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零六章:曲尽人终散

()

“啊,我没事。可能没吃早餐,体力透支了。”

尼师将所有一切看在眼里,眼神柔和宁静,依旧怀着大爱,嘴角微扬,不卑不亢。

大伙儿看见大娘带了个尼师回来,喧闹的声音都变小了,看过去的眼神里带着好奇和敬畏。

“啊,你们聊,敞开的吃哈,吃个尽兴。”大娘今天很是快活,眉眼间都是喜色,她没想到还能请尼师出山呢。

听到大娘这么说,加上春花在旁边插科打诨的,很快,气氛又恢复从前。

看那尼师,大约40是来岁的模样,她那气质让人宁静舒和,夏亭好歹算是放下心了,大约不是骗子。只是,她内心有点~虚~

尽管这样,夏亭还是很快从里面拿来椅子和凳子,面子还是要给的。她人也就那样了,无缘无故,应该不会突然针对她吧?她那异世的身份,说出来也没人信。况且,她还有菩萨托世的“新身份”呢。

如此一想,倒是淡定许多了。

顾家在村里名声风评一向不错,经过顾还有夏亭这次的事件之后,大家都更加和谐了,各种恭贺欢喜过后,留下一片狼藉与残骸。夏亭一整天各种折腾,一会儿去招待一下客人,一会儿又进厨房帮忙,有时候还要帮邻居带孩子,那些顽劣的小朋友哟,让夏亭耗了好大的精力,熊孩子名不虚传,想想以后自个儿生个小孩出来是这模样,恐怕要累成狗。

大娘在院子外招呼客人离开,顾霖和二圆负责将凳子和桌子都还回去,春花也在厨房里洗碗了,院子里剩下尼师和夏亭在。

“施主在这异世生活得可好?”

夏亭手一僵,不过瞬间就坦然了。那尼师不说话,她都忘了还有这号人在了。高手,果然存在感都不强,能让你忽视此人的存在。

夏亭笑笑说:“还行的,尼师能看到我的过去么?”她很好奇。

尼师笑笑没说话,话题一转,“施主恐怕还有很多路要走,记得切勿气馁。”

夏亭看着她那笑,越看,怎么感觉越贼呢?贼兮兮的笑,跟这身份不太符合呀。

听到她后面那话,夏亭一下子来了精神,这就是传说中的预言么!

很多路要走?不要气馁?

感觉不太平顺呀。

“有办法规避这弯路么?我心无大志,就想守着这方圆,过着小市民的小日子而已。”夏亭想了想,突然走到厨房里面拿出来一碟糕点,谄媚地说道:“这糕点可好吃啦,尼师可试试。”

美食贿赂!

尼师的眼神闪了几下,最终移开了眼睛:“阿弥陀佛,天机不可泄露。”

夏亭还不死心:“我本来就可以说是异端,应该不会有事的。”循循善诱。

“你啊,本来就不平凡,怎么可以苛求平凡?弯路本就存在,又怎么能说规避就规避?好好跟着命运走即可,带着你的使命。”尼师拿起一块糕点,酥酥脆脆,里面的馅儿入口即化,果真是德兴楼的糕点。

夏亭看着这前后变化太大的尼师,整个人晃了晃,难道她里头在刚才换了个灵魂?还有,刚才那傲娇的小表

情是怎么回事?

这吃着糕点津津有味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说好的大师形象呢?

“哇,这是让我往死路上逼呀。”理清楚尼师那话,夏亭顿时不干了,怎么感觉她的未来那么坎坷呀。

尼师嘴角还有着糕点屑,一边神神在在地说:“绝处逢生啊。再说,你天生命格里不缺少贵人,好好把握就对了。劫,躲掉了一个,另外一个在别处等着你呢。还不如朝着自己能看清的劫难上走。”说到这里的时候,尼师还看了看果酱坊的那个方向,笑容蜜~~汁猥琐。

那个方向,不仅仅是那二楼的人,还有……果酱坊的合伙人。

不过,这姑娘到如今没看开,或者说故意避开不谈,作逃避状。

逃避吧,也没几天了。

见没了问下去的机会,夏亭悻悻地走了。

什么出家人不打诳语,天机不可泄露,说了一大堆问题,却没给个实际的解决方法,也挺挠人的。自然也就没有了招待她的兴致。

尼师看她那小孩子的性格,无奈地摇摇头,悠悠然地继续吃着糕点了。

闭着眼睛享受着美食在味蕾上的跳动,睁开眼睛的时候,碟子上只剩下了残渣。

嗯?

“我、我要部吃掉,哼。”她说了一堆没啥用的话,这糕点是白送了。

这可是秋冶送给他们的入伙礼呀,德兴楼的糕点师傅亲自专门连忙做的呢,送来的时候还热乎着,可不能便宜了这么个尼师。

尼师眼神一闪而过的失望是**裸的,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这是在报复贫尼啊,贫尼虽不能给你指明什么名路,好歹后事发生的时候,能给你个提点啊。”

夏亭噎住了,连忙灌了几口水,这人……说话不直接些, 不过,能帮她也是好的。

“嘿嘿,不急嘛,以后还有的。”夏亭连忙安抚情绪,生怕惹了这尊佛。

“那你是要留下来了?”

贫尼喝了一口水,淡淡地点了点头。

夏亭心里闪过雀跃,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前后对着尼师的态度变化是多么的明显。

夏亭坐在了尼师的旁边,两个人之间的疏离感在那对话中已经消散,如同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夏亭不得不服的就是她的气质,能让人周身的防备在无形之中消散。

“你这副模样,大娘见识过么?”夏亭很好奇,之前端得一副高深,在她面前却以本来面目见人?

尼师睨了她一眼:“跟你这异世魂……也不可以这样说,反正就是个异端,不需要端着。你以为不累?”

好吧,这理由很强大,她无法反驳。夏亭又暗自吃了个瘪。

跟这尼师相处,夏亭可以说是最放松的,也是最本我的形象。或许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对她是知根知底的吧,也无需装了。

“你怎么会找到大娘的?”

尼师哈哈大笑了一声,又露出了那欠扁的迷汁笑容:“缘分呐。化缘而来,也是我的一个历练吧。”

夏亭晃了晃脑袋,不置可否。不知

道是否真话了,但也不需要深究,反正,没有恶意的便好。看她浑身正气,虽然性格让人不放心了些,但应该还是能信的。

这是一种……托付般的信任。

“夏亭。”聊得正嗨,她们俩的对话突然被打断。

夏亭望向声源处,苏奉站在院门口,神色不明。

夏亭心里咯噔一下,突然不想面对他们之后的对话。本能的逃避,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事情。

尼师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淡然地走开了,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夏亭想叫住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是有事情来找你,去二楼说?”

夏亭张了张嘴,尔后摇头:“不了,你有什么不可以在这里说?”夏亭的表情有些倔强。她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之前亲眼见到过的两次意外……

苏奉看了看周围,还有不远处喧闹的声音,眉头皱了皱,这根本不是说话的地方呀。

不过

“行。也没什么事,我要走了。”他刚说完,就直直地看着夏亭,在期待着什么。

然而,他终于是失望的,对面的女人表情淡然,并没有露出任何不舍的情绪。

不意外,她那迟钝的神经,本来就不会理解到什么,也不会知道,这次的离别,或许将会是永别。

不知不觉的,苏奉平淡的嘴角中,带着丝弱弱的微不可见的苦涩。

不意外,她也早该做好心理准备了,毕竟有两次的碰见,都给了她预警。

“好呀,去追逐你的梦想吧。我去给你准备行李,可千万别拒绝,都是我和大娘还有大哥的一片心意,在路上用得着。”夏亭扬起笑,干巴巴地说着,接着就跑到卧室里面拿东西了。

有些物品,她老早有准备,不管是谁出远门,都必带的。

夏亭犹豫了一下,她的系统能量积分在那次死而复生之中早就用光了,她没有积分兑换商品。他的哮喘症不知道彻底好了没……

没多久,夏亭就拿着一大包行李出来:“这是一些药品,不小心弄伤了或者风寒可以用。这是……”说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在苏奉打算走的时候,她又喊住了苏奉:“慢着,这个……”夏亭从身后拿出来,是一个水囊。

“这个水,是特别珍贵的,你精神不太好呀或者不舒服的时候,或者平日里都可以兑上一些水喝。不多,可千万要保管好。”犹豫再三,夏亭还是冒着暴露的危险把装好的银水交给苏奉。

苏奉的性子有些阴郁,心事难料,但那么久的相处告诉她他是值得信赖的。

她决定相信一回,世间的真善美。

苏奉低着头,垂着眼,夏亭并不能看到他的表情。

因而也忽视了他一下子急促的呼吸,还有接过水囊时,微颤的手。

“可以抱抱你吗?”

嗯?古代人这么open的吗?

不待夏亭拒绝,就已经被抱住,这怀抱不像他外表那般冷漠,倒有些温暖呢。

“照顾好自己……还有大哥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