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六十八章:两难

()

“我不知,竟得罪过他?”夏亭看呆了,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了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人。

她想起来当初他的威胁,但……她并没有越界不是吗?

“他是秋冶的好朋友,那车夫的所为,是不是受他指使呢?就算不是,如果要搞车夫,恐怕也要看他面子。”夏亭长长地叹了口气,深觉做人好难喔。

她第一次觉得,人情世故复杂到她根本理不过来。

不知道,在这其中,秋冶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不管怎样,就算不报官,也要他们给你个解释。”顾的态度倒是强硬,似乎没有受到其中影响。

顾拉着夏亭往前走去,夏亭低着头,走了几步,突然停住了步伐。

顾回头,轻轻问道:“怎么了?”

夏亭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还是先别打草惊蛇吧,找了小兄弟做人证先,准备齐了再跟他们正面刚吧?”

顾有些听不懂她说的个别字的意思,但大概意思还是懂了。他们两个人就这样的姿势维持了一阵子,还是顾败下阵来了。

他知道她为何突然胆怯。

“那走吧。”

夏亭依旧提不起兴致,心里头一直想着这其中的厉害,她也在想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那个人。

“兄?顾娘?”

夏亭心里一顿,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有些害怕面对来人,她低声催促道:“二哥,咱们快走。”

秋冶原本只是觉得那背影很熟悉,但看到他们停顿了一下又加快脚步之后,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了。

想到刚才查到的消息,再结合他们的举动,秋冶知道他们两个知道的肯定已经不比自己少了,他抿了抿唇,急切地追了上去。

“你们等等我,我有话跟你们说。”

掌柜在后面看见自家少爷不顾形象追了出去,看着街上人来人往,酒楼里那主儿进了去,没个话事人可不行。他袖子一甩,跟身后的小厮说道:“你去跟着少爷,保护好他的安,但切忌打扰,知道吗!”

掌柜长长地叹了口气,原本以为少爷有了知心的人玩儿是好事,但现在,也不知是福是祸了。

秋冶大跨步拦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两个神情不明:“你们……干嘛躲着我。”

夏亭往后躲了躲,俨然不想说话。顾笑容不变,但眼神微寒,“秋少爷贵人事忙,我们没敢相信您在叫我们。”

秋冶听见顾的称呼和说话的语气,眉头皱了起来,“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刚从外面回来,我想告诉你们,山贼的老窝已经被我们端了,不会再有后患之忧了。”

顾看了看夏亭,语气倒是稍微好了一些,依旧带着微笑的疏离:“谢谢。秋少多日劳累,应好好休息,我们先告辞了。”

夏亭和顾没有任何避讳地去找那小兄弟,给了一些银钱,小兄弟答应在关键时候做人证之后,夏亭终于是露出了点笑容。

秋冶一直跟在后面,知道他们在干嘛。说老实话

,他也很复杂,一边是新认识的朋友,一边是从小的发小,他早就把凤幽当作自己的弟弟,从小跟在后面擦屁股擦惯了。

“凤幽还是小孩子脾性,很多时候……并没有多大恶意,这次也可能只是个误会,我代他向你们道歉,之后我抓他来给你们道歉,你们……不要追究了好不好?”秋冶说这话的时候,如鲠在喉,说得异常艰难,但只能硬着头皮上。

夏亭不知道之前在期待什么,当听见他低声下四求她就此罢休的时候,心里一直揪着的大石,还是一瞬间落地粉碎了。

“二哥,你先回去准备好事情,把事情告诉那受害男子。迟些时候就行动。”

顾点点头,摸了摸她的头,眼神带着寒意地和秋冶对视了一眼,大步离开。

秋冶心里有些不舒服,感受到夏亭带着愤怒和质疑的眼神,他有些烦乱。甚至于,有些恼恨凤幽的所作所为。

“罢休?呵,我何德何能,能让秋少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知道为啥,对着他的时候,夏亭的火气一压再压,依旧压不住。

秋冶有些内疚地躲开她直逼过来的眼神,“我们要不先找个地方坐着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夏亭直接摇头拒绝,“没什么好说的。”

看见夏亭转身要走,他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感受到那温热的肌肤,秋冶像碰到烙铁一般甩开,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听我说……”

没说完,前面那气冲冲的小人儿已经走远了,秋冶只能跟上去。在街上,就可以看到一道奇怪的风景线:一个身穿粗布的女人气冲冲走到前头,后面亦步亦趋跟着一个穿着不凡的男人……

街上人越来越多的关注,让夏亭有些焦虑,之前的舆论已经让她压力有些大了,她只是平凡人,不想再受什么上海了,她可不是什么里那些创世的英雄,能不惧舆论,在异世里呼风唤雨什么的。

“够了,别再跟着我了。”夏亭朝身后低声吼着。

秋冶倒是显得委屈:“那你跟我说话嘛。”

最后面,夏亭和秋冶坐在一桌子上,夏亭在那大快朵颐,美滋滋地吃着阳春面,秋冶挺直了腰,拿着筷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在大街上没遮没拦的,怪尴尬的。

夏亭悄咪咪注意着他的样,吃着阳春面的嘴角上扬,吃得更起劲了。

“既然不吃,那就走啊。反正我已经是名人了,你在我身边,迟早也受累。”

秋冶看了看夏亭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咬了咬牙,学着她的样子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一时吃急了,竟呛了起来。夏亭毫不留情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递手绢。

她倒忘了,在古代,女性的手绢代表的是什么。

秋冶眼神带着无奈还有纵容,“消气了吧?”

“没有。永远不会消气。”这是原则问题。

看了看周围,秋冶压低了声音,“其实……我刚才说的,不光是为了他,也是为了你。他疯起来不知道会怎样,我没办法时时刻刻看着他。至

于你名声受污的问题,我会帮你解决,怎样?还有,你要怎样才消气?把那车夫弄出来打他一顿?”

“噗嗤。”尽管内火未消,夏亭终于还是被逗笑了。

秋冶也傻傻地笑了起来,那妖孽有神的眼睛终于活了过来,柔光潋滟。

“只要那受害男子一家都说可以不报官,我也可以答应不报官。但是,那车夫一定要得到惩罚,还有你那好基~友……”夏亭大大吸入一口气,把那茂盛的火气尽力压下去,“别让他像疯狗一样咬人。逼急了,别怪我同归于尽。”

她一介小市民,身份上搞不过他,但这里终究是她比较熟悉……

“这没问题。”秋冶咧开了大大的笑容,可没管她后面的威胁。

把话说开,等秋冶吃完面之后,他们就各自散了,“亭子,谢谢你~”

夏亭顿了顿,好一会儿才说:“你之前也帮了我很多。”

看着夏亭越走越远,秋冶越发觉得愧疚。他能想象得到她这段时间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一个女子,名声是最被看重的。小幽他……这回真的错得离谱。

“冶?你怎么又会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秋冶眼神中闪过一丝烦躁,在转过身的时候眼神已经恢复平静,他没有看向凤幽,经过他的时候说了句:“把你的车夫交出来,迟些时候给我去道歉。”

凤幽顿时煞白了脸,羸弱的身子似乎承受不住一般摇了摇,眼睛一下子像丢了魂一般,整个人,像是被抛弃了。

没一会儿,他眼眸中沁满了泪水,他咬紧了自己的嘴唇,更是咬出了血,双拳紧攥,强力忍受着那吞噬血肉的疼痛。他的冶……再一次因为那个女人,冷脸对他。就因为他做了那么点事情。

以前,还有更过分的事情他不会这样,这种面孔只有面对他不喜欢的人才会这样。一切,都是来了这里,见到那个女人之后,才变了!

他转身追了过去,像一个闹别扭求原谅的孩子……

“冶,我是不可能去道歉的。我根本没有做错,如果她有足够的能力,她自己可以解决,为什么非得你出面摆平?”凤幽还是不服气,他觉得那个女人资质平平,根本没有资格跟冶站在一起谈笑风生。

那一幕,刺眼得很。

看见他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秋冶更是气打不出一处来。他大力地把茶桌上的茶杯扫在地上,陶瓷破碎的声音把凤幽吓了一跳,眼睛通红无辜地看着秋冶。

“没能力?我帮她摆平?我到底是帮谁摆平?要不是我出面,你现在就不是站在这卖可怜了知道吗!”他开始检讨自己,这些年是不是将他保护得太好了,只懂得任性,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

见凤幽又想反驳,秋冶根本没给他机会,甚至不想听见他那幼稚的说辞:“你的那些小把戏,人家查得一清二楚,人家都要报官了!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可以暴露身份!还有,我说过,她是我的朋友,你还如此针对她?你太无法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