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从诡秘世界开始当主宰

更新时间:2021-07-28 03:30:12

最新章节: 京城的各位凄惨的男人在接到顾霖的信,想要去找他们之后,夏亭和顾霖已经没心没肺地开始了他们新的旅程。在给京城的各位通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春江镇的小伙伴传信了,他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夏亭还记得春花秋月她们的终身大事呢。不知道他们那两对结成连理枝没。“我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好在一起了,过了那么长时间也说不

第一百七十二章:追踪

“不管这人背后目的是什么,找就是了。”  顾道。

就算对方是在玩弄他们,也只能吃这个亏了。有一点线索是一点。而且,王府……不论是从动机上来讲,还是从条件上来讲,的确很有可能。

“对,没错。就是这个道理。”夏亭附和。

秋月双拳捏紧,声音有些发紧:“我们自己去找吗?”

夏亭看了秋月一眼,原本想让县官去做的想法一变,“嗯,上次咱们也去过王顺德的地盘,你比那些官兵要熟悉那儿,我回头和县官说说,你辅助一下他们吧。”

如果不尽快让秋月有点儿事情做,她迟早要疯掉。倒不如趁着这事,让她忙起来,不用整天想七想八的。

“不过要切忌喧宾夺主,提建议可以,最好别自作主张。”顾提醒了一句。

“二娃,阿亭,你们就放心吧,我还没到那地步。”秋月笑了笑道。

“我,你分三队,密切注意他们王府的人的情况。二哥留家里看家,免得让他们看出端倪。”夏亭最终决定拍板。

“嘶嘶嘶……”小爱突然从二哥的手臂上爬了出来,对着夏亭吐舌头,好像说夏亭漏了它一样。

夏亭抖了一下,“它怎么还在?”她以为小爱带完路就自己跑回去主人那了,没想到一直在二哥手上,他们刚才还拉着手来着,夏亭连忙安抚冒出来的鸡皮个啦。

“不清楚。可能后面还有需要它的地方。”顾移开了手,离夏亭远了些,看见小爱有点小委屈,摸了摸它的头。

“这小东西,还挺通人性的。”秋月也摸了摸了小爱的头,小爱的小眼睛眯成缝,摇头晃脑地在享受。

夏亭接受无能,她也觉得很可爱,但身体本能的抵触,她很绝望,“你们别碰我了。”

秋月和顾都笑了起来。

县官也没符啦,有一根稻草就抓一根,所以当夏亭拿着那信到县官面前的时候,不用说她说,人手马上就到了。

“其实还是有可能查到通风报信给我们的人的。”夏亭突然想到,春江镇就那么大,能帮人写信的就那几个,每天的人流就那么点,到那摊儿上一问,结合所有的碎片线索,背后的人不就出来了?

“这事先放一边,集中全部精力,捉拿背后之人。特别是咱们春江镇的,如果真和王顺德那王八蛋有关,我这回要将他这颗老鼠屎给踩得稀巴烂。”县官腮帮子鼓鼓的,俨然是真动气了。

夏亭在王府周围蹲哨,嘴巴里还含着一根狗尾巴草,这真的太正常了,一点儿可疑的痕迹都看不到。王顺德甚至连了门都不出。他们王府,能找到地方藏人的,除了王顺德参与进去外,还有没有其他人呢?他自己一个人闷声干大事?

不对。夏亭吐了狗尾巴草出来,右手食指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总得找个人掩饰的,他一个人干事,太招人耳目了。

会是谁?

他的妻子?还是小妾们?还是手下亲近?管家?

管家应该可以排除,上次的事情出卖了王顺德,如此不忠诚之人,这人王顺德不会放在自己身

边。

那个婉莹……没有和离,很可能是利益上的关系,也不知道他们到哪个程度了,是否有足够的信任一起干这回事。

小妾们的话,估计就是个生儿育女的工具,王顺德不至于能够信任她们。

夏亭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啪啪”响的,这排除来排除去的,到头来嫌疑人都没了。

“有情况!”

夏亭蹭地就跑到前面去,目光如炬盯着十二点钟方向不知名地方,“哪里!”

一旁的官兵无语地看了夏亭一眼,“在您右手边方向。”

夏亭自觉脸火烫烫的,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噢,我知道。”

一个丫鬟模样的怀里抱着一个陶瓮左右张望后匆匆上了辆马上往郊外驶去。

夏亭眼前一亮,“留一个人继续守在这里继续蹲守,来个人跟我一起跟过去。”

那个人神神秘秘的,陶瓮里绝对有情况。以防是调虎离山,她还特地找个人留守。

人家四个轮子的,自己一双腿可追不上哇。夏亭看了看四周,碰了碰旁边的官兵小伙子,“大哥大哥,去旁边那马厩征用个马车来?不然追不上呀。”

“哈,这真的好吗?不是说好的跟踪吗?”他们也大张旗鼓地乘马车追出去?

夏亭向来雷厉风行,她一把推开穿着平常服装的官兵,掏了一钱银子出来,选了个不起眼的马车道:“老板,租借个马车用用,很快还。”

说着就跳上了马车,看着愣在一边的官兵,催促道:“快呀,我不会驾车,再愣着连人家尾巴都追不上了。”

官兵听罢三两步跳上马车,一扬鞭子,“驾”一声马车沿着路追了出去。

“不用赶太急,吊着尾巴就好,别引起太大动静。”就算对方经验比自己要丰富,还忍不住提醒,实际上她也在紧张和兴奋。

他们跟到了郊外,再往前就是树林了,他们的马车就变成了很大的目标,“停,我们就到这儿。下车。”

“你将马车停在隐蔽的地方再跟上来,我先上去。”夏亭跳了下去,悄悄拿着匕首跟了上去。

“不行!大人说过要保护你的。”

夏亭的手被拉住,她懊恼地闭上了眼睛,“大哥,懂得变通一点啦,现在是非常时候啊。”看见对方执拗的眼神,夏亭服软,“这样好了,你赶紧过来,我走慢点。不然人丢了,我们白干!”

官兵犹豫了两下,“那好,记得说话算话。你的小命也很要紧,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没法交差,大人也会杀了我的。”

“快去快去吧。”夏亭低声催促道。

见官兵离开,她赶紧跟了上去,要真等他回来,连渣渣都找不到了。

夏亭是个急性子,却不是个没脑的,她一路上留着印记,好让官兵能追上来。

寻着马车压痕一路走,“咦?断了?”还没反应过来,她的眼前就闪过人影, 夏亭立刻趴了下去,五体投地,原来她已经追上来了!

她这番动作扑到了周围的树枝,发出了声响。

“谁!?

声音有点熟悉,但她无法思考下去,夏亭的冷汗流了下来。

听着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夏亭捏紧了右手上的小匕首。

回头她一定要大哥好好教她偷窥的技巧,大哥打猎啥的都会用到,肯定懂很多。以后再也不想遇到这样的情况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太悲催了。

脚步声就在耳畔,夏亭前面的灌丛上已经有了动静,五秒

5!

4!

3!

2!

1“喵~”

伸出的手慢慢缩了回来,尔后听到头顶传来对方不屑的声音:“嗤,原来是一只小畜生。还以为是那帮人跟上来了。”对方好像踢到了什么,发出沉沉的声音,然后野猫发出凄厉一声,脚步声远去。

“啊~!”刚放松下来,她的头部就被小石子击中了,夏亭捂住头,翻身朝对方攻了过去,一刀未然,左拳又起,对方见招拆招,招招压制着夏亭,最后将夏亭反手固定在身前,侧头在夏亭耳边道:“过了那么久了,性子还这么暴烈?!”

凶狠的眼神一变,呆滞了两秒,夏亭低呼道:“秋冶?”

“嘿,算你这女人识相,还记得我。”

夏亭的手脚被松开了,她甩了甩自己的手,趁对方不备给了他肚子一拳,“你有病啊,这个时候偷袭我。人都要追没了。”

夏亭焦急地往前走去,又被拉了回来,秋冶吐槽道:“别急啊,我这不找人追着嘛。要不是我牺牲自己的猫,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活蹦乱跳安然无恙?”这女人还忒不懂感激了,小白眼狼。

夏亭再一次拨开他的手,转身离开,“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要么跟来,要么先回去。”

看着那决然的背影,秋冶叹了口气,追了上去。他怎么能放心让她一个弱女子涉险?

顾霖那家伙,太不称职了。

秋冶很快追了上来,并排和夏亭走在一起,小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夏亭将食指放在嘴巴上,“嘘”了一声,“别问。事后再解释。”

秋冶侧眼看了她一下,几月不见,变化挺大的。恶性情那面更恶劣了,软的那方面少了许多,变得越来越……独立了。

越走越偏僻,周围的空气都湿润了许多,夏亭嗅了嗅,还隐约弥漫着一股腥臭的味道。

前面的女人停了下来,打开了陶瓮,看样子到目的地了,夏亭看了看周围,拍了秋冶一下,指了指左边的树,做了一个“爬”的动作,然后率先上去了。

丫鬟背对着他们,她很难发现夏亭,夏亭也看不清她在做什么,但现在只能耐心地等。

“看!那是什么!”

耳边响起了秋冶一惊一乍的声音,夏亭内心的郁火再次喷发,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你吵死”下一秒,惊呼被吞进肚子里。