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三十三章:虐渣渣

“旧情人?哈!对啊,他以前也是我众多追求者之一,不过我可看不上。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笨的,这么穷的人家都肯嫁过来……”桃花鄙夷地看着顾家的茅草屋,继续说道。

夏亭看见转角处那露出来的衣裳,嘴角不自觉微微扬起。

老天爷都帮她。不管她什么目的,在顾霖心上,她的形象恐怕又会发生变化了,这算不算是她自揭老底,阴沟里翻船了呢?

“当初我跟他一起,不过是看他长得还不错,你以为我喜欢他什么?呵!他不过是我不要的男人而已!”桃花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得意,她感觉这些天受的气都讨回来了。

“既然这样,你还来干什么,以后我们黄水不犯河水就好了。”夏亭用手感受了下小篮子里饭菜的余温,嗯……要快点过去了。凉了饭菜变得不好吃了。

大哥应该是看她那么久没回去,担心所以找过来了。没想到,就那么凑巧撞上了。

夏亭不理会又想要说些什么的桃花,直接用行动拒绝道:“希望你可以遵守今天说的。我要去送饭了。”

“站住!谁准你走的,顾霖欠我的他还没还呢!今天不解决就别想走。”不知道是不是夏亭之前的故意放纵,让她过于得意,气焰高涨,说起话来也霸道无理起来。

但夏亭很想跟她说,她真的不是好捏的柿子。

看见身后顾霖冷冽的神情和浑身凛然的气息,夏亭就忍不住为桃花默哀。

“是吗?有什么事可以现在说,我不曾发现我欠过你什么。”

夏亭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换做她遇到这种情况,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了。

桃花得意的神情没来得及收起来,顾霖看在眼里,心里不觉懊恼以前自己到底看上了她什么,不过随之释然,幸好现在遇上了她……

顾霖看向那个偷笑的小女人,无视那个装可怜的女人,走到夏亭跟前,一手接过她手里的小挎蓝,道:“在田里等了你好久,以为出什么事了,回来看看。”

夏亭笑笑,“嗯,没事儿。就被某些人挡下了,刚想过去呢。走吧,别让二哥他们久等了。”

他们两个往田埂里走去,桃花上前拦住他们的去路,一脸倔强坚强的模样:“大娃,刚才的话只是一时之气,我、我被这个女人气昏了头脑,才口不择言……我真的有事……”

“气话很多时候都是真话不是吗?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有什么事找你夫家娘家,我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会给我的家里人带来麻烦。”顾霖没等她说完,就冷漠地打断了话。

顾霖说得很决绝,也很明确,顿时让桃花急了眼,她顾不得夏亭在场,连忙扒拉住顾霖的衣袖,被甩开之后甚至跪了起来,“大娃,往事你不想说那我们不说,但看在我们的情份上,你这次要帮帮我……”

夏亭看着她那急切慌忙的样子,真的不像作假。看来是遇事儿了。

“我弟弟闯祸了,在牢里出不来,夫家那边不肯帮我,我只有你了。”

天啊,好恶心。当着别人妻子的面说这样的话。夏亭面露嫌弃地把脸瞥到一边,耳朵却竖起来,她倒想知道顾霖做怎样的决定。

以前的她觉得他很冷漠,相处下来就发现他外冷内热呢,心软着呢。

“人各有命。他做错事了就该受罚。况且,你夫家不帮你,我一个外人凭什么帮你。好自为之吧。”

顾霖用力把裤子扯回来,拉起夏亭的手就走了。不顾桃花在后面哭得撕心裂肺。

“叮!‘揭露桃花本性,让大哥认清其面目’任务完成。奖励:缓解苏奉哮喘的急心丸。请问是否接受?”

夏亭默默地心念“接受”。她已经渐渐习惯系统冷不丁的机械声音了。

“急心丸?对苏奉来说,大有用处呢。关键是,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又不让他起疑地接受呢?那个男人,疑心可重了。”

夏亭没想到,有一天自己想做个好事,都要考虑那么多。

趁着中饭的时候,夏婷看了看他们的劳动成果,笑得像个二百五。她都感觉能吃到那结石又大条的鱼肉了。

为了防止其他人见到那鱼被顺走,夏亭还让男人在田地的周围加固上栅栏,只留下一个一人大小可通过的门。看了看成果,差不多了。农村人大多纯朴,这些也只不过是防君子,小人是拦不住的了。

幸好的是,他们这田地也比较偏僻,平时没什么人会过来。

顾霖他们买回来的这些稻苗长得挺好的,可以让鱼苗下水了。如此一想,趁着太阳没下山,他们赶紧行动了起来。能一天做完的事,就不拖到第二天了。

看着鱼儿下水,瞬间消失在稻苗间。只偶尔在余辉的映照下闪着银色的光亮,是不会发现里面内有乾坤的。

此情此景,男人们都笑了起来。日子奔着幸福而去,生活都有盼头了。

回家的路上,夏亭总感觉气氛不太对。平时这个时候鸟儿归巢,总有些声响。今天出奇的静谧。

不安的感觉萦绕心头,但这无理无据的东西说出来恐怕要被笑多心,夏亭只得憋着,自以为可以自己内化的她,神情和动作都出卖了她。

看着不安分的女人,细心的顾瑀早发现了不对。

“你这是怎么了?”

这话引起了另外两个男人的注意。

“嗯?没、没什么呀。”夏亭愣住,好一会才补充道:“可能是今天走路太多,有些倦了。”

男人们想了想,的确。她今天从田里到家来回做,的确比平时多。如此,没再细究。

夏亭没想到二哥会这么敏感,一丝异常都感觉得到。

回到家的时候,夏亭证明了自己的第六感是对的。

看着一村人围着家里闹腾,特别是中间那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夏亭就心累。

眼尖的村民们看见他们,立马高声喊:“看!他们在那边!”

顾霖回头嘱咐道:“待会儿你躲在后头,别出来。”

尽管没明说,夏亭知道这句话是对她说的。

看着他们没有闹到家里面去,夏亭放心了些。至起码,大娘没受到过多的惊扰。只不过,那些不好听的话,恐怕也听不少了。就他们刚回来一会儿,已经被骂得连人都不是了。

“大娃啊大娃,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呀,大家左邻右坊的,我家儿子出事了,你都不帮忙!这心怎么那么歹毒啊。”桃花娘假惺惺地拭泪,一手恶狠狠地指着顾霖。桃花站在一旁嘤嘤嘤,没说话。

村里人见她们母女俩弱势群体,还有桃花那我见犹怜的样子,心中正义感顿时爆棚。

“就是啊,大娃,这就是你不对了。平日里大家都或多或少帮过忙,你咋那么自私呢。”

“对啊,就是就是。”

顾霖杵在那没说话,夏亭在后面看不见他脸,但从那气息上感觉,他在收敛怒火。

见大伙儿都站在她那边,桃花娘又继续喊道:“大娃啊,莫不是被那不知来路的狐狸精迷得连大伙儿都不认得了吧?被牵着鼻子走,你只会伤了大伙的心呀。”

“天啊,不会吧?王嫂之前不说过这姑娘不错的吗,咋心肠那么歹毒呢。”

“唉,知人口面不知心啊,本以为好日子来了,没想到……这顾家也够惨的了。”

村里人连连叹息。

夏亭见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能想到顾霖是想息事宁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像他们平日里做人一样。

但,悠悠众口,此时不解释,恐怕要越传越离谱。人言可畏。

很多人都是不明事理,被人煽动情绪,话不过脑就说出来了。而这恰恰中了那些肇事者的意图,自己成了受害者被同情的一方,又达到自己的目的。

而那些被蒙在鼓里的人,还以为自己主持了公道。怎知,被人当猴儿戏耍了一把,当枪使了。

如今,不可以保持沉默啦。低调不了了,村民们都来了。

夏亭扯了扯顾霖的衣服,希望他能懂她的意思。

“就应该把那妖孽浸猪笼了,免得祸害了咱们村里的人。”事情越演越烈,夏亭都感受到生命的威胁了。正打算为自己正名的时候,顾霖终于说话了。

“不关她的事,她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别扯上她。”

“你是她相公,被迷住了,当然这么说!”

???

夏亭忍不住打问号,不是桃花弟弟的问题吗,怎么突然间向她开火啦?

“你们都别乱说啦,阿亭是个很好的姑娘,别听桃花她们胡说八道。就算桃花他们家抄袭了阿亭他们酸果酱的做法,人家也没计较不是么?”春花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听到村民们这么说,立刻就沉不住气了。

“这也是。不过你家一向跟顾家交好,给他们说好话也是有理的。”

“你……”春花被气得不清,连脖子都通红了。

“好了。大娃不是那种人,他媳妇儿也是个好的。这其中一定有原因,一直争吵不是个问题,且听听大娃怎么说吧。”最终还是村长夫人一句话让大伙儿歇了嘴。

“大娃,你倒说说,桃花他们家的忙你是否不帮?”见众人冷静下来,村长夫人主持大局了。

从刚才的话语中,夏亭能感受到其实村长夫人刚是护着他们了。这总算好些。

“我的确说过不帮。”顾霖话音刚落,村民们又像是蚂蚁炸开了锅的吵闹。

“但是!”顾霖一声高呵,成功让场子安静下来。果然他那身板的震慑作用还是蛮大的。

“我有两个原因:第一,桃花说她弟是犯了事才被抓进去的,原本是做错事。第二,连她夫家都不帮,我一个村里人无权无势的,又有何用?”

顾霖一番话,直戳到点上,让人无法反驳。

对啊,换作自己,也不会帮吧。而且桃花他们那家子的人,谁不知道是出了名的蛮横呀,都不知道是犯了什么大事才连夫家都不帮呢。况且那夫家在镇上可是有些权势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