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八十二章:亲手送他上断头台

()

夏亭回头的一瞬间,突然被大力地推了一下,她一个趔趄,往塌陷区那边倒了过去。

夏亭脑袋一片空白,恐慌到无法思考,她怎样做都是徒劳,控制不住往那边倒去。

像是走马灯一样,她的脑袋里突然走过了穿越以来经历的一切,有神奇的,有温馨的,有争执的,很……舍不得。

一个恍惚,她看见眼前闪过一个人影,随后自己被用力地抱住,身后之人不知道抓住了哪里,稳定了下来。

夏亭转头想往后看,却被喝止:“别转头,听我说的。”

是二哥的声音!

夏亭只好机械而小心的点头。

他们现在已经掉到塌陷区里了,二哥应该是抓住了某个点支撑着,才让他们两个都停住了。但不长久,一旦力量失衡,他的力气变小,很容易被掩埋。

又是那个贱男!看来他已经恨她入骨了。如果有机会,她不会放过他的。

“伸手给我,我拉你们上去。”

大哥及时赶来,趴在地上,把手伸下来递给她。

“亭子,你慢慢伸手给大哥,我在后面使力。”顾缓缓吩咐道,因着情势危急,连声音都放低了,生怕惊扰了大地。

夏亭默契地配合着,她知道只有自己得救了,二哥才能得救,她要好好配合,尽快让他们都脱离苦海。

夏亭一点一点地向上移着,当她想自己找个着力点让大哥少费些力的时候,立刻就遭到二哥的警告:“别碰那里,脚自然垂直,亭子,相信大哥。”

闻言,她只好停止了一切挣扎,像条死尸一样被拉上去。

突然,大哥前趴的位置的泥土突然松动,他一下子少了着力点,她又往后移了点。

她本能地抑制住尖叫的冲动,保持着冷静,天知道她额头上早和两兄弟一样布满了汗珠。

救援兵来了,但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这不是人多势众能做好的事情,恰恰不能多人去干预。秋冶站在不远处担心地看着这一切,心提得老高,他是第一次失了冷静和一贯的思考。

前面塌陷了一块,他们不再是垂直的角度。

这让大哥更难提夏亭上去了。

这时候,夏亭身后突然有了股力量推着她上前。

夏亭惊慌失措,“不行,二哥你别动!”

本来着力点已经不稳,他再用力动的话,等于着力在脚下,那岂不是死路一条?

“大哥!”顾突然喊叫了一声。

顾霖探出头,跨过了夏亭,和顾眼神对视,最终沉重地点点头,从顾霖那变幻莫测的眼神中,夏亭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她一直喃喃道:“不,不可以!二哥,我们还有办法的。”

她想回头,想挣脱那力量,却始终不得意。

她一点点上移,逐渐感觉到身后那手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她眼泪决堤而出,已看不清眼看人的模样。

她的头已经探出了地面,身后的手已经不见了,她的脚不知道踩着他的肩膀?还是背部。

空气清新了,眼界开阔了,她回头看的时候,身后是

多么的黑、多么的阴狭,那里,埋葬了一个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要幸福。”

最后的话,很简短,却是他一直默默付出的,想让夏亭得到的。

夏亭摸出了怀里的银簪,紧紧地攥着。

喉咙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夏亭的眼泪如雨下,内心一直建设着的美好蓝图,顷刻崩塌。

“救他,救他、”夏亭没有任何主意,只有这样的想法。

她去求、求秋冶帮忙。

奈何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只有悲悯和伤痛。

“你不是大官嘛!你不是只手遮天的嘛!为什么还救不出一个人?”她在无理取闹,她知道的。

那个狐狸般腹黑的二哥,爱捉弄她又爱护她的二哥,默默关心着她的二哥,永远地、与她的生命无关了。

她知道自己很丑,她没有丝毫在意。恨不得就此昏迷过去,躲过这一切,但该死的健康,偏偏不如她意。

之后的回程中,她一直被拥抱着,能感觉到温暖的仅在于皮表,却不到心底那阴森的地方。

“你帮我找他。”临别时,她扒拉着秋冶的手?如是说道。她的眼神无法聚焦,她不知道看着什么,随意了。

她以为自己说得很清楚,实际上只是嘴唇蠕动几下,如同气息一般,飘出一两个字,根本听不出什么。

“我知道的。”尽管如此,秋冶还是答应了。想想,也大概能明白。就算夏亭不说,他也会那么做,毕竟,他和两兄弟之间也有不错的交谈,于夏亭,于顾,于顾霖,他都会那么做。

“至于凶手,我不会放过他的,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当时发生这样的事故,他们都看在眼里,如果不是他恶意推攘,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夏亭瞬时间迸发出强烈的仇恨的目光,浑身变得颤抖:“我要他死!要他死啊!!”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大叔的死亡,他也有一份责任。这个人,穷凶恶极,罪该万死。

顾霖紧紧地抱着夏亭,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我会给二娃取回一个公道。”

夏亭知道自己情绪不好,应该要冷静一下,从这样糟糕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叮!触发任务:亲手将贱男送上断头台,奖励:10积分,请问是否接受?”

“接受!”

夏亭垂下眼睑,不让人看清她的思绪。

她不想再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了。

回到村里,她又再一次地胆怯起来,她要怎样面对大娘呢?她能面对这个事情吗?

“阿亭,你别怕。我是你相公,交给我。”顾霖很在意她的情况,把她转过身子面对他,眼神中满是坚定。这痛,他们一起扛,他不允许夏亭一个人舔伤。

“这是二娃的选择,你要幸福,他才会泉下有知。”他的痛苦不比夏亭少,只是他是男人,一向隐忍惯了,情绪没有外露。如果他都怯了,两个女人该咋办?

夏亭点点头,微微笑了笑:“你放心,我懂的。”

出乎他们的意料,大娘好像知道了什么事情,脸上还能看到悲伤

的表情,见他们回来之后,却没有表露一分。

莫非……消息已经传开了?

“大娘”

夏亭刚喊出口,就被打断:“回来就好。我给你们煮了热水,去洗个澡去去风尘。”

夏亭点点头。苏奉照例在杂物房门口,他没有过来,走过的时候轻轻说了句:“回来就好。”

洗澡的时候,她把自己整个人浸在水里面,感受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这样子,她才能快些冷静下来。出水之后,她就要重新面对生活了。

人总要向前走的,过去的人,都埋藏在心里。

她还记得以前看过一部电影,人最可悲的不是死亡,而是被遗忘,她不会忘记他,也不会让人忘记他。

第二天夏亭就独自前往镇上,她要亲自把那人送上断头台。

临别时,顾霖亲了亲她的额头,嘱咐道:“万事别逞强,如果有事的话就回来。”

他们的行为愈发亲密,顾霖不再吝啬爱的表现。这次伤亡的人员比较多,制作果酱和采集的人都少了,他们不得不再物色人选,若不是被这边的事情耽误了手脚,他肯定会陪着夏亭一起去。

不过,他能放心让夏亭去,也是因为秋冶亲自过来接人,对于秋冶的人品,他是信得过的。

马车上,秋冶装作不在意又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在多次之后,夏亭瞪了他一眼。

顿时,秋冶正襟危坐,把脸瞥了过去,说了句牛头不搭马嘴的:“啊哈,你今天好漂亮。”

原以为会被无视,谁知道竟来了句:“谢谢夸奖,我一直都知道。”其实,她才不好看呢现在,眼肿得像大灯泡。

“那人,我要亲手送他上断头台。”

秋冶丝毫不意外,但还是说道:“会很血腥。做噩梦可没人安慰你。”

夏亭不屑道:“我可不怕。他要来我梦中,我打死他。”

秋冶偷偷地抱住自己,突然间觉得,她好暴力。真的跟他以前看过的女人都不一样,太不一样了!

因为关系,她得以去监狱里,那贱男看见她,顿时发狂,各种难听的话各种骂。

夏亭不为所动,说了一句足以让他崩溃的话:“没想到没死在灾难里,死在我手里吧?区区的一个女人,你看不起的女人。”

夏亭微笑着,好整以暇的弹了弹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飘飘然地走了:“好好享受这几天吧,很快,你就‘咔嚓’一声,脑袋‘咚咚’落地咯。”

以为死亡那么容易吗?她要让他死之前,也不得安生。

有时候,人怕死,不是怕死这个结果,而是知道自己死亡的日子,还是被一个自己看不起的人打败,让他的自尊低到尘埃里。

“你好可怕。”秋冶如是说。他出来之后,顿时都觉得空气清新了,阳光暖和了。

夏亭睨了他一眼:“怕了么?让你平时还嘴贱。”

秋冶缩缩脑袋,不敢反驳。

不知道是秋冶的阻挠还是被夏亭所震慑,这些天,她一直跟秋冶一同进出,都没见凤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