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九十章:新身份

听到这里,秋冶不由嗤笑出声。

就连夏亭,都听到了其中嘲讽的意味。

“你们司家,好听点的皇商外戚,不好听的,不过是被架空的空壳子罢了,徒有虚表。”讽刺起来,秋冶毫不逊色。

看着他们拌嘴,语言犀利,却能感受到他们其中的情谊。夏亭偷偷笑着。当然,她也注意到了一些信息,原来呀,这司家是皇商,还是外戚,怪不得秋冶一直说那些很迷的话呢。

院落很大,九曲十八弯,俨然一现代公园大小了。若不是她特意记路,走的路径没有很复杂,她这会儿应该要迷路了。

奇怪的是,一路上见到的下人少之又少,与秋冶说的“徒有虚表”无异,莫非,司家真的已经败落到这种地步?

“小亭,这是你的小院,看看满意不?我是按照你小时候的爱好布置的。”司湛打开了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开着紫荆花的树,红的粉的紫的花儿在枝头争奇斗艳,微风吹拂,纷纷落下花瓣,飘零着余香。好美的一幅画面。

夏亭不忍心打扰这么美的画面,连踏进去都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看着她的表现,司湛眼里闪过一丝怀念,用只有秋冶和他自己才能听到的话道:“根本只有阿姊才如此痴迷。”

秋冶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道:“回神回神。你要知道,她们是不一样的人。”

司湛眼里闪烁了一下,“对。我看着阿姊……这是她的孩子。”

秋冶背在身后的拳头突然攥紧,“今后之事,真要将她卷进来?”

“司家人不会退缩的。”司湛坚定着眼神,看向天外。

“她还什么都不懂,悠着点。否则……呵,你们司家,可真是绝后了。”突然,秋冶斜笑了一下,趁着他没发作,立刻跑到夏亭隔壁去了。

司湛差点儿气得吐口血。他这般作态,到底为何?还不是为了他那破事。

简直吃力不讨好。

夏亭粗略地看了一遍,她很喜欢,有一种温馨的亲切感,但两个大老男人一左一右像门神一样在她两边,很有压力感。她还是先放一边,得空了自个儿再看个遍。

“喜欢吗?”

夏亭忙点头,“喜欢,很喜欢。很舒服的感觉。”

但是,有个问题很奇怪,一直盘旋在她脑海中,“府里就我们几个?”印象中,司府很多人,但她一路走来,宛若空城?

夏亭和秋冶同时看向司湛,只见他冷笑道:“那些人也配和咱家小亭住一起?哼,那些没眼见的人,我老早赶他们出去了。”司湛这话说得呀,那个叫骄傲。那副神情,就差明写着需要夸夸了。

“啊哈哈,不会引来他们的报复吗?”夏亭担心的是这个。不过,听到他说其他人都不在的时候,顿时放松下来了。

她最害怕就是和那些老狐狸对上了,杀人不眨眼的,她这憨憨又最怕痛了。

这舅舅,做得不赖呀。

司湛冷笑一声,眼神中满是不屑,“他们?白眼狼纨绔子弟一群,还不够我玩的。”不知道是否错觉,夏亭在他的严重看到了仇恨。

转念一想,对了,他本来就和女孩儿的娘关系好的很,爱屋及乌未尝不是。但是因为她娘,和自家人决裂,需要极大的勇气。

“小亭,你要不要一个奴仆侍候你?”司湛突然问道。

夏亭心一惊,连忙摆手拒绝。她不想自己的私人生活有另外一个人盯着,浑身不自在呀。

一圈逛累了,夏亭也大概了解了他们司府的结构,最重要的是知道了她和司湛住房间的距离,偌大的司府,现在剩下他们两个住了。

他们到夏亭院子里坐下聊天,夏亭就地取材,着手泡了一壶花茶,看了眼久久都不走的秋冶,“舅舅,我有些话想问你。”

话对着司湛说的,但她就一直看着秋冶,意思很明确了,这是要赶人的节奏。

夏亭扬了两下眉毛,臭小子识相地快走。

秋冶丝毫不怯地回望过来,双脚更加惬意地放开来,显然是不把她的话放眼里了。

哎哟,到她地盘了,还那么嚣张?

“噢,快问快问。”司湛倒有些急切,他许多未曾见过这外甥女,只恨不能摘下月亮给她。

夏亭还是没说话。

“她在等我走。” 倒是秋冶自己说出来了。

司湛脱口而出,“那你倒走啊。”

秋冶一脚踹了过去,司湛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噢,小亭,他是自己人,不用忌讳他。”

夏亭疑惑了,“你们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们对我的身世了解多少?瞒着我做了什么勾当?还在利用我密谋什么事?”她觉得自己被蒙在鼓里的小白鼠,被人使唤。

司湛见夏亭反应那么大,顿时慌了,“小亭小亭,你听我解释。不是故意对你隐瞒的,只是时间紧迫,没来得及跟你解释。我是不会害你的。”全天下的人都对她不轨,但他不会。

“那今天就全部都告诉我吧。”夏亭坐了下来,双手翘起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她等了这一刻,很久了。

秋冶啖了一口茶,“从她的身世说起吧。”

夏亭觉得很迷,他这个外人,咋比自己还熟悉的亚子?她又下意识地摸了摸手镯。

司湛看到她动作,想到怎么入手了,“噢对,其实说来话长。这手镯,是咱们司家的传家宝。只传女不传男。这手镯只会出现在有缘的司家人中,否则它就是一个普通的首饰。在你娘那儿,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但是奇迹,在你身上出现了……”

看着两个男人都一脸严肃地自己,夏亭深感自己压力重大,“我……很普通,没有大智慧的。”

司湛点点头:“无碍。”他的故事没讲完,“出现异象的话,手镯会像你手上的这样,有殷红色的红火流淌,她们会经历一段异世之旅,在这段时间,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不能被打扰。到了时间,她会回来改变我们司家的命运。所以,小亭,你是天选之子,但无需担心,我会帮助你的。”

夏亭抱着自己的脑袋,她会想到真相很可怕,没想到会如此可怕,这是多么离奇的事情,但怪事发生在她身上太多了,她也只能去接受。这也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她是穿越!但是是从古代穿越到现代?旅游一趟再回来?但她学了些啥?啥也没学会就回来了呀。

她原本是古代人。那就可以说得通,她是个孤儿了。

司湛在她面前挥了挥手,试探地问道:“回神了吗?”

夏亭淡定地点点头,很快接受了这么个事实:“嗯。所以,司府现在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她不会怀疑这是秋冶设的局,一来他们都知道她从未说过的秘密,二来,她听到系统告知完成隐形任务的声音了,奖励了50分!!保命的分又有了!

那是不是说,她又有造次的资本了?

这么一想,瞬间底气就来了。躲避不了,迎难而上了。她准备好啦!

秋冶看着她丰富的表情,就知道她又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了,不由得撇头微笑。

司湛想了想,组织了措辞道:“我其实不太清楚它给了你多少信息了,”司湛指了指她的手镯,继续道,“咱们司家和你爹自从被陷害之后,就一蹶不振了。特别是家族里还有些吸血的人,咱们司家,就像那小子说的,已经是只剩下空壳子了。”

陷害?夏亭悄悄地问了句:“是上面看不惯我们了吗?”

司湛双手骤然握紧,双眼红血丝都暴露了出来:“咱们一心护主,没想到……”

懂了,夏亭了然。他们司家世代皇商,掌握着经济大权,估计啊,是威胁到皇位了,看不过眼了。

“在一次的战争中,他陷害你爹爹叛敌投降,你娘亲没办法,只能回来了司家躲难,但司家已经自身难保了,他们不从自身找问题,把这场劫难都归咎在你娘亲上,你娘亲身体原本虚弱,我又不在司府,就……要是我早点赶回来就好了。”司湛的双眼湿润,情难自禁地捂上了眼睛。夏亭的心软了一下,就连她这样粗神经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自责和愧疚,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走出来。

他的年纪估计比秋冶大一些,但样貌看上去,苍老了十岁不止,年纪轻轻的,头发已苍白。

“舅舅,别伤心。我回来了。”夏亭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是好,只能笨拙地说了这么一句。

秋冶也道:“对啊,有点脸面好不好?在自家外甥女面前哭得那么丑。”他伸手过去想要拍拍司湛以作安慰。

没想到司湛一把打开他的手,扑到夏亭身上嚎啕大哭,夏亭好一阵不知所措。

秋冶跳脚了,上前拔司湛的手,“你给我放开她!别在这儿卖惨揩油我跟你说。”

“哎呀,够啦!”夏亭无奈,这两个加起来都多大了,比小孩儿还幼稚。

“所以说,咱们现在的计划是,你们两家联合起来对付他吗?”夏亭强行拉回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