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二十六章:苏奉的变故

“那书院那边有消息吗?”

“暂时不缺人,但我留下了我们家地址,他需要人的话会来通知我们。”

夏亭点点头。低头逗弄起小鸡来,仔细看眼神,却发现她似乎有心事。

“阿奉……他的事情,可以告诉我吗?”

顾瑀撞上夏亭那渴望知道实情的眼神,很是治愈地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当然!之前是我们疏忽了,忘了告诉你。他其实出生就很苦……”

从顾瑀的嘴里得知苏奉的消息。

夏亭不禁感慨,怪不得他的性格那么乖戾阴郁,换做是她,她恐怕要崩溃了。

试想,在这个对女性诸多禁锢的时代,他的母亲被奸污,无奈之下嫁给了那有钱有势的人做妾,生下苏奉后又被夫人逼迫赶走,她带着孩子回家乡,从小受到流言蜚语。好在苏奉的母亲走前带走了些银钱首饰,有资本给苏奉读书。只是,前些日子他们那发生了疫病,他的母亲生他的时候搞坏了身子,没能熬过去,一命呜呼。在那个人家人恨的地方,而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自然是没理由再留下了。所以苏奉逃亡过来找他们。

“所以,你可能要多包涵他。阿奉……小时候很乖的。阿姨对我们,也很好。”顾瑀望着前路,有点出神地说道。

夏亭点点头,“我知道。我会多去理解他的。”

那么,之前他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她就不放在心上,他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吧。

毕竟,换做是她,她肯定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生活和日子。每日备受指点和指责,没有玩伴没有爱,这样的日子,她一刻受不了。

“谢谢。”顾瑀回头朝夏亭一笑,微风吹过,柔软的发丝拂过脸庞。这一刻,竟有些不真切。

谢谢,谢谢你包容了我们的家庭情况,谢谢你给我们带来了温暖。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大哥依旧在外面忙农活,家里只剩下苏奉。她去后院的水缸里打水洗手洗脸的时候,看见苏奉的屋子的窗开着,从她的角度可以看见他,他却看不见夏亭。

他一个人坐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看着窗外某一处出神,感觉像是没有灵魂的人。

“诶!”夏亭走到他窗前,双手对着他挥了挥,“我后两天有事情要忙,缺人手呢。你帮我一下呗?”

苏奉眨了眨眼,看向她,似乎才刚回神,“我只会读书教书。”

潜意思就是说他可能对她吩咐的事情不会做。

这意思是夏亭了解了他的身世之后悟出来的,否则很容易让人觉得他那句话就很高傲了。

“很简单的,眼见功夫,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好了。”夏亭笑了笑,一副“拜托了”的表情。

“切。受不了你。”苏奉把脸转到一边,露出了若隐若现的笑容。

这是很少见的。每次都是别人欠他几百万的面孔,好歹这次嘴角上扬了呢。

“嘻嘻,那就约好了哟。”

夏亭心情愉悦地走到厨房,又看了看那两坛酱,卖出去的话可以有半钱银子收入。

她看了看太阳,还没到落山的时候。趁着这个时候,她赶紧上山摘一下吧,过季了就没了。

得知她要出门,顾瑀也赶着来。

“你不是要做木工吗?忙自己的事情,不用管我,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夏亭有一个无奈的点,就是他们从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出门,特别是那次事之后。

久而久之,村里人都会打趣他们,唉。

“没事,木工可以晚上做,我可以跟你一起上山帮忙,而且,我比你清楚情况呢。”

夏亭斜睨着他,“不是说摘酸果是女人和小孩的事情么?”

顾瑀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道:“我也有小孩子的时候呀。再说了,这个点很多人都走了。”

所以也不怕别人看见他了。

夏亭说不过,就只好让他跟着了。不过,他从小在这儿长大,的确比她要熟悉。

跟苏奉说了声,他们放心出门了。大哥回家的时候,如果他们两个还没回来,也不用担心。

“我们要天黑之前就下山,不然晚上的时候山上是很危险的。”

夏亭有点惊讶,这不都是近山吗?他们平时都会上来,怎么还有野兽吗?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疑惑,顾瑀自顾自地又说:“虽然近山我们经常去,有人类的味道一般野兽都不会过来。但是,现在刚初春,他们正是饿肚子的时候……”

夏亭听了后没说什么,但从她立刻从怀里掏出大哥之前买给她的驱虫粉就涂了起来。薄荷膏也用上场了。

看见她如临大敌的样子,顾瑀有点想笑:“你倒不用那么害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谁说的?”夏亭一本正经的说,“你又不是大哥,经常上山打猎。凡事有个意外,我们要防患于未然。喏……”她把驱虫粉放到他面前,“你也涂涂。”

“我不用!我……”

“涂涂!”

顾瑀刚想说自己的英勇事迹的时候,就被夏亭打断。

“我……”

“快涂呀,没时间了。”夏亭皱着眉看他,颇有一种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不上去的意味。

“哦~”顾瑀只能无奈地涂了点,象征性地抹了抹,他可不舍得涂那么多。

走在山路上,顾瑀走在前面把野茎野草劈开一条路来。

夏亭在后面挥挥小镰刀,偶尔看到落单的野菜,她就像看到金子一样上去收割。有时候还要顾瑀停下来等她,“小亭子啊~再不走就晚啦。”

“来啦来啦,等我摘完这些。”

顾瑀带她来的这条路不是平常女孩子们走的那条,所以很多野菜都没有被摘,长得肥肥嫩嫩的,不摘了她舍不得走。

毕竟,能省一餐钱是一餐钱。她不想再过有一餐没一餐的生活啦。虽然她都有吃的,但她知道那是两兄弟省下来给她和大娘吃。

就这样走走停停,夏亭去到酸果树那的时候,已经有2餐的野菜量了。

“二哥,这酸果还有好多。”

虽然这儿只有一棵,但看起来没有被摘过呢。

顾瑀放下箩筐,挽起了裤脚,三两下上了树:“这是我小时候的秘密地方。每逢有不开心的事情,我就来这里。有吃的有喝的,还没有人吵。”

夏亭随着他的介绍看了看,果然,有各种果树,一年四季都有吃的。旁边还有一条小沟渠,山水从上面潺潺往下流,只要用大片点的树叶装着就可以喝了。有吃的有喝的,没人打扰,确实是一片幽静之处。

想来他释放另一个自己的时候,都是在这里呢。

“……这里连大哥都不知道。”

“那岂不是说我是你第一次带来的人?怎么感觉好荣幸啊,哈哈哈哈哈……”突然有种小伙伴分享秘密给你一人听的满足感,被信任的感觉。

到底是男人的力量,顾瑀的速度要比当初她和春花的速度快多了。等到太阳下山的时候,他们摘完了最后一扎酸果。

不过时间比较紧急,没有像上次一样挑好的摘,都是见到成熟了就都摘下来。所以回去的时候还多了一道工序,就是挑酸果。如果有点腐烂了,或者被虫蛀了的酸果,可是会影响口感的。

这回他们两个的箩筐都装满了。顾瑀拿的还是打猎用的那种箩筐,特大号。而她的只是中号。

加起来应该有三四百斤,把不好的果和枝叶都挑出来,应该还剩下三百斤。做出酱来的时候应该有个500斤,比上次要赚得多是绝对的了。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大哥也回来了。吃饭的时候他宣布了个好消息,所有的田地在今天都已经犁完了,明天开始播种就好了。

“我们种水稻吗?”

夏亭多嘴问了一句,因为她好像没注意到有水稻田。

“种。但我们家的水稻田,质量不好。”顾霖坦诚说道。虽然收获肯定不多,好歹能交点税,他们累点没关系。

夏亭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大哥,我们明天可以去看一下吗?”

“好。顺便回来的时候,我们可以看下能不能捕鱼。”顾霖点点头,没有什么表情。他逐渐接纳了她,也就把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慢慢地告诉她,让她知道。

夏亭眼睛一亮,不用说旁人都能感觉到她飞跃的心情了。没办法,谁让她对什么都好奇呢,特别是可能可以赚钱的东西。

吃完晚饭,趁着天还没黑齐,还不需要点油灯的时候, 赶紧把下午摘的酸果处理了。

夏亭也不客气地让苏奉也来帮忙,似是想到今天他答应的事情,苏奉停住了回房的步伐,跟着夏亭拿着小板凳坐在后院里做活儿。

因为后院有个大水缸,在这里干活比较方便。而且,后院比较隐秘,不会被经过的街坊过多打探而引起不必要的议论和嫉妒。毕竟,他们顾家一贯穷透了,忽而有门路起来了,任谁都想一探究竟,甚至嫉妒。

他们后院的后面靠近湖山,一般人不会靠近,篱笆也做得很密透。除非是有心人要窥探,否则看不出什么玩意儿来。

不过,如果是有心人来的话,要来扒拉来看,也是很艰难的。因为篱笆边边上是湖山沟渠流出来的天然屏障,有时候也会爬出点虫蚁来。所以他们的篱笆边上都会洒有驱虫粉。

夏亭提出流水线工作的想法,她负责把树枝和叶子剪下来,然后苏奉负责挑拣坏果子,把好的挑给顾霖,让他负责清洗。而顾霖旁边就是一个大水缸,打水也很方便。

顾瑀也有事情做。他先例行公事把热水烧了,等夏亭做完活儿的时候有热水洗澡,然后又在黄皮树旁边给小鸡做了个窝儿,下面点满了柔软的草,,旁边围着栅栏,变得跑了。小鸡很容易坏病,所以顾瑀做窝的时候特别铺多了几层草,确保它们不会冷着。

做完了窝儿,他又着手准备做木工。前些日子里村长找他做一个木柜,他一向不爱拖活,尽早做完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