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九十六章:救不救

()

“啪叽”一声,夏亭摔倒一片花海中,意外的,像在云端一般被接住,并没有疼痛之意。

“阿亭!”看到夏亭就那样趴在地上,顾霖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把小女人扶起来的时候,她一直捂着脸,顾霖想要扒开她的手,又怕伤害到她,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你、怎么了吗?让我看看。”

“要是我毁容了怎么办?变得丑丑的。”被遮盖了的嘴唇下面,夏亭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顾霖心都乱了,根本没想这问题里面有什么陷阱,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出来了:“痛不痛?让我看看好不好?我们回去,找大夫。”

“你会不会嫌弃我了?“没听到答案,夏亭还不罢休。

顾霖直接公主抱起夏亭,连忙回去:“不怕,我们现在就找大夫,你不会有事的,别胡思乱想了。”

夏亭撤开手,笑嘻嘻地看向顾霖,谁知道那木头一心想着回去,一眼没看她。

夏亭戳了戳他的手臂:“诶,你看看我。”

“好看。”嘴上这么说着,却一眼没看她。

夏亭感觉自己好像玩过了,这木头当真了呢,她就着他手臂爬了起来,环绕着他的脖子,亲昵地把脸贴了上去:“大哥,你看看我,还是很美。”

话语间依然臭美。

放在心尖儿上的人凑了上来,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顾霖终于放缓了脚步,认真而严肃地打量着夏亭,不放过丝毫毛发。

良久,确定只是自家小娇妻戏弄他,自己没有任何问题,顾霖顿时松了口气,看到她那得意样,心中的邪气和怒气不由得冒了上来,他泄愤似的打了打她的屁屁,狠狠地说了句:“顽劣,该打。”

屁屁有些许麻疼,夏亭脸上火辣辣的热,为了报复,夏亭把脸埋到他肩膀上,对着肉肉就咬了一口,直到有牙齿痕。

“知道错没?”夏亭奶凶奶凶的,她要振妻纲。

顾霖睨了一眼,淡淡地说了句:“到时候痕迹又露在外面了。”

哦豁,这男人,要反了。

夏亭蠕动了几下嘴巴,竟无言以对!她发现,她被这沉默的男人打败了!

说好的要宠她宠成小公主的呢?说好的骑士呢?

都是假的。

这腹黑男。

“放我下来,我要自己走。”

“我不要回去花海了,我要回去睡觉。”

“你不要走在我旁边,没看着路窄吗。”

“哎呀~”

……

一路上,都是夏亭不停的抱怨声,任谁都知道她在赌气呢。

旁边那男的也不说什么,眼带宠溺地任凭女子“造作”。

“回家是往右走,不是往前。”

因为女人的禁止,男人现在已经离她有好几步远了。眼见着她要走错路,尽管肯定又要被说,还是忍不住说道。

夏亭硬生生地顿住了向前的脚步,很丢脸。这男人,真不懂给台阶下。原本一个小情趣,变成闹别扭,到最后的冷战了。夏亭不由感到自作孽呀,好端端的,不应该挑逗这男人的。

夏亭认命地往右边走,毕竟这山里头,顾霖才是真正的王。

但是,一个不小心,踩到了比较湿滑的泥土,很是戏剧地掉到了一旁的草丛上,突然间,她感觉自己的四肢被收拢,没来得及挣扎,“倏”地一声眼前的景就换了个地儿,晃悠悠地被吊在了一棵树上。

顾霖也很是惊愕,木然地看着这一切,来不及做任何行动。

夏亭想哭的心都有了:“我怕……”

好怂啊。她真不是故意的。

就因为作了一下,就受到如此大的惩罚吗?她错了,如果再来一次,她要作得更厉害!

顾霖看了看情况,松了口气,安慰道:“别怕。只是普通的陷阱而已,不会有危险的。”

这是他们打猎的人之间一种暗号,遇到这种陷阱,就是踏入了别人的打猎区,是让人离开的意思。

如果他走在前面的话,一定可以知道。但是,他家小妻子不让他接近呢。

离夏亭不远处,就是也是从树上吊着的,就是那毛毛虫,还一蜷一蜷着身子,露出了那毛茸茸的爪爪。

夏亭吓得一动不敢动,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声音不敢冒出来,连呼吸都屏住了,就怕自己的呼吸让那条脆弱的丝线晃荡到她这边来。

好不容易被救下来了,这回她是真不敢造次了,像小绵羊一样待在顾霖怀里,一动不动了。

在这山里,顾霖就是王,她要俯首称臣。否则,自己说倒霉就倒霉了。

哎。本想做女王,却成了小丑,好难喔~~

“哼哼,哼……”

什么声音?奶奶的,乖乖的。

把头埋在顾霖怀里的夏亭动了动脑袋,最后还是没有抬起来。

“不想看看?”

顾霖循循诱导,像狼外婆一样。

“不看就要错过咯,啧,好可惜,很久都看不了一回的。”

夏亭没回答他,只是悄咪咪地转头从缝隙里偷看。

在顾霖看来,就像一只闹别扭的大狗狗,尾巴饶有兴趣地摆两下。

“哎呀,它是受伤了吧!旁边那只东西是要去吃它吗?”突然间,夏亭发现了什么,也不装了,使劲拍了拍顾霖指着那边说道。

顾霖皱着眉没说话,这种情况……其实他常见。面对这些小动物,也没有怜悯之心,在他眼里,都是食物,都是银钱。

“嗯。那小狼狗落单了,其他是不同种类的狼群,弱肉强食,是这样的。”他们所在位置很安,只要不走过去,狼群不会发现他们。

“哼哼,哼唧……”小狼狗无意中竟看了过来,不知道是否发现了他们,竟叫得更卖命了,仿佛在呼救。那湿~~濡的眼神中迸发出亮光,仿佛找到了救赎。

夏亭心情很复杂,那小狼狗的确很可怜很可爱,她同时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她把头撇到了一边,不忍再看。

现在,好像不是展现同情心的时候。

“大哥,我们快跑吧。”夏亭挣扎着下来,做好跑路的准备。

顾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夏亭,又盯着下面的状况,思索着。

“大哥?”

顾霖回神,很快地点点头。他们没过多久就已经回到大树那了,顾霖回来的时候又到一个陷阱那找

到了猎物,夏亭拿到河边去清理,顾霖在生火。

“阿亭,我先出去一趟。你先待在这里哪儿也别去,否则会有危险,我会担心。”

夏亭疑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不懂,但也没多想,一边点头一边专注在她的清理业务上,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好~早点回来。”

这河很是清幽,也挺深的,照理会有鱼儿。夏亭口水要流出来了,在家的时候因为建房子,人口多,做鱼不方便,尽管家里有鱼,也没弄过来吃,她现在很是馋那鲜甜味儿呢。

这山里的鱼,野生的,理应会更好吃。改天,她要摸两条鱼回来烤着吃,或者清蒸也行,工具调味料都有。

夏亭这边胡思乱想着,没看到顾霖的时候带上了弓箭和匕首。

这山里头,只要太阳落山,立马就黑下来了。

幽暗下来的山林,是最为恐怖而神秘的,加上时不时的不知道什么昆虫的鸣叫……

夏亭凑近火堆,木然地烤着肉,时不时地抬眼看看周围,大哥怎么还没回来呢?

该不会……

她使劲按捺下那可怕的想法,连冒头的机会都不给予。她要相信大哥,他可是可以连续在山里过整个月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哼唧、哼哼……”

夏亭猛然一抬头,看向声源处,试探地叫了声:“大哥……?”

“哼唧”声叫得更欢了,大哥却没有回应。

夏亭提起一口气,往那边走了去,当看到那高大的身影的时候,夏亭整个人飞扑过去。

小狼狗看到庞然大物接近,叫得更欢了,声音中带着恐惧,最后甚至吠叫出声。

“汪、汪汪……”

然而,它还是免不了被压扁的命运。

“你吓死我了。”她委屈。有了大哥之后,她整个人都变娇弱了,动不动就想哭,以前的武装起来的坚强都见鬼去了。

莫说,这就是爱情的魔力。有了可以依靠的人,可以坦露心怀的人,自然就没有那么坚强了。

“看,我把小狼狗带回来了。你别生闷气了,我心疼。”顾霖眼中带着笑意和讨好,感情他还想着早上那事儿呢。

夏亭很是高兴地亲了他一口,想到那群狼,又担心起来,抓起顾霖上下到处打量:“有没有受伤?”

看到手臂上有划痕,她抓起来就往嘴上送,人工消毒。

“我没事。这是小儿科,小狼狗抓的。”顾霖把手扯出来,免得脏了她。

夏亭巡视了好几遍,差点儿要脱衣服了,她才放心下来,把注意力转移到奄奄一息的小狼狗身上。

“哎呀,它怎么萎靡不振的?回来的时候还听见它的‘哼唧’声的。”

小狼狗无力地抬起了眼皮,瞅了女主人一眼,又生无可恋地闭上了眼睛,休养生息。

本来状态还好的,经过刚才那方挤压,它感觉自己呼吸困难,骨头增生,要累死了。

“饿了吧。”顾霖猜测道。

“啊,我烤了肉,还炖了汤呢。快来吃。”

夏亭爬上屋,多拿了个碗,在里面放了点银水,又拿了点药膏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