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九十三章:小小夫妻暗暗愁丝

()

闲来无事,夏亭逛了下自家田地,虽然劳动力都去了建房子,但这农活却也没有落下。

夏亭在田埂边上待了一会儿,看着那稻花鱼,估摸着8月份能拿去卖了。

那段时间,可有得忙了。

突然之间,夏亭萌生了签长期劳工的想法。

他们现在帮家里干活儿的人,一般都是短工,关系比较脆弱,要是能有个长工,想必大哥和苏奉也不必过于劳累。

要找一些没什么依靠的,没什么挂念的人才行,否则农忙的时候,他也在忙,那就没意思了。

“哎呀,顾小娘子,你在这儿寻思些什么呢?”

夏亭神思被拉扯回来,转头一看,“牛大婶,这上山摘野菜呢?我这不愁着农忙的时候不够人手呗。”以前二哥在的时候,劳动力绰绰有余,现在剩下大哥,的确有些麻烦。

自从桃花娘搞了那次事情之后,村里人都很自觉地在他们面前少提顾,毕竟是一种不敬,夏亭也乐得轻松。

他们这段时间建房子,夏亭多是在牛大叔那买肉食,以前大哥打猎打到的猎物也卖到他们那,一来二往,都熟得很。

毕竟,村里不是谁每天都买那么多肉的。

牛大婶没离开,想了想,跟夏亭坐在田埂上,说了起来:“这有些话大婶也不知道当不当讲,就是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牛大婶这么一铺垫,夏亭反倒感觉更不好了,心里一沉:莫非她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了?继上次的“泼辣”事件过去没多久,这又来了什么?

果然人红是非多么?

她这些天可老实了,也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呀。

“我怎么了吗?”夏亭问得有点勉强。老实话,有时候她不想知道,有点……累?

“其实也没啥。咱们村儿里不是来了个很神秘的一户人家嘛,村里有传言就说你们和那户人家关系好的嘞,有些人就眼红呗。”

夏亭愣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原来说的是秋冶他们?

应该是她那天去他们那被发现了,不过也没啥,他们的确是朋友,没什么不可以承认的。

“我们关系的确也还行,他们要说就说吧。”

牛大婶还想开导来着,没想到她这么看得开:“对!你能这么想就很不错了。不用管那些小丫头的话,准是在羡慕你呢。你都不知道,咱村儿里啊,每家没娶媳妇儿的都想要找一个像你这么能干的人。其实大家啊,心门儿那个叫清咧。”

让那么穷的顾家摆脱了极品亲戚不说,还过上了好日子,谁家不想要呀?

夏亭摘了把菜就回家了。意外的是,她回家的时候,大娘已经在家里头了,而且做起了针线活,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这个了。

“大娘,今天怎么那么早回来?还做针线活了?”

“哎呀,外面也没什么好玩的,就早些回来吧。我看你也大娃还有阿奉啊都没有新衣服,老婆子也没事做,就想着给你们做身呗。”大娘说得很是轻松,也没有破绽。

只是,夏亭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以往,她一回来可是大肆分享她和老伙伴们的趣事的,今天避而不谈,还隐晦地说了以后不去了?没什么好玩的?

夏亭放下小篮子,坐到她身边,看见她低着头,从头到尾都没看夏亭一眼。

“是不是有人说什么让你委屈啦?告诉我,我们上门理论去?”夏亭语气放柔,像对待朋友一样。大娘很多时候心里有事就憋着,没好意思给她和大哥说,她看在眼里,不免有些心疼。

或许,这是很多作为父母同样的心理。

“不是~”大娘放下了针线活,显得有些纠结。

夏亭没有说话,只待静静听着,她老实做个倾听者就好啦。

“她们那些婆娘整儿说些没正经的话,我知道不是真的,你那么好,怎么会是她们口中那样的人。我听得不舒心,就回来了。”或许是憋久了,大娘也没隐瞒多久,满嘴豆儿跑出来。

一边是自家小姐妹,一边是自家媳妇,的确为难啊。

夏亭没想到,大娘这烦恼还是因为自己,有时候自己不在乎流言,却会影响到家人。

夏亭皱皱眉,半怀抱住大娘,道:“大娘,别想太多。我永远不会背叛咱们家,而且,你也知道那不是事实,很多人……都看不得别人好,是他们心理坏的一面在作祟。但他们无法对我们做出什么,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了。”

说到底,就是仇富呗。他们算不得多富,但从穷得揭不开锅,到现在天天吃肉,这种变化自然会引来别人的关注。

这夏亭一开始有想到,没想到还是给家里人带来困扰了。

如果大娘收到风了,大哥天天跟那么多人接触,想必也听到不少东西。幸好现在店面快弄好了,他们搬到二楼去住,家里修房子就交给其他人去弄,她和大哥上山“度蜜月”,消极躲避吧。

人都走了,再怎么聊没有后续,久而久之也就淡了兴趣。

“我都是老婆子啦,他们说我也没什么,但你是个好孩子,她们那么一说,我就替你委屈。”

其实这些想开就好,村里人闲的没事,收到的消息也就那么多,能八卦的都会八卦,能让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总算有那么些色彩。

“其实我们在村里人缘还是挺好的,特别是咱们开了这果酱坊,有心人来来去去就那几个。”夏亭内心不感动是假的,来到这里第一个给她温暖,向她释放善意的是大娘,现在这流言风语,也是为她委屈……

夏亭穷尽毕生精力,终于安慰好了大娘这个大小孩,有时候啊,她真的觉得父母到老的时候,就越来越像小朋友了,需要哄。

晚上的时候,夏亭跨坐在顾霖身上,双手使劲卖力地工作着,直到手也酸了,额头上也布满了汗珠,她才无力地倒向一边像条咸鱼一样躺着。

“大哥,感觉好些不?”夏亭戳了戳他的肩膀,感觉硬硬的。

这些天忙着建房子,眼见着他瘦了,夏亭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夜里总免不了帮他按摩按摩一番,虽然每到最后气

氛都感觉换了种颜色~

“好了。”顾霖抓住夏亭捣乱的小手,藏到自己的怀里去,试图不让她动。

但夏亭可不是那安分乖巧的主儿,小手指头在大掌里边挠呀挠的,硬是逼得顾霖睁开眼睛,眼神无奈又宠溺地看着装睡的小女人:“乖啦。”他很想亲亲抱抱举高高他的小宝贝,奈何他的小宝贝不愿意?却又在撩他?

好难。

夏亭安分了几秒,脑瓜子一转,又说道:“大哥,阿奉是不是要准备研习经书了?”她记得以前的人都是苦读诗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现在苏奉每天还花一半的时间建房子,夏亭这没心肝的突然想起这事来。

“嗯,阿奉心里有数。但是,的确他的身份也不该在那儿日晒雨淋的。”顾霖换了个姿势,跟夏亭保持了点距离。

夏亭像个粘人的娃娃,顾霖退了退,她就进了进,专门和顾霖“不对付”。

这是他们的小游戏。

白天顾霖都忙着建房子,夏亭也不好整天去打扰他们,通常都是晚上吹熄灯火的时候,才是他们一天开始的两人世界,这种说悄悄话,小情绵的感觉,夏亭蛮享受的。顾霖痛,并快乐着。

“大哥,你这些天有没有听到关于我们家的话?”

沉默半晌,顾霖平淡地回答:“没有。”

夏亭爬了上去,撑着头笑眯眯地看着他的眼睛:“嗯哼?真的没有吗?”夏亭有点不太相信,这老实人,还学会说谎了。

顾霖直视夏亭,夜里看不清他的面容,夏亭只觉得有些许不对劲,想要默默退回去。

顾霖一个翻身把夏亭压在身下,直视夏亭眼球最深处,似要看穿她。

夏亭心脏扑通跳个不停,她……紧张。说不出来由。

“你别在意那些话,避免不了的。如果以后你想去找冶兄他们,我陪你一起去。”

黑暗中,夏亭眉头皱了皱:“为什么?”

“我们是连在一起的人了,你一个人去的话,会有闲话的。”顾霖说得很含蓄。

夏亭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就是男女之防?她是有夫之妇,不适合与异性相处?

她明白这个意思,但是……像有蚂蚁爬在身上一般,抓挠着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觉得不只是这个问题。应该是我们日子过好了,有些人看不过眼红罢了。我跟你说这个,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我想告诉你,我一点儿不在乎。你也别放在心上。”

顾霖没有回答,良久沉默。只能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多日来的粉红泡泡似乎消失不见,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顾霖的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起来,他在努力调控自己的情绪。他想尊重夏亭,想给她自由,想让她活成幸福的样子,像以前那般的笑容,纯粹。但他渐渐地发现,自己越在乎她,越接近她,就越发现,自己与她的距离。

明明近若咫尺,有时又像海角天涯,一如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