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四十一章:拓展生意

她记得,二哥说过,不要跟张寡妇过多交往的。但今天她却主动帮了他们……意欲何为?是带有什么目的吗?

还是,二哥当时只是因为张寡妇身份的原因,在村里头被人看不起,所以让她离远一些,免得败坏了名声呢?亦或是,张寡妇本身城府深呢?

打从解决了小叔子的事情之后,日子又平平淡淡地过了一段时间。夏亭刚出品的一批青梅酱又得到了好评,呈现供不应求的现象。特别是因为青梅酱比酸果酱的用途可以更多,青梅酱的味道搭配一些硬菜,口感更好。连镇上的酒楼都有意跟她洽谈生意,只是这些天都很忙,没时间上镇上约谈。

桃花家本也跟着做,但做出来的味道并没有夏亭的好吃。青梅本来带有苦涩和酸涩的味道,桃花他们家并不能把这味道去除,做出来的就又涩又酸又苦,根本没有人买。自然失去了竞争力。

夏亭他们从原材料上人手不足,后面的更不用说了。

顾家两兄弟除了照顾田地里的事情之外,一有空就上山摘青梅去了,最近休息都少了很多。就连大娘,她自己也在房间里挑选质量好的青梅,然后由夏亭拿出去洗,再做成酱料。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夏亭坐在后院里挑拣着青梅,一边想着。她觉得,是时候请些人帮忙摘青梅了。但现在农耕繁忙的时候,用劳动力的时候,不知道谁愿意做呢?

“大娘,你看如果我说,我请些人来给我们家摘青梅,能行不?”夏亭对村里人还不大熟悉,还是问问大娘保险些。

大娘想了想,虽然有些心痛给别人家赚了些钱,但想到自家的确忙不过来,也就释怀了。“其实啊,王嫂他们家就不错。知根知底的,二圆那小子忙完农活,也应该会帮忙。他们心底都比较清,不会坏事儿。”

夏亭暗自计算了一下的确差不多了。王嫂他们家春花和弟弟都可以干活,再加上二圆,三个人,应该暂时可以了。

“好,那我待会儿就跟他们说下这事儿。”

说完,夏亭就要出去继续做活儿。

“等等,阿亭啊,你打算……给他们多少钱呀?”大娘喊住了夏亭,忍不住问道。

“那大娘觉得给多少钱比较合算呢?”知道大娘有想法,夏亭就先不说,把问题抛给她。

果然,大娘笑了笑,道:“不用给太多的,都是村里人,富不到哪里去。我们做小本生意,也不要招人眼红。青梅重称,十斤1文钱已经很多了。至于你给多少,大娘也不说什么,你是聪明的,大娘相信你。”

夏亭听了,也笑了起来。她的想法跟大娘的其实也差不多。如果给钱太多,自己可能亏本,而且会招有心人眼红,毕竟你突然“发家”。所以,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

虽然也不好赚,春花二圆他们关系和他们顾家都挺好的,到时候私底下补偿些就好了。

夏亭跟春花他们说了,也都惊喜高兴起来,毕竟这是突如其来的收入,只要一天不偷懒的话,还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春花甚至还说夏亭给的价钱太高,恐怕她要亏钱。在夏亭一再保证不会亏本的前提下,才重新绽放笑颜。

二圆也是答应了忙完农活就去帮忙。二圆的农活干得差不多,所以很快也可以投入到摘青梅的大工程里面去。

酸果是没有核的,但青梅有,所以还要多加了一个步骤——去核,制作比之前耗费的时间更多,因为确定了统一价,如果贸然升价,恐怕不利于当前的生意,夏亭就宁愿辛苦一些,薄利多销。先打响了招牌名号再说。

她现在赚的,还不够。只是刚刚起步而已。

见到春花二圆他们拿着新鲜青梅给夏亭,每天还能得到那么十几蚊钱,这么好的事情,比做木工还要赚钱呐。村里的其他人有人得空的,也上山摘起青梅来,拿给夏亭问收不收。

夏亭有些犹豫,如果她这次收了,后面肯定有更多人来。就算她急需要青梅,也来不及做那么多呀。

夏亭婉拒了他,告诉他今天收够了。明天再决定收不收。尽管没有听到好消息,但好歹有希望。村民也就带着笑意走了。

晚间的时候,夏亭忍不住跟顾霖和顾瑀商量起来。

“倒不如让二圆他们到我们家做,让他们处理青梅,你直接在厨房做最后一步酿制就好了。至于”顾瑀思索了一番,道。

顾霖也点头同意,“对,现在买的人多了,我们要快些出货。你就负责酿制青梅好了,我们到时候拿到镇上卖。”

夏亭想了想,的确可行。春花她知道,绝对靠得住。二圆只见过一次,但看他和大哥的交情也应该信得过。至于工钱,每天10文钱,跟外面摘青梅的人收入差不多。

现在倒有点像流水工作了,颇有初步工厂的感觉在。

等他们赚了些钱,这生意也的确做得过去,夏亭就思索着弄出个制作区间来,买个固定的当铺,这样子,日子稳定下来了,顾客也方便些了。

不过,她制作青梅酱也不是很繁琐,过了这段时间,做了一批出来,她又可以闲下来。所以,她打算让自己作流动人员,顺便看一下进度,也跟去镇上看一下市场情况。

夏亭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之后,两兄弟都没有反对,也就暂时这样定下来了。

那个村民如约地把青梅带来了,夏亭挑了挑,里面的果子好坏参差,看见外面也有许多人观察着动向,她便大声道:“我们,只收新鲜的,没有虫蛀的,大个的。其他不符合要求的我们都不要,要是你们掺杂了进去比较多的,我们会适当地扣钱。你们想通了再做。”

夏亭又把一些质量不好的,果实不够大的挑出来给了个示范。

很多人都表示理解。毕竟,夏亭他们要求的质量高,说明他们平时吃的青梅酱都是质量好的呀。而且,夏亭给的工钱不低,村里人大部分比较纯朴,还是可以接受的。

夏亭当众检收了那箩青梅,给了那村民10文钱后,其余人都纷纷散开了。为什么呀?急着上山摘青梅呀!

收到钱的那位村民那是止不住的笑意呀。打猎回来,顺路摘的青梅,还多了10文钱呢,何乐而不为呢?

夏亭用了一整天的时间酿制了4坛青梅酱,哪怕剁碎青梅的时候,手指起茧了,血泡出来了,她还只是事后上了点药,随意用布条缠了起来。不过,她有意地遮挡些,希望两兄弟不要那么快看到。

不然,又要被勒令停止作业。她又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人家在劳作了。

夏亭这边作了这样的决定,那么陶罐那边的制作和数量也要跟上才行。

她明天得空,刚好可以上镇上一趟,顺便谈个生意。

她知道与人合作的重要性,否则靠自己打拼,不是不行,就是可能慢了些。所以这一次德兴酒楼的主动示好,她是很看中的。如果跟这么个酒楼一起合作,基本的客流是有了。不怕产品推销不出去。

约好了到时候顾瑀去摆摊,她和大哥就去酒楼那约谈生意。剩下大娘一个人在家,他们也不放心,夏亭打算让春花暂时帮忙照看着,春花是个细心体贴的女孩,她能放心地把大娘交给春花。

夏亭有些紧张又有点兴奋。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初涉商业圈的小菜鸟而已呀,要跟人家名气响当当酒楼的幕后人商谈,不知道会不会有陷阱呀。如果可以形容的话,她现在的脑子乱得就像是交缠在一起的麻线,乱糟糟的。

现在她和陶瓷店的掌柜已经很熟啦,或许是找到适合聊天的人,掌柜每次都会喊住她,将最近镇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夏亭,所以就算夏亭不经常来镇上,她也没有跟镇里的节奏啊人啊之类的脱节。

“你知道吗?咱们镇上来了两个有钱子弟,有钱有势又长得一表人才,这些天呀见到他们的时候,肯定是因为镇里的姑娘都围堵在那儿了。如果你待会要去瞧瞧的话,就往人多、特别是姑娘多的地方就是了。”掌柜的扬扬眉毛,一脸八卦。

夏亭无奈地笑道:“掌柜的,我是有家室的人。”

掌柜自讨无趣,低喃了一句:“瞅一眼又不会怎样。”

不过,经掌柜这么一说,夏亭脑海中立刻浮现了上次抓小偷的那一个男子,那气质和穿戴,加上那张脸,堪称举世无双,恐怕其中一人,她早就见过了,还有过那么一点点的接触呢。

不知咋滴,她竟有些小得意。

夏亭跟掌柜告辞的时候,顾霖就在店门口等着。里头空间不是很大,他一般不喜欢在里面待着。夏亭一出来,他就注意到了。

他手里提着一袋东西,看那熟悉的正方形形状,夏亭脑子里闪过某个片段,看着他解开包纸,小心翼翼递给她一块的时候,夏亭感动死了。

“你爱吃的。新鲜出炉,趁热有点酥脆的时候吃,人家说更好吃。”

口中那股糕点的香甜味,流经胃里,暖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