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二十章:殃及池鱼

一路上夏亭都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发脾气,不要多想,或许他真的是无辜的呢?或许真的是她看错了呢?毕竟眼见不一定为实。

但是一路上,顾霖也没有提过刚才发生的事情。

她只好主动出击:“刚才那女人是谁呀?”她无法忍受一段婚姻里面有猜疑。

顾霖看了夏亭一眼,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摩擦了一下,道:“桃花,村里叶叔家的女儿,上一年嫁到镇上去了。”

“噢,是吗!”夏亭心里还是有点乱,她不知道要不要相信,那个女的,头发并没有完全挽上去。

终于,顾霖感觉到夏亭的不对劲了,看到她眼底的怀疑和不确定,他明白自己刚才应该是伤害到她了,“是的!我们没什么了,我们是夫妻,今后,我只会对你好。”

看到顾霖坦荡荡毫无遮掩的颜色,夏亭觉得,他应该是可以相信的。

如果要欺骗她,何必呢?当初她想要留下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要求了,而不用她死皮赖脸乞求留下。

终于,夏亭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好吧。这次放过你了。要是被我发现第二次,就算说得再天花乱坠,我都坚决不信了。”

顾霖抓着夏亭的手紧了紧,嘴唇抿了下,仿佛从心底发出的声音:“不会的。”

顾霖对桃花是真的没有想法了。当年的情分随着她的出嫁已经淡化了。现在他身边有了她,其余的不会再分心去想。别人生活得怎么样,他也不想去纠缠进去,无关其他,只因他的生活里面已经没有了那个人。

尽管顾霖不开口把他和桃花的事情说出来,夏亭也不想去追究了,一来是没意思,二来,过多的纠缠,会伤害彼此的感情和信任。这么蠢的事,她不想去做。

第一次经营一段暂时没有感情而且有些复杂的婚姻,她唯有小心翼翼。

夏亭一直承认,她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但她会努力做一个审时度势的人。

中午吃完饭,休息了一下,春花就来找她上山了。热情尚未退却,夏亭也一直期待着春花来,一听到动静,她就提起早已准备好的小篮子,戴了个小草帽就出门了。

那小草帽还是早上的时候,顾瑀临急临忙做的呢。就怕夏亭晒热了。

她们到的时候还早,山里头只有零星几个人。春花带着她凑到了那堆女孩子那,或许是对她还很好奇,话题都围绕着她转。久而久之,几个女孩子都熟识了。

“诶,你们知道吗?桃花回来了,听说还带了好几条绸缎呢。”一个名叫“零”的女孩比较活泼,也比较八卦,说起话来比较口无遮拦,但村里的消息她基本都知道。

“切,那女的从小就很有手段啦,又不是第一次知道,没什么好奇的。她还没嫁出去的时候,村里不也很多男的为她着迷?甚至连镇里的那个大地主不都娶了她为妾吗!大娃差点就……”

另外一个女的不屑地说道。但被旁边的女的猛地一拉手,她蓦地想到谁,看了眼夏亭,闭上了嘴巴。

“啊啊,不说她了,扫兴。唉,你知道……”零连忙打圆场,把话题转移。

其实,夏亭倒希望她们说多一点呢。好歹能知道个大概,不至于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她相信顾霖的为人。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一段情史呢?谁没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啊。

虽然她没有。

但不代表不可以理解。

不过她也懂几个女孩子的心理,无非是顾及她的感受,还是挺温暖的,虽然背地里可能没少八卦。

在刚才的话语中,她get到,好像……顾霖在村里形象还是不错的。那个桃花,好像就不咋地了。

这里来的人多,果子也摘得差不多了。下午轮到夏亭上树采摘,不太累,大伙儿嘻嘻笑笑地,时间过得飞快。

“秋月那贱婢子,在那搔首弄姿的,结果人家正眼没瞅她,笑死我了,也不瞧瞧自己什么德性,哈哈哈哈哈哈……”

零说得正得意,整个人都眉飞色舞的,却不知秋月刚上来就听到她嘲讽的话。

秋月感觉到身边目光都变得炽热,那躲避的眼神都充满了讥讽的笑意,仿佛要把她灼伤。

她充满怒气的眼眸对准了零,如果可以化作利剑,零早已千苍百孔。

不行,她一定要把那贱女人的嘴巴撕烂。

“你这骚艳贱,说什么呢!看我不把你那破嘴撕烂。”说完,猛地扑上去。

零当然不是省油的灯,她早就注意到秋月上山了。也是故意说的,反正她也没捏造事实。

看见秋月毫无章法地扑过来,她冷笑一声,也不躲开。等秋月快到身前的时候,才往旁边一侧身,躲过了秋月凶猛的攻击。

看秋月那速度,肯定是刹不住脚的,她身后就是一棵树,她就等着看她的丑态吧。

零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啊!”

“啊!!”

同时响起了两声惊叫。

一个娇小的身影从树上掉下来。

捡着果子的春花立马丢下篮子,去扶夏亭。

没错,秋月撞着那棵树上,夏亭在上面采着果子,她注意到了零和秋月的争执,但还没来得及行动,她就已经遭殃了。

零也吃惊了,照理说,她们这些爬惯树的,不会掉下来才对。

她竟然闯祸了。

零心里害怕极了,担心负责人,她趁着众人不注意,溜走了。

夏亭掉下来的时候,有注意保护自己,所以只是手脚上面的伤口比较严重。没有什么骨折之类的。

大伙儿都围在她身边关心着她,见她情况不太对,有几个女生下山通知顾霖顾瑀去了。

秋月受的伤反而没有夏亭重,只是流鼻血了。她看到其她人都去关心夏亭,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顿时心里又不平衡了。

但这种情况不好发作,她擦了擦鼻血,也赶紧溜走了。

顾瑀急急忙忙上山的时候,就看见夏亭脸色苍白坐在地上,边上就有 春花和几个女孩子,肇事的两位都不见踪影。

来不及追究,他赶紧把夏亭抱下山处理伤情。

他第一次看见女人流这么多血,脸色可以那么苍白,近乎透明。他道不明心底那种慌乱是怎么回事。

只是一想到怀里这个女人会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时,心里有点刺痛。他的生活又会回到平淡无波吗?

他发誓:今天的事,没完!那两个女人,他不会放过!

看见顾瑀紧闭的双唇和不停冒出的汗珠,知道他紧张自己的伤势。夏亭安慰道:“二哥,我没事呢。只是皮外伤,我有好好地保护自己。”

夏亭想要转动手臂表示自己没挫骨伤筋,但不小心拉扯到伤口,小小声“嘶”了一声。

顾瑀瞪了不安分的女人一眼,道:“你就安静些吧。都受伤了还吵吵闹闹的没完。让你自己一个人出去一下,就这样子回来?下次你还是别出门了。”

想想就觉得不妥当。但夏亭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清楚那乌龙事件。她表示真的很无辜哇。

多次蠕动嘴唇,最终还是不甘心地闭上了嘴巴。只能用眼神控诉这个外表儒雅温柔,实则霸道不讲理的男人。

夏亭他们回到家的时候,春花也已经把根子叔叫来了。处理了伤口,夏亭表示已经半条命不在了。

那些小石子藏在伤口里边,还要挑出来。想想,在肉肉里面挑碎石的感觉……她真的很绝望。

在那么一刻,她真的有想把那两个肇事者捉起来狠狠揍一顿的冲动。她也有想过让对方赔钱。但是……

“谢谢根子叔了,麻烦您辛苦来一趟。这是一点点心意……”看着流出去的铜钱,她……有心无力。

怎么说人家?都逃光光了。而且,她想零也不是故意的。找秋月吧,肯定是不讲理的人。虽然她不了解这个人,但从村里的风评来看,估计是不好惹的祸。

她初来乍到,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这次忍忍,当倒霉了。

希望不要有下次了,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冲动起来……她连自己都害怕那疯狂的样子。

忍一时风平浪静。

加油,夏亭!这点伤口算什么呢!钱钱,她以后一定要赚更多更多,让顾家跟自己都过上好日子。

“啧,刚才还一副死鱼样,现在就那么斗志昂扬了?难道那药还有让人精神焕发不成?”

苏奉苍白着脸进来,一手还握拳抵着嘴巴咳嗽了一声,但这并不妨碍他那毒舌功力的发挥。

“干嘛,我又不是瘫痪了,这是小小的皮外伤啊,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夏亭给了他一个白眼。心里却忍不住惊奇:他居然走出门了!

明明前些天里怎么劝他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