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四十五章:事情败露

夏亭从不知道原来自己的速度可以这么快,当她赶到的时候,已经看见稻田门口,大哥制服着一个人,那人匍匐在地上,拼命挣扎,很不狼狈。

大哥给了她一个眼色,根据之前计划好的,夏亭立刻心领神会。她和二哥对视一眼,分头行动。

她到村长家找村长和他媳妇儿去现场主持,二哥去找村里宗族长老评理。这个时候也不宜大喊,吵醒其他村民,而且,他们稻田养鱼的事情还没让其他人知道,还是尽量避免的好。只要找到村里德高望重的,能说得上事儿的,就够了,至于田里的事,他们身份在那,应该不会说出去。

为了让那些长老不能偏心桃花他们家,特地找了和他们家关系比较好的村长。

等夏亭说明来意的时候,村长惊讶了下,显然想不到在村里会发生这样的事,而村长媳妇俨然一副不惊不怪的模样,果然,女人还是比较懂女人呢。

“没想到,桃花她们家竟做出这样的事!平时的小打小闹我就不计较了,这次竟上演到如此夸张过份的地步。传出去,咱们秀漓村可还有脸面可言?”村长愤怒地拍了拍桌子,“嘭”地一声把村长媳妇也吓着了。

“村长别动气,身体要紧。我来找您,是想让你评评理的,毕竟她都干出这样的事了,如果再不处理的话,想象不出她下一步会做什么。”夏亭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让桃花她们家吃点苦头,才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是她们可以惹的。

对付恶人的办法,就是比她更狠更恶。

夏亭知道在古代,特别是宗族观念很重的地方,邻里间的关系是很重要的,偷窃罪特别重。这次,桃花他们家恐怕不会好过了。

如果桃花她们识相的话,她可以原谅她们,私下解决这个问题,否则闹大了,她们在村里没法过了。

谁都害怕自己隔壁家是个小偷,睡觉都要谨防着隔壁人呐。

夏亭不想做什么,她只是想安安分分地过自己的生活。

夏亭叫村长的时候耽误了点时间,所以他们出来的时候刚好跟二哥撞到,顺遂大家一起去了。

到了的时候,桃花娘已经被捆绑在一旁的树下,“呜呜”地叫着,顾霖冷脸盯着她,见到夏亭他们过来,才微微调整了自己的脸色。

桃花娘看见村长他们来的时候,眼里闪过恐惧之色,更是试图遮藏自己的脸,当然,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桃花娘衣服上和鞋子上都沾有不同程度的湿泥,隔壁一个大箩筐里,俨然装有鱼,人赃并获,这回,没得抵赖了。

“为什么她会来这里偷鱼?你们在这里挖了池塘吗?”其中一个宗族长老问道。他对这个显得很迷惑。

顾霖马上回答道:“不是,我们直接养在稻田里了,家里也没地方,没这个钱财挖池塘,就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还存活了。但前些日子突然之间发现鱼少了,稻田边还有人的鞋印子,我们这些天就一直守在附近,为了捉贼。今天,就看到桃花娘鬼鬼祟祟地走过来了。”

顾霖将事情的起始都一一地交代出来,当然,关于鱼的事情,真假参半。不过,这时候也没人去较真这个了。

“桃娘,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偷窃呀!大罪呀,你犯什么浑呀!?”村长指着桃花娘来骂,一脸怒不可遏的样子,胸膛起伏不定。无关其他,追溯到本源的话,他们顾家和桃花娘以及村长家,还是有那么点儿亲戚关系的呢。

发生了这样的事,说出去,也会丢了大家的脸。

“事情都发展成这样了,人赃并获,你也别想抵赖!”或许是看到桃花娘不服的眼神,村长狠狠地瞪了过去。

蠢货,帮她还不知感恩呢。还是顾家大娃他们比较省心呐。

“现在,你就当场道个歉,把偷的东西都还给大娃他们,如果大娃他们原谅你了,也就这样了。”村长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看向顾霖夏亭他们以及个个长老。

夏亭他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只要给她点苦头,不敢再来找茬,就够了。

在村里毕竟村长的人脉和威望更大些,既然村长发话了,其他长老也没说什么,纷纷赞同了。而且夜已过大半,明日还要劳作,他们想着抓紧回去睡觉呐。

这时候,桃花娘又“呜呜”地叫了起来,挣扎更加明显,这时候他们才发现,桃花娘嘴巴里一直塞着布条,没法出声。

顾霖上前把布条取下,看见上面黑糊糊的口水印记,眼中闪过嫌弃之色,随手扔在了一边,尔后又给她松绑。或许是捆绑太久,同一个姿势保持时间太长,腿麻痹了,她一时被松开,力气还没恢复过来,竟瘫软在地上。

桃花娘咽了咽口水,刚取下来布条,声色还没恢复过来,声音像磨砂纸磨过桌面一样粗哑:“村长、长老啊,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偷盗!都是他们顾家的骗我过来的。呜呜呜……”

夏亭眯了眯眼睛,掩盖眼中的杀气。她这辈子,真的从没遇到过像这样的极品。太贱了!

不过,这借口太过拙劣,加上众人的精神都不太好,没心情听她一妇人哭诉。

“是大娃叫我过来的,我一过来他就把我绑起来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桃花娘依旧在狡辩。

夏亭耐不住脾气,打出重重一拳:“村长,我们所说句句属实。之前,我们还发现了一些证据,里面的鞋印有的还没消失,可以让桃花娘进去对比,看是否她的鞋印;另外,我们在现场栅栏上找到一块布料碎片,应该是贼人偷跑的时候不小心勾掉的,如果去桃花娘家找的话,应该能找到这块碎布料的衣服。”

村长夫人接过碎布料,长长地叹了口气,把这证据传给村长以及其他长老,全场寂静。

桃花娘好死不死,这被勾下来布料的衣服,她经常穿,连村长夫人都认出来了。

“你还是别狡辩了吧。大伙儿都识破你啦。你平时为人爱沾点小便宜也就算了,没想到你这次……我们对你很失望。如果大娃他们放过你还好,不放过的话,我们也不会给你讲情。”村长夫人的一席话,让桃花娘彻底失了分寸。

原本她还以为会看在有点儿关系的情份上,帮帮她。这回,可惨了!

“别!别!不要报官,我不要坐牢。”桃花娘连连摆手,连滚带爬地跑到村长夫人面前,跪着求她。

村长夫人见她还是不识相的样子,恨恨地说:“你求的应该是我吗?是大娃他们啊!”

这时候,桃花娘才好像醒了一样,怨恨和歹毒的神色一闪而过,其他人根本没注意到,只有一直关注着桃花娘的夏亭看得一清二楚。

看来,她还是没有丝毫的忏悔之心呢。

“大娃,大娃,看在我们共同生活在这里几十年的份上,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我也是一时犯浑,才走了这一遭。我知道错了啊!”桃花娘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恐怕是被吓出来的,而不是真心悔改。

顾霖不为所动。这回,连他都生气了。

桃花娘又去求顾瑀,别看顾瑀平时笑脸见人,实际上,他比顾霖难说话多了。自然不会便宜她:“你要是把我们这些天的损失都补回来,并且在村里给我们道歉的话,我们就算了。不然的话,我们就报官了。”

听到报官的话,村长险些要说话,毕竟这影响到村的名声,但想到桃花娘确实不争气,又把脸转到一边,眼不见为净了。

桃花娘把目光转向长老们,无人不躲避她的目光,知道自己无力回天,又不甘心就这样赔钱,一时僵在那里。

“桃花娘,还是快些做决定吧。这大半夜的,各个出来都单衣薄裤,冷得很,没时间陪你在这耗了。如果你犹豫不决,我们可以帮你做选择的。毕竟天都快亮了。”夏亭跺了跺脚,看了看泛白的天,催促道。

这时候顾瑀才察觉夏亭有些冷,忙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她。夏亭有些尴尬,不想接,毕竟之前才拒绝了他,但在众人面前好像会落了他面子。最后还是接了过来,顿时身上暖和了不少。

顾瑀的神色变了变,而后恢复平常,没有说话。

“好,我答应你,赔偿。”桃花娘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不仅仅是赔偿,是赔钱加在全村人面前道歉。这鱼的价钱,还有稻田里的损失,就按照市场价好了,也不多要你的。”夏亭明确地表达出来,免得桃花娘钻空子狡辩。

在村长和众多长老的见证下,晾她也不敢不做。

知道已无力回天,只能把损失减到最少,尽管桃花娘心里像被刀割一下滴着血,还是不得不点头应承下来。

这回,真的栽跟头了。都是桃花那死丫头赔钱货,害得她出丑赔钱不说,还差点要坐牢!

等下回去,看不打死她丫的!

见桃花娘终于答应,顾家也满意了,大伙儿也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回家睡回笼觉,休息了!这半夜起来的看了个闹剧,真的不太欣赏得来。

顾霖把鱼放回到稻田里,把箩筐扔到桃花娘身上,道:“那赔偿的钱我们之后会跟你说,道歉的话,也在你还钱那天说吧。三天内,记得,一个子儿不能少!”

桃花娘还是第一次见顾霖如此凶,唯唯诺诺地应承着。目送着顾霖他们离开,才敢动弹。

看着稻田里游得欢快的鱼儿,她这时候真没了捉回家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