了抿唇,看着夏亭。他本意是不想的,万一谈崩了,刀口无眼……“我和二娃会看好她的。”

夏亭松了口气,顾霖还是选择尊重她的想法,让她去了。

“我到时候去陶瓷店那买东西,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夏亭这时候才发觉自己是不是真的拖后腿了,心里有些愧疚,只好一再保证。

顾霖趁着大伙儿不注意,安慰性地拍拍她的手,低声道:“没事,有我担着。大家不会怪你的。”

夏亭低着头,看着包着自己双手的古铜色大手,镇定了下来。他以前从来没在大家面前对她做过什么亲密的行为,这算不算是一种突破呢。

顾瑀默默地看着他们十指紧握的双手,半晌,把头拧到一边,没有说话。

“待会儿去买东西让二娃陪着你吧。”等快到镇上的时候,顾霖突然宣布说。他还是不放心阿亭一个人在外。

“不用,我就去陶瓷店那等你们,不会乱跑的。”夏亭想了想,推辞了。她觉得大哥那边更需要人手。

陶瓷店离集合点不远,夏亭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走远,眉头纠结在一起,希望他们能够顺利讨回那10钱吧。

夏亭照例订了100个陶瓷罐。她之前上山看过,青梅树挺多的,而且野生青梅过于酸涩,没几家人会去采摘。这样的话,家里酿制青梅酱的陶罐不够了,她又另外买了2个大的瓷罐,加上家里两个,暂时够用了。给了220文钱,依旧是送货上门。

因为夏亭之前订的陶罐量比较多,信用也比较好,她跟店家都比较熟悉了。她看到一个新品,那模样还像人样葫芦,还有些可爱,不免多看了几眼。店家见她感兴趣,顺水推舟道:“怎么样?有兴趣么?你可以拿只没飘色的回去端详,看有意入这货没?”

夏亭见此,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店家见她留在店里没有离开的意思,还闲聊上了。

“你这些天没上镇上来,据说咱们这来了个大人物呢。生面孔倒很多,不过,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他们的面孔。”店家一边盘算着算盘,把最近镇上的八卦都一股脑地说给夏亭听。

女人天生八卦的性子,自是来了兴趣。

“哇,那么神秘吗?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