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二百一十四章:逼宫前兆

“秋冶!是有好消息了吗?”

老远的就听见女人的声音,秋冶在书房里无声地笑了笑。下一刻,就该是书房门被粗鲁推开发出的“哐当”声了,接着就是她叽叽喳喳的话和不好意思的神情。

夏亭小跑着过去,路途不算短,倒有些热和气喘了。来到书房前,有点控制不住力度,开门时发出不小的声音,夏亭缩了缩脖子,望向书桌前的男人,吐舌头道歉道:“我没控制好力度……”男人在办公的时候是最严肃的了,之前可是为此生气过的,她今日又犯了嘿。

秋冶捂住脸叹了口气,“哎,算了。”

听到特赦令,夏亭马上换上没心没肺的笑脸,道:“是不是有消息了?快说快说。”完了走到窗边透气。

秋冶对她的行为有点感到奇怪,往些时候,是直接到他身边拿桂花糕吃的,今天例外?

但看到她的动作,明了地笑笑,呵,小家伙跑热了,脸都跑得红扑扑的。

“苏奉来信了,他行动了。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秋冶心情大好,多日来的愁绪被抽空,他们虽然都在秋萍王府,相见的时间却少之又少,更何谈说话?

想到皇帝给她下了毒,问道:“最近身体可有不适?”如果这次逼宫逼急了,狗咬人第一时间对准的就是夏亭了。“先赶紧准备好解药,极有可能今天让你毒发的。”

夏亭神思一凛,还以为自己穿帮了,听到他下一句才反应过来,笑道:“早准备好了。你不用担心,绝对不会给咱们的计划拖后腿的。”

夏亭感慨,这次如果成功了,秋冶……可是要成王的人啊。他的雄心伟业,即将要成功了。其实她知道,自己身边的男人没一个是简单的人物,但论野心来说的话,秋冶为最。当然,她相信秋冶绝对是个明君。从他管理的一处地方还有德兴楼就可以看出,他的管理、他的手段和政策,都是很可取的。

“不知道舅舅那边准备好没有?”舅舅要和大哥他们配合,舅舅的势力不在京城,调配过来需要时间,再者,他们是皇商,除了自家培养的势力,就只有店铺和钱了。一般到真正谈不下去的时候,才真正到舅舅使力的时候。

秋冶一边将信烧毁,一边回道:“不出意外的话,问题不大。”

望着跳动的火苗,夏亭内心燃起一阵阵的小激动。

“这段时间可能不太平,如果可以,尽量别出门,出门的话也跟我说声,或者一定要秋意跟着。”秋冶细细地嘱咐着,关键时候,不能出任何差错。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被盯着,万一她出了意外,他无法跟任何人交代,包括他自己。

夏亭也知道自己弱鸡~鸡的帮不上忙,自然是乖乖听话了。

“你们也是,出门在外多加注意,出去的时候怎么样回来就得怎么样,缺根头发我都饶不了你。”这个时候,夏亭狠话都不敢放。生怕她担心的这妖孽的世界真给“实现”了。

秋冶连忙双手举高保证,还单眨了眨眼,逗趣道:“都听夫人的。保证毫发无损。”

从书房出来的时候,阳光特别明媚,夏亭用手挡着热烈的光线,从指缝中试图去直视太阳。希望这样的天永远保持着,那一天到来之时,也能够风和日丽,兵不血刃地完成一场朝代的更替。

手抬起时袖子滑下,露出一截玉臂。秋意忽而发现上面泛红了一块,她握住了夏亭的手臂,瞧得仔细,问道:“夫人,你这里怎么红了?”

秋意突然的动作让夏亭疼得内心一哆嗦,内心直骂人,脸上又不能显现出来。

夏亭看了眼秋意,再看了看她说的地方,心暗叫不好。她抽出自己的手,用袖子遮挡住她的视线,酝酿好措辞,才道:“噢,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呢。可能是刚才在里面磕到的吧。”确定遮挡好之后,夏亭又不在乎道:“走吧,既然不能乱跑,我们只能回院子去了。”

说起这个,叶老不知道研制成功她要的药没?现在她差不多是不能出去了,她和叶老断了联系了呀。如果到了那个时候,需要那个药,她岂不是没办法?

她得想办法,和叶老联系上才行。

忽然,刚才红的那一块皮肤,夏亭觉得有些凉凉的,像液体往下流动。她把双手叠在一起放在腹部前,阻止往下流的趋势。

回到院子的时候,夏亭打了个哈欠,吩咐道:“秋意,我有些倦意,想睡一会儿,你先退下吧。”

“可是你才起来没多久……”秋意眼中的疑虑更浓,“你真的没事吗?”

夏亭有些好笑地看向秋意,捂嘴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得了吧,别疑神疑鬼了,我天天在你的监视下还能出问题?”

秋意不置可否。她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奇怪,却说不出哪里奇怪。

夏亭准备打开房门了,又转头对秋意道:“对了,这事你别跟秋冶报备,我知道你很称职啦。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他很多事情忙,我不想他因为一点不存在的事情而分心。而且,这是你家少主谋划了很多年的大事,成败就此一举。秋意,你懂我意思吧?”

秋意浑身气息一凛,正色道:“是!”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少主这些年的努力了。夫人很重要,却不必千秋大业更重要。

夏亭笑笑。

她没想到,自己的小聪明会耍在这样的地方。秋意看起来很冷,不近人情,但她却最为忠心,有关秋冶的事情都是极大的事。于是乎,夏亭利用了她这样的心理,保住了这个秘密。

秋冶不比秋意,秋意如果只是怀疑想不到其他,秋冶就能从这个怀疑中,想到点子上。那那个时候,就完蛋了。

听到外面完全安静,知道秋意已经在院子外之后,夏亭撸起袖子,刚才红的那一块已经裂出伤口来了,口子上还流血水……她赶紧给自己撒上消炎药……

嘶……真的毒。皇帝没有骗她呵。裂心裂肺的痛,恨不得撕碎那伤口。额头冷汗如豆珠大,夏亭咬着麻布,忍着叫喊给自己包扎。半刻钟过去,她才松开嘴巴瘫软在床上,虚弱地笑笑。第一次业务不太熟练,以后就会慢慢变好了。估计,还有些时候呢。半晌,恢复了些力气,夏亭爬了起来,从暗格里拿出了一个药瓶,那是从叶老那拿回来的止痛药。

夏亭打开一看,只有三颗……

她犹豫半晌,毅然吞了一颗,剩下两颗,要省着点吃了。

现在苗头才刚出来,皇帝估计还会传召她,萧腾研究出那药的症状也会和她见面……在这之前,还要和人常接触之前,她不能露出马脚。

且说回苏奉进宫。苏奉穿着朝服依照太监的指示来到御书房,打开房门时,就被迎面而来的书册砸中,尽管苏奉下意识偏头,被砸中之处还是留下了殷热的血。

苏奉如若平常地关门,走进去跪下,至始至终一言不发。

皇帝怒得胸膛起伏不断,眼睛眯起来道:“你以为这样朕就会放过你?看看你最近做的混账事!”

又一个册子扔在了他的面前,只是这次没有砸中他。

头顶上声音依旧盛怒:“梁侍中、罗刺史、司马将军哪一个不是朕的人?若不是你的小命还在朕这里,朕真的要怀疑爱卿你别有用心了。”

“臣不敢。”低头的苏奉眼神一暗,语气平缓道。

“朕给你权力是替朕铲除非己之人,而不是让你一手做大,你苏府做了什么小动作朕看在眼里,不说只是还在朕的容忍范围,但你莫要因此而骄纵恣意!”

这次是真的切进皇帝的心头肉了,这下子折了他好些名大臣,也导致他的威名受损,这对一名在乎自己名声的皇帝而言,权力和名声受折,是最为不能容忍的。

“臣绝对忠诚于皇上,而臣之做法亦有理有据,只是现在不方便呈现,望圣上多给些时日,臣必将给皇上一个大礼。”这话一点儿错没有,只是这份“大礼”,可能会让他无法承受。

皇帝心思一动,当年,苏奉这么个不受宠的臣子也是这样跟他说的,结果还真让他的政朝更为开明,很多难解的问题也被他解决了。

良久,皇帝哈哈大笑起来,屈身去扶苏奉道:“哎呀,是朕错怪爱卿了,怒起来手里没轻重,快来人啊,为苏爱卿包扎。”

苏奉还礼:“谢皇上恩典。”

看着大夫为他包扎,全程冷脸神色不动,皇上感慨道:“爱卿你总是宠辱不惊,让人看不清心思啊。苏府有你这样有为的后继人,真是三生有幸啊。”可不是么,本来,苏府就是一个空壳了。

“皇上过奖了,臣不胜感激。惟有余生为皇上尽功,才能报答皇上的知遇之恩。”还没包扎好,苏奉又要叩礼。

等大夫们离开之后,皇帝不经意问道:“这段时间,朝中变化很大啊。苏爱卿,你倒给朕好好分析一下,这萧丞相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