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二十九章:被大哥吃得死死的(双更)

()

夏亭整个人弹跳起来,就差咆哮了。

她刚看到大哥,欣喜的情绪还没完涌上来,看到他对面的人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是不是哪里出错了?碰面碰错了吧?对面那自带忧郁气质我见尤怜扶风弱柳双目含春一吹就倒,身上下的气息都散发出“快关注我我是可怜的小白菜”的感觉是什么鬼!

说好的老男人的夫人呢?说好的年龄相当呢?

轰隆隆!

夏亭的心里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她觉得自己太难了。

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你不是说你不怕的吗?你相信你的大哥。”秋月在一边复述着她的话,谁不知一箭又一箭地扎在夏亭心上。

“那么年轻!?夫人?”夏亭再次确定,眼含希冀。

秋月淡定点头。夏亭那一惊一乍的时候看多了,免疫了,让她吸取点教训也好。

“谁告诉你一定是个老的?”

“不是说这老男人是靠他夫人娘家发迹才能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嘛?”她知道老牛吃嫩草在古代平常得很,只是……这理由有点说不通。

有声望的人家会把自己孩子嫁给一个名不经传的老男人么?难道不怕有辱门风,或者说得不到相应的利用价值?

秋月搭在凭栏上的手猝然紧攥着,对着夏亭解释,像在对自己说:“你以为人家傻?这老男人现在不是混的风生水起吗?能坐到那个位置上的人眼光只会好不会差。”

夏亭看了秋月一眼,沉默了。

她终究被保护得太好,连秋月这丫头比她知道的人情世故都多。

相对无语,她们站在凭栏前,清晰地看着不远处那对男女的发展。秋月的确找了个非常好的地方,她们能将下面的人的一举一动看得无比清晰,对方却难以发现这里。加上她们“改头换面”的,更是有恃无恐。

所以,她们也很肆无忌惮。

“我终于理解这夫人和那个老男人为什么情感不合了。”夏亭感慨。

秋月一时间被吊起好奇心:“什么?”

“美女与野兽,还是爷爷辈的,你说要怎么合?”

秋月顿时把头扭了回去,她是傻了才以为夏亭嘴里能说出什么正经的话,话虽粗俗了些,她刚刚那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这夫人是不是主动了些?哇你看你看,那手!”

他们不知道聊到了什么,夫人露出了含羞的笑容,似是对大哥有所不满,竟伸出了小拳拳借机揩油吧。

顾霖背对着她们所在的位置,故而没看到后面夫人做什么了。

夏亭兀自摇头跳脚,情感冲动叫她应该出去,理智上却制止了她。算了,计划要紧。

不就摸了几下?纯当是鸡爪了。

不知是否夏亭的眼神过于强烈,顾霖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她们方向。

夫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目光了然,“顾郎也喜欢去那样的地方吗?”

顾霖回头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不。”

就在说话的时候,夫人使了个眼色给她的奴婢,奴婢顺

从地远离了这里。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女子不信,或者说是想……探点什么风。

顾霖不自觉微簇起眉头,他们这样“少见”,自己对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

“抄近路罢了。”说完,不要等对方回应,他就提出要走了,他颠了颠柴,临走之时提醒了一句:“记得不要和亲密的人分开太久,危险。”

放长线钓大鱼,这是一场游戏和博弈,看谁先抵不过攻势而输。

奴婢不知不觉又跑到身后,夫人也习以为常了。她看了奴婢一眼,又转头看着顾霖远去,没有挽留。不过她的眼神中却有波澜划过,半晌,她幽幽地问道:“他、是什么来头呀?”

平静的湖面上,一根钓鱼竿直直地垂在湖里,偶然,它的附近冒出了一个两个的泡泡……

“喂喂喂,散了散了。”夏亭程盯着他们,见大哥走了之后她就去拍旁边那个昏昏欲睡的人。

秋月睁开朦胧的眼睛,风一吹,逐渐现清冷之色。

“结束了吗?”

夏亭鄙夷:“对啊。要是靠你一个人在这儿盯情况,我觉得我们要凉。”

有点儿听不太懂她的话,猜了猜大概懂了。她也不反驳,这事儿实在与她无关,如何能像夏亭打了鸡血一般一点点小情况就咋咋呼呼的。

不过她也就在心里吐槽,说出来这女人又要多想。

所以说,夏亭这小白的性格也是他们这些人纵容出来的。身边的男人纵容就算了,大娘也纵容,现在连秋月也这样诶~

这些夏亭一概不知,她要去“兴师问罪”了,给大哥上点眼药,不然照着这样发展势头,她头上会不会变成青青草原真不好说,有时候一些事情人的主观意志能扭转的。女人想得到一个男人,方法多得很。

因为走得急,下楼梯的时候差点跟一个人撞上,对方醉眼朦胧的尚不清醒瞥了她一眼,身上一股酒味。夏亭连忙躲开,看着地上的男人一眼,捂着鼻子走了。

夏亭俩出门后就一路奔回去,主要是夏亭,秋月无奈跟上。走到半路就遇到慢慢走有意等她的顾霖了。

秋月见他俩这样,随便说了个理由就撤退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大哥等人的姿态太明显了,难道他看见自己了?

顾霖在想着他之后说出来的话会不会惹夏亭不开心,看到她穿着男儿装,出入那样的场所……多想了一会儿,就看到小娇妻不耐烦地皱着眉头了,于是赶紧把思绪扯回来,捂着心口的地方,张口就道:“嗯。这里,感受到了。”

“所以,那女的真的是我们这次的对象?”夏亭内心已经百分百确认,她还是想在顾霖嘴上听到一个让她满意的答案。

顾霖又沉默了一会儿:“嗯,我也没想到。”

偷瞄了眼夏亭的表情,顾霖不自觉紧绷起来的肌肉终于得以放松。所谓的送命题,就是这样的吧?

“所以你很爽咯?”昨天惹她生气了,借机说出了送命题的事情,大哥在观察她的时候,其实她也在留意着他。

以为就到这里?太天真啦!

顾霖顾不上影响了,直接就牵着夏亭的手,他也不说话,眼神很正直很认真地看着你,告诉你他的决心。

于是乎,在大街上,大家就看到一个穿着野性的男人和一个身材娇小羸弱的小幼~~童(??)手牵着手,暧昧地走着。

大户人家虽有人玩着档事的,却也没这么胆大敢明面着来,这两人好生大胆,惊世骇俗!

夏亭觉察出不对劲的时候,差点儿就已经被包围了,那窃窃声直直地灌入耳朵,什么都听清楚了,暧昧的辱骂的吐槽的都有,她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挣脱顾霖的手,看他侧面嘴巴紧抿,一副倔强的样子,她低声说了句:“快放手呀。”

“不放。”

“到时候被那夫人看见,误会你的那方面的。”

听到这个,顾霖才不情愿地放手,但还是轻轻说了句:“看,可以证明我的心了吧。”

啧,本该高兴的,怎么感觉自己被搞了一下?

夏亭实在忍受不了过多的关注和注视,她撇下格林赶紧溜回去了。

这么一搅浑,倒没了刨根问底的趣意了。

夏亭他们到家的时候,秋月、大启已经等着了,秋月瞪着死鱼眼问了句:“怎么比我还晚回来。”

夏亭随意地坐下,一手撑着脑袋,闭上了眼睛:“哎,我太美了。”差点儿说出自己是盛世美颜了。

“所以,今天顺利碰上面,也引起她注意了?”三人没理会夏亭,讨论起今天的事来了,让她自己在一旁跳脚。

顾霖堪堪落座,看了眼夏亭,微微点头:“嗯。”今天的他格外沉默,不愿多说。

“有约你下次见面么?”大启整个人往前倾,满眼兴味。

夏亭也睁开眼睛看着大哥。

“没有,我感觉……”顾霖似是遇到困惑,想了想,“她应该对我感兴趣了。应该,就这样再几日,就能有效果。”

“夫人往你身上摸了一下,舒服么?”

大启像在吃一个大瓜一样的表情,就差吃来壶小酒了。

夏亭一拍掌:“你不提,倒让大哥给糊弄过去了,你刚才也没回答我呢。第一次见面就摸上了?”本来不想酸的,但说出来的话夏亭自己都觉得酸得不行。这种又酸又好奇还有点兴奋的感jio,夏亭觉得自己是变态。

“她不小心摔了一下啊,我们距离有点近,就碰到了。不过,我感觉,那一摔有点刻意。”顾霖皱着眉回想,句句说的都是实话。

大家也都认真了起来,第一想到的都是泄密的问题,不过细细一想,他们这个计划就四个人知道,短期内就实行了,这个想法说不过去。

大启哥们地拍了拍顾霖:“顾大哥,艳福不浅啊。”

秋月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夏亭叹息摇头:“大哥太有魅力了,我很担心外面狂花乱碟的整天飞来。”

顾霖看向她:“这不都是你设计的么?她只喜欢我这皮囊。”而且……他的小娇妻狂蜂乱碟也令他很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