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十一章:不安分的一晚

因为去镇上比较远,大娘就建议先吃饭,单独给顾霖留一份饭就好。夏亭见其他人都没意见,她也就同意了。

饭后,大约晚上7点半,大娘洗完澡,加上有些年纪,熬不住睡去了。苏奉也因为身体欠佳,早早入睡。

见顾霖那么久没回,夏亭建议去村口等顾霖。

顾瑀原本并没有多大担心,毕竟大哥做事和身手都是挺好的。看见夏亭停不住的脚步,他还是点头同意了。

夏亭和顾瑀并肩走在乡间路上,这时候天已经完全抹黑,路上只剩下虫鸟鸣叫,只偶尔几家灯火闪耀,天上一轮明月洒下银辉,照在地上。

顾家两兄弟的身高就算放在现代都算是高的,顾瑀稍微走在前面,夏亭要小走才能跟上他的脚步。

夏亭粗喘着气,使力碰上了他的袖子,带着娇嗔和责怪的语气,“你等我一下嘛。”

顾瑀看了看她,没说什么,但看他的眼里满是笑意,在夏亭看来,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仿佛在笑她的小短腿。

在夏亭不知觉的情况下,她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份拘谨和约束。

在后面的一段路程,顾瑀果然放慢了脚步,两人走在路上异常和谐。男人伟岸的身躯衬托得女人小小的一团,在月亮的映衬下,他们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好像是男人环抱着女人一样。

村口人家比较少,两边环山,形成了通风口。他们站在那里,那风一阵凉过一阵。

夏亭心里懊恼,她怎么就没想到多带一件衣服呢?现在可受罪了,她把脖子缩起来了,双手也收到了口袋里面。她能想象得到自己有多猥琐,但也无所谓了,保命要紧。

顾瑀看在眼里,但想到他们关系还没密切到牵手拥抱的程度,只好不动声色地尽量把风给挡了。

夏亭想了想,她当初选择留下,好像并不赖。不管是大娘还是顾瑀,亦或是顾霖?从本质上来讲,他们心地都是很好的,待她不薄。

她也要多加努力,融入进去这个大家庭,帮衬他们才好报答这份恩情了。

夏亭望着村口,隐隐约约看见有个黑影,确定不了是不是大哥。她拍了拍顾瑀的手臂,指着黑影的位置,道:“二哥,你看,那是大哥不?”

这么黑了,在古代一般人早早就睡了,十有九成是大哥。顾瑀点点头。

夏亭的心活跃过来,向那黑影使劲挥手,“大哥,大哥,我们在这儿!”

马不停蹄走了两个多时辰路的顾霖听到了女人娇脆的声音,还有那活泼的身影,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归家似箭的感觉。似乎,是一种除了弟弟和母亲外的被关心的感觉。就好比不管你多晚回家,总有那么个人等着你。

顾霖加快了脚步,向着家人走去。

打从这一刻起,顾霖就想着对这个女人好了。尽管相识不久,但感情的事儿,可以慢慢培养。她在一天,他就会用尽全力对她好。

因为苏奉好不容易在夏亭房间睡着了,他们也就不打扰他了。明天再煎药吧。

顾霖草草地吃过饭,洗了个澡就回到主屋。就见夏亭拘束地坐在一旁,顾瑀无奈地坐在床榻边上,看着夏亭。

顾霖皱了皱眉头,“这是怎么了?”

“大哥,小亭子不习惯跟我们睡。”

夏亭动了动嘴巴,却无法反驳,毕竟是事实。

顾霖看着床榻,想了想,道:“阿亭睡里面吧,我们分开被铺睡。”

看到顾霖投过来的询问的目光,夏亭想了想,点了点头。毕竟,再这样下去就很矫情了。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两条被子的边边算是有隔离了,她到时候贴着墙睡,尽量少跟他们接触到就好了。

这床榻是很大,两个大男人睡刚刚好,但加上夏亭,就显得有些拥挤了。特别是还算是比较尴尬的时候,僵硬着肢体,一动不动。夜渐深,人声寂静。两兄弟累了一天,很快入睡了。夏亭听着两兄弟浅浅的鼾声,一直紧绷的身子终于得以放松。她悄悄地侧过身子,面向墙壁,背对着顾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双手却不忘紧紧拉着被子。半夜的时候,顾瑀醒了。他是被吵醒的。不是声音,而是怀里那个不安分的小东西。明明一开始是往墙里靠的,中途就把手摊在他怀里,他轻轻把手放回原位,另一只脚又上来了。现在干脆整个人连带被子都滚到他怀里去了。倒不是说不舒服还是怎样,他只害怕这种投怀送抱到第二天这怀里温驯无害的小刺猬会炸毛。

软玉温香在怀,却什么也不能做,不是白白煎熬么。

顾瑀这夜里无数次充当搬运工,乃至于早上起来的时候会哈欠连天,精神欠佳。睡在他隔壁的顾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什么都没说。面对弟弟无言的指控,他也当作没看见。

因为是三个人一起睡的,两兄弟起床的时候她还是听见了声音。过了没多久也连忙起床了。

“二哥,你这精神怎么不太好?是生病了么?”顾瑀凉凉地扫了她一眼,“没有。昨晚被蚊子盯惨了。好大的蚊子。”夏亭挠了挠头发,“我睡得挺好的呀。”她嘟囔道,“也没见蚊子啊。”她总觉得顾瑀是话里有话,但她又找不到证据,看不出破绽,好气喔。

大娘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据说是村里的婆娘集中一起去镇上的一间作坊赶工去,工钱蛮高的。

所以,家里就剩下夏亭和两兄弟了。

夏亭吃饱在院子里晃悠,想着任务的事情,神情悠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