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八十九章:娇滴滴的“女”儿

()

想到那小娇娘迟早被自己狠狠压到身下调教,男子不由得淫笑了起来。让外面的娘更为担心了。

这些天夏亭明显感觉到有人在盯着她,不过也仅仅是盯着而已。

夏亭还没有给他机会。

“怎么样,如果你帮我这事儿,我也就帮你。”夏亭笑得很贼,想想那画面,就很有喜感。

对方面露难色,也有些尴尬:“这样不太好吧,要是被发现了,我颜面何存?”

夏亭把脸转向一边,右脚指尖画地,就差吹口哨就是一女流氓样了:“大家都不认识你,再说,他们也不敢说你什么呀。你就说,答应不答应了。”

对方始终不放心:“你这样玩儿他,不怕他报复?”

这些夏亭都计算好了,她到时候会“告诉”那人自己的时间线,选在一个村民中午回家的必经之路,如果他上钩了,被大伙儿发现,就算不被拉去见官,恐怕也要受到宗族的惩罚。特别是他们秀漓村,对村风很是看重,不管是谁,都严惩不贷。

这方面,她还是比较相信宗祠的力量的。

夏亭看对方不仅仅是因为面子问题,而且是担心她的安危,不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只好将自己的计划告知对方。

对方表示很怀疑:“大庭广众,他会铤而走险吗?”

夏亭也不确定:“不知道啊,所以这些天我都在吊他胃口呀,那人,应该不是轻易会放手的类型。”反而有些愚蠢而又高傲?

未见其人,但从这些天的“相处”,她有这种感觉。

“你有告诉顾兄么?”

夏亭往后弹跳一步,乖乖摇头:“没有。”要是让大哥知道,要么觉得她胡闹,这计划肯定泡汤,他免不了把人拽出来揍一顿呢。这样的话,被人发现,肯定说他们自己恃强凌弱了,那贼子反而成弱势一方了。

“那……”对方有些犹豫。

夏亭倒显得不耐烦了:“哎呀,你就说帮不帮嘛,不帮我找其他人。”秋冶那身姿扮起女人来,绝对那个叫独领风骚,如果不行,她就找苏奉去。那小子……也是块难啃的骨头呀。

“去去去。这么大的事儿,你也不让我考虑考虑。”眼见着小祖宗不耐烦了,秋冶连忙答应。好不容易关系好些了,他可不想再惹这小祖宗了。

“就这么说好了哈,你就穿……”夏亭力求在服装上、首饰上与她平时一致,尽快将那淫贼捉出来。

如果说,这“淫贼”是她多想了,那可以看到秋冶男扮女装,也是很爽的一件事。平时不能捉弄他,反倒被他扎心一把,好不容易找着机会,当然不轻易放过。

“那我就把小幽交给你咯?”秋冶一再强调,免得这小赖账的跟他忽悠。

夏亭忙点头,不就是带他串门嘛,大人不记小人过,她肚子里能撑船。

秋冶要去置办衣物,要等上那么一天。该说的都说了,出来的时间够久了,免得家里人担心,夏亭连忙回家了。

夏亭兴奋极了,身上那种热气又冒出来,害她时常不自在,特别是晚上的时候,大哥抱着

她的时候热得几乎喘不过去,好几次要打门门窗,凉是凉了,却也喂饱了蚊子。

“阿亭啊,来来来,喝了这补汤。”夏亭犹如受惊的小兔,很是警惕地看着大娘捧着的视若珍宝的补汤,她记得,她在发热之前就有喝这补汤,她严重怀疑是不是这补汤的问题。

“大娘,我好像不太需要了,最近躁得很,担心补过剩了。”夏亭直接说出了原因,拒绝了大娘的好意。没办法,这发热“病”,问题不大,却像一只蚊子整天围绕在你身边一样,无法忽视,烦躁得很。

怎知大娘非但没有担心,还有点开心?

“哎呀,这补汤很温驯和的,听娘的,喝了。对你有大大的好处。”

“但是……”

夏亭还想说什么,就被大娘打断了:“你说的躁啊,只是副作用,说明起作用了,它会在咱们的身体慢慢转变的。大娘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

夏亭将信将疑地把汤端了过来,放在鼻子一闻,的确跟上次一样,也没啥药效猛烈的药材。

而且,大娘也这样喝过来了,看见大娘满怀期待得眼神,夏亭不忍心,再一次喝了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倒没有了第一次那热乎乎的感觉。

大娘看见空空的碗,就像看待自己未来的宝贝孙子一般……

不知道是不是夏亭这些天过于招摇,她感觉那淫贼的动静越来越大,他真的不觉得别人会听得见的吗?

他们相距不远,有时候甚至能听到他乱踩树枝的声音,还有低声的咒骂……

不知是该说他蠢呢?还是该说她自己太耳聪目明了?

这网啊,也差不多要收了。否则,她担心这鱼啊,还没放钩就自己跳出来了。

同样的地点,就在小树林分叉口,再往前就是村热闹的地方了。

“我这样子真的行吗?不会被认出来?”一个穿着极像夏亭的高大女子,带着面纱,摸着一边的头发,扭扭捏捏地往前小碎步走。

秋冶当真是第一次穿成这样,脸一直持续不断地升温,浑身上下不着劲儿,要不是后面那只罪恶的推手,他根本没勇气往前走。

“好极了!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嘛。待会儿有人来之后,趁乱你就赶紧逃,别人就不会发现你了。”夏亭满意得很。若不是身材上高了些,仔细看脚大了些,都好得很。至于丢面子的事情,趁人看不清跑掉不就好了?

秋冶的腰也是很细的,男扮女装完不是问题。那淫贼一般都在草丛里,从间隙中看过来,应该不会发现问题。

“好了,我不跟你了。你好好表现,落落大方些……”夏亭猛地一掌拍到秋冶后背上,给他加油鼓劲。自个儿绕路赶紧到差不多热闹,又能看到他们约好的地方的地方蹲守,等待好戏开锣。

秋冶深吸一口气,僵硬地迈出了腿,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自然。幸好脸用面纱遮盖了起来,否则就能看到那僵硬而人的扯开来的笑。

秋冶走到那的时候,瞟了眼夏亭的位置,没发现人,心里胆颤了下,然后也没有人出来,莫

非他走错地方了?

差不多走过了,他停了下来,四处望了望,刚想张嘴,就看见自己的后面来了一大块黑影,像癞蛤蟆一般扑了过来。

就在那么一瞬间,秋冶赶紧捂住自己的口鼻,免得吃土。

“还不让我逮到你,我的乖乖~”秋冶发誓,以后不能直视“乖乖”这个词了。

他装作挣扎,还是顺应着被他拉到一边。

就在要被拖到小树林里边,夏亭一边大喊,一边带人来了:“快快快,那里有贼人作案。”

贼人一愣,下意识就是跑。秋冶可不能让他溜了,省得还要再一次……他一把抓住,连双脚都用上了钳住对方。

“你放开!丑八怪!”

双方在拉扯之间,秋冶的面纱被扯了下来,男子惊然发现竟不是夏亭那小娇娘!却是一个从未见过人女人。

那阴柔的脸,带着秋波的双眸,欲语还休的双唇……

那心扑通扑通的感觉……

“你……是哪家的女儿?”

秋冶见他失魂一般地看着自己,内心恶心得要命。

要不是那丫头还没带人过来,他都想直接把这人往地上摁着摩擦了。白长了一张书生脸。

“就是那,太可怕了!那女孩儿被拖进去了好凄惨……”由远及近,秋冶终于听见了夏亭不停地添油加醋,虽然是为了效果,但那些话他可不想听到。

什么叫凄惨,什么可怕!

男子听到动静,一下子回神,准备跑路,还不忘深情地注视了秋冶一眼:“等我上门提亲。”他现在不管为什么人换了,为什么本来要扑倒的人现在找人来抓他,而来了个仙女。

他只觉得,自己找到了爱情。

秋冶妥妥的直男,被一个男的这样直视,早上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

他化恶心为力量,钳住男子的双臂,屈膝顶他的膝盖,尔后赶紧带上面纱,装作被蹂躏的样子。还往脸上抹了点口水,凄凄惨惨戚戚。

为了那丫头,他好好一少爷,委屈受大了。

就是那么电石火光,男子没来得及反应,后面就来了一大堆的人。

“怎么又是你!刚被放出来又坏事!桃花娘,看看你家的好儿子,好事不做,尽做一些丢人的龌龊事。给我们宗祠丢脸丢大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那坏东西给抓起来!”或许是本家宗祠的长老,他的反应最为激烈,连桃花娘在隔壁也不敢说什么,只能一个劲儿地认错道歉。

趁着这个时候,夏亭和秋冶赶紧对视了一眼,秋冶趁乱逃跑了,还不忘哭哭唧唧、扭扭捏捏地跑掉。

“那是谁家的孩子呀?怎么好像没见过?”眼尖的人看见了,见是女儿家,遇到这种事是一种悲哀,怕“她”做傻事。不过,这女儿家好像没见过?

夏亭也摇摇头:“不清楚啊,我经过的时候看见的,好像咱们村里没见过?”

“你害的是人家哪家的姑娘?还不快快说出来,给人家个清白,上门娶亲去。”长老见状,对桃花娘的儿子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