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七十八章:混乱

()

离得越来越近了,夏亭莫名有些紧张。她弄弄这,搞搞那的,就是不得安生。

秋冶也不说,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样。

马车停下的时候,夏亭“簌”地一声站了起来,尔后又想起了什么,呆呆地看了秋冶一眼,手摆了摆道:“啊哈,应该要你走在前面才对。”她现在可是个丫鬟呐,哪有丫鬟走在主人前面的。

秋冶一改之前的穿着,倒穿得利落干爽,依旧带着那标志性的扇子,轻轻地敲了下夏亭的额头,道:“跟着我来,可别乱走,丢了可找不着了。”

夏亭捂了捂头,委屈地“噢”了一声,她发现,这几个男人都很喜欢对她的“头”搞这搞那的呢。可怜她的头,总受到各种“骚扰”。

听见不远处传来的敲击和锤砸的声音后,夏亭迅速进入状态,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躲在秋冶的身后。

只要她溜到两兄弟的身边,就成功啦!

“轰隆!”

突然之间,夏亭感觉到脚下一震,整个人晃了一下,她迅速护住鸡汤。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秋冶护着离远去了。

“快跑!这里山体塌陷啦!”

安置好夏亭,嘱咐了声“别跑”后,秋冶赶紧跑了过去主持秩序,他是这里的长官,在这乱套的时候,有必要出现维持秩序,安抚情绪。

这时候让夏亭躲开,她怎么躲得开?

大哥二哥都在里面呀。

而且,这荒山野岭的,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其他人都往她身后跑去了,不乏有人慌忙逃路而撞到她的。

“别跑!别跑啊,这样子会更危险的!”

“不跑等死啊?你是不是傻,没感觉到地面软塌塌的吗!”这时候,所有人都在跟死神搏斗,每一分钟,都是生死时速。

但是她也不能逃,免得给秋冶和大哥二哥带来麻烦,万一他们出来了,她不见了如何是好?

“我想问下,顾霖和顾还在里面吗?”夏亭随手抓了一个经过的人,大声地问道。

她不知道这时候的人都是处在极端的恐惧之中,又哪有时间回答她呢:“滚开呀!找死别带上我。”

夏亭被甩得往地上一倒,平日里也不用干什么粗活儿,细皮嫩肉的,一下子磨蹭除了一层皮。

夏亭还是不放弃,问了好几个之后,终于有一个大发慈悲地告诉她了:“他们在前面,出事的时候没逃出来,你快跑吧。待会儿恐怕这里也要塌陷啦。”

夏亭擦了擦脸,把打翻的鸡汤弄好,眼睛突然红了起来。既然知道了方位,那她就要去看看,万一……等待着她去救呢?

她是逆行而走,除了被骂之外,还有恶意的碰撞,她只能尽量地往少人的地方走,塌陷如果可控的话,其实没什么大问题的。

他们现在这样子走,轰轰烈烈的,要是这部分的地方地质松软,应该会更加可怕。

但是现在这种乱象,就秋冶一个人来主持,她也说不了什么。

希望,快点来人管理秩序吧。

越往前走,人越

少,但她也发现地表越来越陷,她每一步都举步维艰,生怕出意外。

终于,她看到了那抹鲜艳的颜色

“秋冶!这里!”

秋冶从慌忙中转过头,突然之间脚下又往下陷,他顾不得回话,马上转移到安的地方。

“你干什么!不是让你走吗?快离开啊,我会带着两兄弟回去的。”他气急了,原本让她站在安的地方别动,结果还是回来了。

果然是在里面吗!

“你让我一个人怎么走啊?你们怎么不走?我可以帮忙的!”夏亭并不想要这份特殊的照顾,她能独立照顾好自己。

她想起来顾霖说过要把两兄弟分配到安的地方,没想到第一次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一路走来,她发现这山体都是比较硬的,也没有什么山体滑坡的现象,导致这次塌陷的,应该很大可能是他们挖山挖出问题来了。

每座山都有龙脉,龙脉的地方是不可以动的。

所以,只要等这塌陷平静下来后,减少动静,就暂时不会有多大的问题。

夏亭在的秋冶的阻拦中,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了过去,可以说,她是从安区走向了危险区,很有可能,就是生死一线。

“你疯了。”

看到她踏过来的时候,秋冶的心变得平静了,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再骂她也无济于事。

夏亭笑了笑:“我是疯了,没有你们的话,我活着也会很没有意思的。”她的命是大娘救的,两兄弟就是大娘的顶梁柱,要是她这回只有自己回去,她也会觉得对不起大娘。

“这里面包括我吗?”秋冶眼含期待。

夏亭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以前的你不是。现在,你作为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当然有一定的分量啦。没有你的话,我也不会很快活的。”

从以前的恨不能不见面,到后面的不得不见面,其中,夏亭的心绪变化历程复杂程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秋冶开心地咧开了嘴,像一个得到糖的小孩子一般。

“诶,小心!”

见到前面有一处很奇怪的地方,眼见着秋冶要踏下去了,她连忙喊住。结果,一个不小心,把鸡汤连碗带汤都给甩过去了,刚好掉到那奇怪的地方。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刚才的平地,突然之间像软软的泥团一般,把鸡汤给“吞”下去了,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口。

往下一看,是万丈深渊。

秋冶也惊得脸色苍白,有些回不了神。

“你要不先回去叫人马来?你告诉我方位,我继续找大哥和二哥。”想到他的身份,小命应该是很重要的,作为朋友,他实在没有这个义务陪她冒这个险。

秋冶摇摇头,咬牙挺下去:“不,人多也未必有用,免得造成更大的灾难。如果我走了的话,你就更难找到你的大哥二哥了。”这地盘,还是他比较熟。

终于,有这么一刻,他觉得自己是那么威风,身形是那么高大。之前都被夏亭神奇的厨艺和手法,以及新颖的销售方法给折服,

没有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现今,总算是有他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用处了。

夏亭也不再说话了,客气话说一次就好,说多了也会惹人烦。他的好意和恩情,她一定会记在心里的。

“因为你的到来,我还跟两兄弟说了一下,他们这会儿应该是在我们相约好的地方。那里应该还没受到这次塌陷的影响,只是,比较深入,没有什么人。”

原本是出于好意和方便,没想到,竟无意间给两兄弟设了一个难逃的坎。

“大哥~~二哥~~” 走了有一段路了,周围都是一片废墟,没有一个人,有的也是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的人,她和秋冶一路来,把能救的都搬到一旁安的地方,伤口太重的那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眼睛从有神渴望变得死灰。

越到后面夏亭越慌,她的手上很脏很脏,既有血污,也有灰尘,那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身上的。

每翻一个人,找到一个人,她既紧张又害怕,见到不是两兄弟的时候,一边觉得庆幸,另一边又隐藏着不安。简直就是对人的最大折磨。

“没事,别怕。还没到约定的地方。顾兄那么有能力,肯定能自保的。”秋冶看见她这状态,忍不住安慰,尽管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这时候的安慰也显得很苍白,很无力。

夏亭没有回话,她好像看见了什么,激动地指了过去,眼神激动发亮:“快、快看!是他们,对不对!”

顺着方向看过去,秋冶的笑容逐渐变大,肯定地点点头:“对!没错!我们小心走过去,别有差错了。”

夏亭自然知道这道理,这几十步,她走得很小心,她的世界里,静得外界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大哥!二哥!”

走了过去的时候,夏亭突然有些胆怯,只敢离他们还有10几步的时候,大声喊叫他们。

两兄弟还以为自己思念过甚,出现幻觉了。

直到第二声,他们才确认,的确是心心念念之人的呼喊。

失而重逢,激动的情绪一下子涌上来,她的眼睛立刻蒙上了一层雾,看人都不真切了。天知道,她一路上是怎么走过来的,凭靠着多大的信念。

当两兄弟走过来,给了夏亭一个大大的拥抱的时候,夏亭很无厘头地说了一句:“我本来带了鸡汤的,熬了好久,给了!”

本来悲伤的场面瞬时破功,连同秋冶在内的三个男人都笑了起来,笑声很纯粹,很干净。

这还没完,夏亭把小手往兜里揣呀揣的,就在大家忍不住好奇地时候,又拿了几块肉干出来,很遗憾而又小确幸地笑了笑:“幸好还有这几块肉干。”

“你这小灵精~”顾点了点她的头,她瞬时往后晃了晃,摇头晃脑的,好不可爱。

“我们这算是与外界失联了。这周围还有几个兄弟需要救的,闲也闲着,救人要紧吧。”顾霖简单地说了下情况,众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